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安修平苦笑:「很實際的答案。其實人本來就是這樣,先專心解決眼前的問題,一關過了再過下一關。只是,當你抬頭看前方,常常會發現根本看不到未來。這時候如果別人還要在旁邊叼念,真的會很想殺人。」

小翎覺得有些為難,向來都是別人開導他,他始終覺得自己沒有能力也沒有立場去開導別人,但是看到學長消沈的樣子又不能不說話,只得笨拙地擠出幾句最老掉牙的台詞。

「學長,你壓力不要太大啦,以你的實力,明年一定沒問題的,今年應該只是運氣不好失常。」

「失常?」安修平露出酸澀的笑容:「很抱歉,我安某人從來不失常,失常的是我老頭。」

「咦?」

「你見過有哪個父親,聽到兒子考上台大機械,居然把錄取通知扔到兒子臉上說『考這什麼成績?重考!』的嗎?」

小翎驚問:「為什麼?」要是他考上台大機械,差不多可以大宴賓客了。

「因為機械是逐漸沒落的產業,系所排名也在下降,要考上電機或資訊方面才會有前途。」安修平冷冷一笑:「我本來的目標是電機沒錯,但是為什麼只不過差個幾分,我就得受這種羞辱?我到底是為了誰在考試?」

看到小翎噤若寒蟬的模樣,他苦笑了一聲:「算了,跟你訴苦也沒什麼意思,我走了,你自己照顧自己吧。」一揚手,頭也不回地走進暮色中。

小翎沒想到他會這麼乾脆說走就走,楞了幾秒,等回過神來,人已經走遠了。

他的影子在秋日的斜陽下拖得長長地,稍長的頭髮和衣角在漸強的東北風中飄揚,給人一種隨時會憑空消失的錯覺,小翎忍不住心頭泛起淡淡的酸楚。

這位學長對別人的事看得很透徹,自己的事卻是一團糟呢!

※ ※

「千秋,千秋。」

在昏暗的房間裏,用顫抖的手打開方鏡,連著叫了幾聲,都沒有回應,小翎不得不認為千秋真的一氣之下拋棄他了。就在這時,他感覺到旁邊的視線,只見千秋正浮在電腦螢幕上,冷冷地斜睨著他。

「幹嘛?」

雖然他臉色不善,小翎還是高興地恨不得撲上去大大親他一下。

「你‧‧你還在呀?」

千秋眉頭一挑:「怎麼?很失望?」

小翎發現自己措詞不當,連忙改正:「不,不是,我是說‧‧」雖說他今天已經學到,有愧於人的時候,無論如何必須先道歉再說,然而真正面對千秋時,「對不起」三字卻有如千斤重,卡在他舌尖吐不出來。因為心裏的感覺太複雜,反而沒辦法明明白白地傳達。

「我告訴你,不是我愛纏你,這面鏡子到哪裏,我就到哪裏。如果你真想擺脫我,就自己勤勞點動手把鏡子丟掉。只要鏡子還在你手上,我就非得留在你家不可。我也是有尊嚴的,可不能主人都開口趕人了還賴著不走。所以我就拜託你,高抬貴手把鏡子給扔了吧。」

「我‧‧」小翎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回應。呆了許久終於擠出一句:「我想到辦法了。」

「什麼辦法?」

「拿制服的辦法。」小翎嚥了口水,努力地說:「明天志恒會去學校自習。我只要找幾個人幫忙,一定可以把制服拿到手。」

「咦?你不是要放棄了嗎?昨天還豪氣干雲地喊著要退學,怎麼今天又打退堂鼓了?」千秋邪笑著:「講了半天,你終究還是沒膽向你爸媽出櫃對吧?當然還是縮回學校裏苟且偷生比較輕鬆嘛。」

