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約定的晚上,儀箴坐在哲鳴的機車後座,在其光家附近錯綜複雜的小巷裏繞來繞去。

「到底是哪邊啊?」哲鳴有點昏頭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這棟公寓位在小巷子裏,一樓是家小小的貿易公司,也就是其光工作的地方,二樓以上都是住家。二樓住的是貿易公司老闆一家人,至於三樓,就是其光和他母親的家。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哲鳴照例送她回到宿舍向她道別。看著他溫柔的笑容,她心中忽然湧出強烈的愧疚,又想起游碧珍那句「二手貨」,更是加倍難受。於是她決定要證明自己的心意。

「哲鳴。」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明知碧珍是在無理取鬧,聽到那句「二手貨」,仍是覺得心臟彷彿被重搥一記,完全無法反駁。

當初和哲鳴在一起的時候,她說的是「請你救救我」,而不是「我喜歡你」。直到現在,她一次也沒向他說過「喜歡」或「愛」之類的話,讓她深深地愧疚。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倒也不是這麼說。」楊醫生聳肩:「不過,戀愛也是需要公平競爭的不是嗎?情場如戰場嘛。」

「什麼公平競爭?妳明知道人家有太太有孩子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法律服務社」是法律系專屬社團,活動內容是每個星期六下午在法學院大禮堂幫民眾解答簡單的法律問題。有資格提供解答的都是大四以上的學長姐,大三都不見得插得上話,大二的社員當然只能乖乖坐在旁邊聽。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哲鳴搖頭:「人只有在還沒有喜歡對象的時候,才會去設定自己喜歡的型,等真的遇到就不管那些了。況且妳也說過,我該從我姐那型的長髮女生中畢業了。」

儀箴手足無措,忽然想起一件事,「不對不對,你只是同情我而已。雖然我很悲哀很需要人安慰,但是你真的不用做好人做到這種地步。」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2008.1.19-20(六日,兩天一夜)
地點:台中‧嶺東科技大學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蕙茗大吃一驚,冷靜殘酷的架勢頓時垮台,她扯開喉嚨放聲尖叫:「呀啊啊啊──!」

在淒厲的叫聲中,哲鳴把水餃錢往桌上一扔,無視四週客人的震驚目光,拖著呆若木雞的儀箴走了出去。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蕙茗板起臉來:「整天只想跟女生以前男朋友比較的男人,是最差勁的。過去已經過去了,重要的是現在啊。其光都已經三年不見人影了,你還一直跟他比幹嘛?」

「可是我真的很好奇他長什麼樣子咩。有沒有照片借我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咖啡店裏的一席談話,就像天上掉下一記炸雷,把儀箴的人生整個給轟得天旋地轉。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晚要分開」、「只是想玩一玩」,這就是其光的真心話嗎?所以他才會這樣,只為一點小事就輕易絕裂,毫不戀棧?

不可能的,其光不會這樣對她!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惡夢還是成真了。某天夜裏十一點,她的手機響起,劈頭第一句就是:「妳是不是有什麼事瞞我?」

儀箴倒抽一口冷氣:來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廖正遠說出來的話卻大大出乎她意料:「老實說,學姐,我還沒入學以前就聽過妳名字了。入學以後發現妳是我直屬學姐,嚇了一大跳,以為是同名同姓,但是妳的條件又很符合我知道的那個人,所以我一直很想見妳本人確定一下,那天家聚才會沒事一直看妳。」

「你為什麼會聽過我?」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穿著綠制服走在街上,難免會引來一些目光。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有沒有參加過文藝營呢?我前年參加過一次大型的文藝營,學員有好幾百個人,講師的陣容也非常壯觀,全都是文壇大老,講題聽起來也都非常嚴肅,只是內容卻是不著邊際。好一點的,就是講得一板一眼,跟大學上課沒兩樣,糟一點 的,例如某位地位崇高的大師,講起話來居然是前半句跟後半句完全連不起來,沒有人知道他在說什麼,讓人深深懷疑他腦袋裏是不是有條水溝。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趙彩婷講的是什麼屁話?嗜好變態就算了,更該死的是她根本就徹頭徹尾把人當傻瓜耍!她到底懂什麼啊?

她弟弟也好不到哪裏去,口沒遮攔,才第一次見面就跟她亂裝熟,還隨便評論她的生活態度,他以為自己是誰?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到得差不多了,他們開始向溫州街前進。一路上眾人的焦點都集中在黃漢則和趙哲鳴身上,儀箴樂得獨自走在隊伍最後求個清靜。奇怪的是,唯一的學弟頻頻回頭打量她,眼神讓她有些不舒服。

這個學弟好像叫廖什麼遠的,因為是先當過兵再考大學,年紀還比她大。儀箴實在不懂他為什麼要用這種試探的眼神看她,好像在評量她是什麼樣的人。好吧,她的確是沒盡到照顧學弟妹的責任,但是就因為這樣,她就得被人當成奇珍異獸嗎?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一言不發地轉頭走開,走得飛快,一心只想離這兩人越遠越好。

但是才來到懷恩堂前面,就聽到後面傳來煩人的叫聲:「喂,同學,同學,麻煩等一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張愛玲曾經把雨天比擬成一隻濕答答的大狗,貼在人臉上嗅個不停。然而在方儀箴眼中,雨天一點也不像大狗,反而像是小時候感冒時戴的白紗布口罩;狗趴在身上,把它推開就得了,口罩卻是非戴不可,嘴巴鼻子都給遮住,只聞得到潮溼和悶熱,還有淡淡的霉味。此時她坐在麥當勞裏,望著窗外的雨,再度感覺到口罩套在臉上的窒息感。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