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講不過邱顥,考完試後,我還是寫了封信給皎魂,大意是我很喜歡她的文章,祝福她早日跟她的「傳單王子」重逢。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呂昭瀚臉上寫滿了難堪與不悅,大步走過來:「你來這邊幹嘛啊?我都說了不想看到你‧‧」我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從他身邊走過,筆直走到一臉驚愕的邱顥面前。

「我有話問你。」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我正式成為全校公敵。對我最不利的事實有兩點:一、邱顥跟呂昭瀚是好朋友,二、邱顥家的錢似乎比呂昭瀚多一點點。因此,「愛慕虛榮」這四字是跟定我了。

連賴碧芬跟一些原本頗同情我的同學都不理我了。沒有人願意跟我說話;上實驗課的時候,同組的同學總是聚成一堆,把我一個人丟在實驗桌的一角;體育課更沒有人肯跟我配對練排球。別班的人總是在我經過的時候湊在一起竊竊私語,二、三年級的學姐甚至無聊到跑到我們班門口來看「狐狸精」長什麼樣子。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早上進教室的時候,照例向同學們問早,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回答我,大家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紛紛避開我的眼神。我一頭霧水,心知有事情不妙了。

走到座位上,只見後面的賴碧芬抬頭看著我,欲言又止。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文藝營真的很有趣,上課內容活潑幽默,導師輔導員卯起來跟大家搏感情,參加的人都說讚。別的不說,事先公布課表這點就夠帥了。我以前常常等到退費期限過了,拿到學員手冊才發現內容一點也不吸引我,實在有夠慘烈。這次我會去打雜,請大家多多捧場哦!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次約會,是去西門町看電影。跟呂昭瀚走在中華商場破爛雜亂的走廊上,感覺到四週的人不時回頭注視我們。呂昭瀚想必是真的很帥吧?幾年前我還是男生不屑一顧的胖妹,今天卻能跟混血帥哥並肩而行,真的像作夢一樣,一點真實感也沒有。

那齣電影我等於只看了一半,因為在中間出現了游泳池的場景,我就開始神遊太虛了。我想到那天在活動中心裏,跟邱顥一起做暖身操;他明明是游泳健將,卻不厭其煩地從基礎的呼吸一步一步地教我,甚至自己不下水,只是站在池邊,一次又一次地為我加油,到最後我終於能一路不間斷地游到對岸時,我們更是不顧眾人的眼光,擊掌高聲歡呼。那一刻的喜悅,雖然已經有些時日,卻比當下坐在呂昭瀚身邊的感覺更加清晰。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去了手工藝品材料店,兩位歸國華僑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幾乎店裏的每樣工藝品都要拿起來研究一番。我也只能苦笑,站在一旁,欣賞一個小巧的粽子香包。心裏忽然想到,在古代,香包是定情之物;那麼,會不會有一天,我也拿了香包送給某一個人呢?或者,會不會有人送我呢?

後來我們總算買好了材料,去百貨公司地下街吃東西。當呂昭瀚去上洗手間的時候,邱顥忽然掏出一個東西放在我面前:「送你。」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小就知道天母是高級住宅區,但是要等到親眼見到,才知道何謂「高級」。

邱顥的家是一棟三層的白色透天建築,巨大的雪白廊柱夾著青銅雕花大門,光看著這房子,就覺得自己矮了好幾寸。車道旁邊種著一棵約三人抱的大榕樹,樹蔭像個大屋頂遮去一半的路。門前的花崗岩台階光滑如鏡,我不禁開始想像,當他們家開舞會的時候,賓客的名牌鞋踩上這台階時,腳步聲一定像金幣掉落一樣地清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嚇了一大跳,原來是烤肉時坐在呂昭瀚旁邊的一個男生。他們兩個好像很熟的樣子,不過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他比較白淨斯文,五官還算端正,但是站在呂昭瀚身邊顯得很不起眼,因此我對他的印象也比較薄弱。

「謝謝!」除了道謝,完全找不到話講,只得頻頻點頭,臉上不時泛出愚蠢的傻笑。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天,坐在我旁邊的賴碧芬問我:「你有沒有參加聯誼?」

