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腦中只有一個聲音:報應,報應!當初他設計破壞志恒跟李詩云,現在就輪到他嚐嚐李詩云吃的苦頭了。

志恒開始放他鴿子了,這表示志恒已經把他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講得好聽是信任,講得難聽點就是失去新鮮感。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人生總是會在一轉眼間,迅雷不及掩耳地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讓人根本不知如何應付。而且往往在極短的時間內,變化一個接一個來,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

小翎跟千秋現在極少交談,偶爾開口也都是生疏而客氣,絕口不提那天的事。那面四分五裂的鏡子從那天起就深埋在小翎書包的最底下,小翎看都不看一眼,就算回家也不拿出來。因為他深怕一看到它,滿到喉頭的怨氣就會不受控制地爆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承認,我不該趁你睡著的時候,用你的身體把鏡子放進書包。但是我實在很擔心,不曉得蔡志恒會搞成什麼樣。本來只是想來看一下,要是你們狀況還好,我就趕快迴避。結果我的預感成真了,這個沒出息的老蔡根本就緊張得半死,還先喝酒壯膽,結果喝得醉醺醺地,差點吐了你一身耶!你說我該怎麼辦?」

小翎顧不得房間的差勁隔音,放聲大吼:「要吐就讓他吐啊!大不了衣服洗一洗自己回家,下次還有機會啊!憑什麼他喝醉了,你就可以做這種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十二章

接下來一個禮拜,每當小翎想到自己答應了什麼事,就會魂不附體。好幾次甚至假裝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只是每次都被千秋毫不留情地戳破。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千秋提醒他:「喂,我記得這位老兄在學校裏也不是混得很爽耶,你把他帶回傷心地散心,這樣真的可以減壓嗎?」

「‧‧‧‧反正他也沒反對啊。等一下,你不會被他吸走吧?」他擔心地問。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到底怎麼樣才叫做「交往」?是在彼此脖子上掛個牌子寫「某某某專屬」,還是用條隱形繩子繫住兩方,有事沒事扯一扯,提醒一下「欸,我們現在是在一起哦」?

比起戲劇性十足的開場,之後的實際交往反而平淡多了。志恒又要為第二次模擬考焚膏繼晷,小翎也每天忙著準備校慶晚會節目,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在一起。頂多就是每天下課一起打十幾分鐘的球,然後一起吃便當,吃完又各忙各的。雖說晚上到家後,志恒會定時打電話給他,聊的也全都是學校裏的八卦瑣事。總之跟以前的生活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依我的猜想,安修平並不是真正的陰陽眼,他之所以看得見鬼,是因為被附身太久,硬磨出來的,但並不是每次都靈驗。像我有些同學,明明不適合念法律,為了出路硬是擠進法律系,拗了幾年,法條是會背了,考試就是考不過。」

「好辛苦。」小翎對自己學長和千秋的同學感到無限的同情。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啥?」小翎頓時明白了,呻吟了一聲,緩緩抬起頭來:「這裏是‧‧哪裏?」

獅子鼻和尖下巴兩人精神大振,靠了過來,獅子鼻將他臉上的符掀起:「你還好吧?」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差不多是同時醒來的,第一個感覺是全身疼痛,這才發現千秋被牢牢綁在一張靠背椅上。地點顯然是某棟大樓的建築工地,雖然看不見外面,根據直覺判斷,高度至少離地六層樓。

今天是週日,工地裏空無一人,不管是要殺人棄屍,還是圍毆凌虐,這裏都是最好的地點。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有多久沒踏進志恒的住處了呢?差不多一世紀吧。

進入這間狹小的出租雅房,小翎覺得自己的心臟幾乎停止。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發現,李詩云劈腿的對象確實是那位足球金童。這是她親口告訴志恒的,小翎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志恒跟李詩云在電話上大吵大鬧的時候,他就坐在旁邊。

星期一,志恒翹課了,像前一天一樣泡在網咖裏拼命打CS。小翎也只得翹課整天陪他,負責提醒他吃正餐,拖他起來走動,聽他每隔兩小時一通電話跟李詩云吵架,隨時準備在他跑去建中扁人的時候阻止他。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章

小翎終究是沒有把鏡子燒掉,他沒有那麼堅強。整整兩個禮拜,他把鏡子合起來擺在桌上,不再帶去學校,也不再打開。彷彿跟他心有靈犀,那天之後千秋一次也不曾出現,簡直就像是從未出現過。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裏,小翎連飯也來不及吃就衝進房裏,掏出鏡子開始興師問罪。

「千秋,這是怎麼回事?學長為什麼看不到你?」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學時間,小翎獨自晃到館前路的玫瑰唱片去買CD。雖然千秋勸他早早回家比較安全,但他不想因為這樣就悶在家裏發抖。況且天還亮得很,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才對。

正在找電影原聲帶時,千秋出聲了:「喂,後面。七點鐘方向。」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氣氛立刻緊繃了起來,巴西人和一群同學充滿敵意地瞪著藤木一號,後者也冷冷地回瞪。小翎並不生氣,只覺得疲倦:這種戲碼到底還要演多久?

「泡麵你是怎樣,一大早就吃錯藥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的秋季原本就不明顯,加上近年來氣候改變,到了十一月還是熱得要命,落葉也沒增加多少,更讓人有種仍是夏天的錯覺。不過這天早上,當小翎走向學校的時候,心中確實感受到了濃濃的秋意。

現在的他本該像棵青翠的樹苗,頂著烈陽不顧一切地筆直上竄,然而此時在他心中,有些部分卻開始乾枯凋零。前天夜裏一席談話,讓他自覺老了不少。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他接受嗎?」

「他就嗯了二聲說:『也對啦。』然後就把話題帶開。我不想太逼他,就沒再追問。之後我們繼續聯絡,他從美國回來以後心情一直很差,煩惱一大堆。他一件一件地告訴我,我就努力為他排解,所以他越來越信任我。每次我都會為欺騙他覺得愧疚,但是只要一看到他在螢幕上留給我一個大笑臉,寫:『長秀,謝謝妳聽我說。』我又會覺得非常滿足,甚至還想,只要能陪伴他度過這段低潮期,我就是下地獄也沒關係。這件事給我們一個教訓就是:話不要講得太滿。」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