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和小穎約在十二月十五日開班會那天交換禮物。

在班會上,阿雷宣布今年的耶誕晚會改成耶誕宿營,去滿月圓健行,主辦人正是他班代大人。一群耶誕節沒人陪的曠男怨女紛紛舉手報名,我也參加了,因為小穎硬是抓著我的手高高舉起。當完宅女後,她現在又靜極思動想親近大自然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實在沒什麼看畫展的慧根,尤其是現代畫,不管旁邊的解說寫得如何天花亂墜,我唯一的感覺就是:我畫得還比他好哩!每次學妹問我:「這副很棒吧?」我都只能支吾以對。

當我看到一幅據說是人像,卻更像踩扁的蕃茄的畫時,腦中忽然浮現小穎的聲音:「哎呀,這幅畫,畫得就是男人被老婆抓姦在床時的表情嘛,真是傳神啊!」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得更白痴了=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回來,我向來不擅長送東西給女生。一般來說,包包和首飾是最安全的選擇,但是那些東西實在太沒創意了,而且我沒辦法忍受在大庭廣眾之下,在那堆女孩子的東西裏挑來揀去。

對高中的女友,我是生日送白瓷杯,情人節送紫砂壺,七夕送聞香杯,只希望她能體會飲茶的優雅和樂趣,結果她給我的中秋節禮物是一堆破瓷片。所以我現在只要一想到送禮給女生就會喉頭緊繃。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一點,我再度拿起電話,不是撥她的手機,而是直接打去她家。她妹妹喊了她七八聲,她才來接電話。

「你打這支做什麼呀?」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接下來幾天,我一直想跟小穎談談學長的事,但我卻找不到她。每次上課她都是遲到至少二十分鐘才急急忙忙衝進教室,頭髮被風吹成團狀,可以直接去演獅子王。一到下課時間,她馬上趴在桌上昏睡如死豬,沒人有辦法跟她說話。上完課她就立刻失蹤,也不再跟同學聊天吃飯,手機更是直接轉語音。

一個禮拜下來,我跟她講的話不到二十個字。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雷清了清喉嚨,「我昨天看動物頻道講動物的繁殖,還蠻恐怖的。一到交配季,牠們真的是用命在搶對象。兩隻公鹿打架打到頭破血流,腸子都出來了。還有母猩猩爭風吃醋,一隻把對方活活打死,自己也搞到重殘。我覺得實在很不值,何必呢?」

雖然有點噁心,對我卻是個不錯的提示,阿雷,感謝你!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收拾好場地,換下那身要命的衣服,接下來又跟系學會的人去慶功,鬧到快十二點才散。我陪小穎穿過校園走回家。

剛才慶功的時候,學弟妹們玩鬧得很high,我雖然也跟著笑,一直感覺到莫名的空虛寒冷,重重地壓在心口。現在四週寂靜無聲,身邊只剩小穎,腦筋是清醒了些,那股寒冷還是趕不走。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台了,照例是小穎開場。「機車啊,聽說你表哥抽到金門當兵?」

「對啊,有夠衰。」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期中考結束後的最重要節目,就是一年一度的選醜大賽。這是本系行之有年的優良〈白爛〉傳統,男女皆可報名。參加的人要用最醜的扮相走台步表演才藝,最醜的人可以得到五千塊禮券。兩年前的冠軍正是高小穎同學,那次全班都被請了一頓下午茶。

這天我來到系學會辦公室找活動組組長,也就是上次搭我便車的育欣學妹。說到這位學妹,向來是公認的系花。我本來沒什麼感覺,最近才發現她跟當年的若妍有點像,都是小小的瓜子臉配烏黑的長髮,氣質嫻靜。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穎低聲問:「你為什麼要說謊?」

「妳有必要把妳的隱私跟他報告嗎?」其實,我只是沒辦法忍受一旦他知道我真的如他所料,害得小穎失戀,會露出多麼惹厭的表情。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不知道他已經踩進了陷阱。小穎確實說過坐雲霄飛車可以減壓,只不過是在她沒坐過的時候。自從上回從劍湖山回來,她就發誓再也不碰這東西,連帶著對遊樂園也敬謝不敏。他要是真約她去坐雲霄飛車,鐵定碰個大釘子。

這要怪他自己,誰叫他要來打擾病人。我現在血管裏流的抗生素比血球多,哪有力氣幫他作戀愛諮詢?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接下來幾天,情況越來越糟。我一看到小穎就胡思亂想,看不到的時候加倍亂想,搞得我三不五時就想拿原文書敲頭,還常常有股衝動想仰天長嘯:「我錯了!都是我不好!溫室效應糧食危機油價上漲,全是我害的!」

在這種腦細胞每秒成等比級數掛點的狀況下,出槌是必然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晚上除了我們兩個跟哈利學長,系上幾個交情不錯的人都來了,坐滿了整間包廂。大家想必都很清楚這一攤的用意,對小穎極盡溫柔之能事,還常常一臉同情地看著她。

小穎不但不介意被人同情,還利用苦主的身分卯起來狂點歌,把點歌本裏所有最胡鬧最搞笑最白痴的歌都點完了,再拉著我一起唱。以前我是絕對不幹這種事的,這回也抓緊了麥克風大展歌喉。我有滿腔的鬱悶要嘶吼啊!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一見鍾情很瘋狂嗎?講這種話的人不妨試試愛上自己好友,才會知道什麼叫做「瘋狂」。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水燒開了,我把DEEP PURPLE的「The battle rages on」放進音響,電吉他和鼓聲炸了出來。我向來認為音樂迸出的這一刻很痛快,今天卻覺得耳膜有點吃不消。

我沖水溫壺,用茶荷量了茶葉加進壺中。當滾水接觸到茶葉的一瞬間,淡淡的甜香冒了出來。我想像著原本皺縮的茶葉伸展開來,在水中不斷翻滾。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在系館中庭石長椅上,反胃感一股腦兒湧上。

原來小穎跟那個王八蛋接吻的事根本不是主因,簡東洋只是藉題發揮罷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禮拜之後,被嚇死的人是我。

上完財務分析,芊芊拉著班代阿雷跑來找我。「機車,小穎怎麼沒來上課?你知不知道她在哪?」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穎依約帶了半打啤酒,我叫了披薩當晚餐。我向來吃得很節省,而且不吃高熱量高膽固醇的東西,但是心情不好的時候當然要放縱一下,不然哪對得起自己。

聽了下午會面的悲慘經過,小穎仍不改她樂觀過頭的態度。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我曾經想過,會大剌剌說自己是小人的人,不是心機特別深沈就是特別光明磊落。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