跟男校的聯誼,康樂股長已經策劃很久了,同學們也雀躍不已,眼看預定的周日就要來臨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高中新生訓練的時候,每個跟我念同一間國中的同學,都用震驚的眼光看著我。有個從來不曾和我說過一句話的人甚至跑來問我:「請問你真的是楊黛民嗎?」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在幹嘛?」

「我東西掉了。我明明放在書包裏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之後,我們真的一句話也沒再說了。但是班上的氣氛越來越不平靜。如君告訴她媽媽老師找心理專家輔導她,她媽媽跟阿嬤怒氣沖沖地跑到辦公室對老師大叫大嚷,罵老師居然當她女兒是神經病(在那個年代,「心理」這個字眼就是會讓人聯想到神經病)。但是當我下課時間悄悄跑到辦公窗外偷窺時,卻剛好撞見訓導主任、教務主任訓育組長、輔導室主任、生活輔導老師跟導師護送著如君的祖母跟母親出來,兩人都低垂著頭,伯母還不住低頭啜泣著。

第二天,如君上學時臉上帶著淤痕。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跟著蕭靜雯走出辦公室,腦子裏亂成一團。在我的認知裏,同性戀就是一群打扮得不男不女的人,看上了誰就一直動手動腳糾纏不清,沒事還會躲在人家衣櫃裏作怪;如君哪有可能是這種噁心的人?她是很男性化沒錯,但是她絕對沒有當自己是男生。有一次我熱心過度,勸她舉止要像女孩子一點,她很不耐煩地回了一句:「我幹嘛要像女生?我本來就是女生!」

只是我不懂,為什麼如君寫信給李淑媛卻沒告訴我呢?既然她這麼想跟李淑媛做朋友,為什麼從來不跟我說?我們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嗎?這是不是表示,她喜歡李淑媛勝過喜歡我?那當然了,一邊是肥豬,另一邊是升學班之花,用肚臍想也知道她會選擇誰。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魏晨安!出來掃地啦,事情都沒做,還在那邊聊天?」

蕭靜雯高亢的聲音劃過了教室,原本在角落裏開講講得正高興的魏晨安一臉不高興地衝過來,搶走我手上的掃把和畚斗,氣沖沖地打掃樓梯間去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那天之後,我跟林如君便自然而然地親近了。每次抽座位,我們都會想辦法換到相鄰的位置,當她在打籃球時我總是坐在旁邊給她加油,考完試也總是一起對答案。在讓人喘不過氣的一天課程結束後,我們一定會一起去喝杯飲料再回家。因為每天都有個愉快的結尾,連帶地便覺得這一整天都是愉快的。

我很快就發現,如君所謂的「沒讀書」,並不是真的完全沒念,而是全憑心情,高興的時候念它個幾章,情緒沒了就把書一丟,開始打混摸魚,不是看閒書就是開始練歌喉,甚至乾脆跑出去閒晃,再不然就是嘰嘰喳喳,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了。偏偏我又是個很不容易集中精神的人,被她這一干擾往往就跟著念不下書。不久我就學乖了,去她家聽音樂看小說是可以,一起讀書我就敬謝不敏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次班會,我們正在表決要買哪一本英文補充讀物,林如君又照慣例,大剌剌地說 :「我買了也沒用,反正都沒在念。」這話同學們聽得耳朵都快長繭了,但是蕭靜雯可能是心情不好,或是忍耐已經到了極限,當場臉色一沈,冷冷地說:「林如君,你沒念書自己知道就好,麻煩你不要在班上到處講,影響同學的心情。」

林如君臉色一變,氣結了一會才說:「我只是講一講有什麼關係?」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如果有人在我一上的時候告訴我,我二年級會被分到升學班中第一好班,我一定當他尋我開心。但是當二年級的分班名單公布時,老師跟同學沒有人表示驚訝。父母則是喜不自勝,媽媽更是到處宣傳,活像我已經考上了明星高中。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姑婆芋管的還不止這些。某天當我在抱怨數學太難的時候,她說:「你不會跟朋友討論啊?」

見我不吭聲,她又說:「你該不會是沒有朋友吧?」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