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七章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天,好死不死我得跟劉克賢一起去某大學參加座談會。我決定搭計程車,不跟他同路,誰知平時計程車滿街跑,真要招的時候一台都看不到。偏偏又下雨,濕答答地煩死人。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拿著話筒,手抖得像抽筋,他的最後一句話像利劍刺進我的心。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怔怔地看著他遠去,心中亂得像打翻了七八瓶調味料。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到後果,通姦罪、抓狂的元配、父母蒙羞、丟工作‧‧頭皮一陣陣發麻,而這男人還在呼呼大睡,實在讓我加倍火大。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是花蓮縣保護動物協會的義工,自民國77年至今已經19個年頭了,從以前簡單的義工到街頭去餵養流浪狗,後來在民國84年成立了動物護生園,以最克難的方式讓狗狗僅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及簡單的溫飽,一路走來,我們經歷了無數的打擊包括鄰居們的好奇心、不諒解、抗議等等、、我們都一一克服,以有限的資源盡量去改善狗狗的生活環境。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醒過來,一時有點搞不清身在何處,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陌生的小桌上放著陌生的電子鐘,半夜兩點半。我身邊有一個人正在熟睡,我看了他一眼,背上發涼,心知這下要糟。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後,悲劇發生了,林醫師的病人死了。病患家屬揚言追究到底,院長只得召開醫療疏失審查委員會檢討林醫師的過失。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偶然和其他同事談天時我才知道,他幾乎對每個願意聽的人都說過他們夫妻的戀愛故事。我很驚訝,第一次見到這麼浪漫的男人,不但隨身帶妻子的相片,還如此熱衷講述自己的羅曼史。但是既然他是如此深情的丈夫,為什麼每次稍微提到他的妻子,他臉上就會浮現黯淡的微笑呢?而且他講的故事,總是婚前的點點滴滴,婚後的生活幾乎是一字不提;皮夾裏的照片也是他們結婚前的合照,而不是最有紀念價值的結婚照。

後來我想明白了,因為他的愛情故事到結婚就結束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計程車堵在車陣中,司機罵了句髒話,我也在心裏罵著同一個字。倒不是真的趕時間,而是我實在受不了跟這個討厭的司機困在車裏,多一分鐘也不行。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眼外科耶誕晚會的日子來臨了。那天早上,一群護士拉著我,要求我在吃飯時把醜眼鏡換掉:「劉醫師老說你醜,你就讓他看清楚你到底醜不醜!」

基於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我只好換上隱形眼鏡,明明是件小事,我卻扭抳不安,感覺好像保護膜被剝掉一層。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跟你說,劉醫師不喜歡人家沒事叫他副教授,他會覺得你是有什麼目的,所以你直接叫他劉醫師就好了。」

「哦。」原來是我馬屁拍到馬腿上,該罵。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要看醫生!」那個小孩大叫一聲,便掙脫了他母親,拔腿跑出門外,我跟他母親連忙追出去,沒想到他小小年紀,那雙短腿卻是跑得飛快,跑了一條走廊還是追不上他。在他跑過轉角的時候,一雙亮粉紅色的手臂驟然一撈便將孩子抓了起來,只見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婦抱著那孩子,嬌笑著說:「抓到了喲!」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一個出車禍的小學生送到急診室來。進來的時候人已經陷入昏迷,大腿上一道深如馬里亞納海溝的傷口,血如泉湧。我忙著連絡血庫送血,偏偏血庫正忙得不可開交,等到我腦神經快要痙攣的時候,血終於來了。我衝回診療室,只見護士跟住院醫師在診療室外,正跟一名女子爭辯著,正是小孩的母親。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跟邱顥分手可說是空前的打擊,更慘的是我已不能再像當年一樣整天癱在家裏自暴自棄,只能日復一日拖著疲憊的身心繼續我的「正常」生活。親戚朋友都說我越來越瘦,但我總是在鏡子裏看到往日的白豬,每天都要在臉上塗滿厚厚的化妝品才敢出門。對人的信任也大大受損,身邊的人隨便一個表情,一句家常話,都會讓我緊張半天,猜測他是不是有什麼言外之意。我還常常不由自主地打冷顫,卻完全不知道到底在怕什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打扮得整整齊齊,到他們學校圖書館門口等他。我知道他那天下午應該會去圖書館讀書,當然也有可能跟高之玲約會去了,不過,我打算一天天地等,直到他出現為止。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學伴袁秀琪,看我沒精打采的樣子,本著熾熱的同學愛,硬是拉我去參加她們熱舞社辦的新春舞會。我實在是沒什麼興緻跳舞,但是我也不想一個人在大好的週末可憐兮兮地縮在房間裏舔傷口,所以就勉為其難地參加了。然而一踏進會場,我大大後悔了。試想,當一個人正面臨情變,煩得不能再煩的時候,還有什麼比這種到處都是熱戀中的情侶卿卿我我的場合更糟的地方?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一通電話,我幾次冒著被他爸抓包的危險打電話給他,卻找不到人。我翹課去他們學校,到社團去找他,也看不到人影。問遍他的朋友,沒有人能告訴我他的下落。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的臉色比我想像得還要差,幾乎是死白一片。目光閃爍,總是垂著頭不肯看我。她告訴我,後來,男孩親口告訴她更糟糕的事實。「我寫的那幾期『寒月』他全都看過,所以他從頭到尾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再也不敢取笑緣份了。如果你沒有臨時替你學長發傳單,我們不會相遇;如果你沒有心血來潮參加聚會,我不會再見到你。這一切,莫不是緣份的安排。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