小翎衝口而出:「才不是苟且偷生!我早晚會告訴他們的,等到‧‧」

「等到什麼時候?」

「‧‧‧‧」掙扎了半晌,小翎終於找到答案:「等到我成為了不起的同性戀者以後。」

千秋十分疑惑:「什麼叫『了不起的同性戀者』?」

「呃‧‧總之我覺得可以的時候就是了。」

千秋嗤之以鼻:「總之你就是現在不敢,想拖時間就是了!」

小翎咬牙:「你等著瞧,我會做給你看的。」

千秋呵呵兩聲:「很抱歉,我對你的事已經沒興趣了,根本不想看。事實上我現在只想趕快擺脫你。」

小翎被這句無情的話堵得血色全無,呆了幾分鐘後,一個念頭忽然浮上腦海。他深吸一口氣,保持聲音平靜:「說真的,我不相信。」

「什麼?」

「你離開我以後要做什麼?回去七星山餵蚊子?就算改附別人的身,你能保證下個宿主會比我好嗎?你留在人間的原因不就是為了玩個夠嗎?一般人碰到鬼,不是嚇到發瘋,就是請道士驅邪,那又有什麼意思?有幾個人能像我一樣,全天候提供你這麼多娛樂,老師同學全部讓你玩?」鼓起全身勇氣說了一連串的話,他最後又加了一句:「而且,這個遊戲是你起頭的,我不信你會捨得沒看到結尾就離開。」

千秋一言不發地打量他,他單手支頤,露出頸部優美的弧線,微亂的前髮下,犀利的雙眼微瞇著,閃著深不可測的光芒。雖然氣氛有些凝重,小翎仍不得不為他的瀟灑神情感到呼吸困難。這傢伙果真是帥得不像話。

正在罵自己花痴的時候,千秋輕笑一聲,那帶著調笑卻又秀美無比的笑容再度讓小翎胸口一滯。

「真感人,才一天不見,你就脫胎換骨了耶。好吧,我就期待你明天的表現了。」

說到找人幫忙,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景美的裘莉。

他約裘莉出去吃飯,邀她合作。藤木家族由於早上不幸失風,沒再跟蹤他。

景美的期中考比他們晚一個禮拜,所以裘莉還算空閒。聽到小翎打算大鬧一場慶祝國慶,她的確頗有興趣,但酬勞是不可少的。

「要我幫忙可以,但是你要幫我燒全套的海賊王動畫。」

「這‧‧這樣算盜版耶。」

裘莉非常爽快地說:「那你買原版的給我好了,我不介意。」

「呃‧‧」刹那間,小翎彷彿看到他的錢包失血倒地身亡的畫面。「電影版可不可以?」

裘莉考慮了一下:「好吧。每集都要哦。」

小翎開始覺得自己真是談判高手。

聽了小翎的計劃,裘莉說:「你的計劃是很有意思,但是我有一點疑問:你們那個蔡志恒吃了你那麼多虧,他還肯讓人碰他的制服嗎?」

小翎有些心虛:「他對女生應該比較沒戒心吧?」

「難講哦。不要想得太容易了。」

傷腦筋許久,仍是想不到好辦法。裘莉歎了口氣:「唉,除非有辦法讓他親手把制服交出來。不過這是廢話就是了。」

然而這話卻讓小翎腦中靈光一閃:「就這麼辦!」

「啥?」裘莉十分吃驚,但是看到小翎眼中的光芒,她也感染到了那股興奮。

正在兩人忙著籌備明天的作戰同時,在西門鬧區的某家速食店裏,有一個形容憔悴的少年,正魂不守舍地啃著漢堡。

少年不過十五六歲,但兩眼無神,毫無半分青春朝氣。他的衣著十分邋遢,皺成一團,連扣子都扣錯洞,不仔細看絕對看不出他穿的全是名牌服裝。

長久以來,他一直困在惡夢中。不能告訴別人,也沒有人能幫助他逃脫的惡夢‧‧

在少年旁邊的桌位,一個高中男生正口沫橫飛地對他的女伴敍述他們班一個古怪同學的事蹟。

「他就這樣撐著一隻大雨傘,從二樓跳下來耶!我差點以為他摔死了說。」

「哇!還真敢哩。」女孩興緻勃勃地問:「結果他到底是不是同性戀啊?」

「我看是八九不離十啦。他開學自我介紹的時候就當著全班的面說『我就是同性戀,你們千萬不要愛上我,我不想傷害你們。』真是有夠不要臉!」

旁邊那獨坐的少年聽到這話,全身大震。他猛地跳了起來,跑到這桌一把拉住那說話的男生。

「是誰?這話是誰說的?」

「你幹嘛呀?」被抓住的男生一頭霧水,以為自己遇上了神經病。

少年年紀比他抓住的人還小,但他激動得滿臉通紅,眼神瘋狂,反而讓後者直打寒顫。「那句『我是同性戀,你們千萬不要愛上我』,是誰說的?」

「我班上的人啊!」

「他叫什麼名字?」

「陳少翎。」

「陳少翎‧‧」少年低聲重覆著,鬆開了手。

年長的男孩重獲自由,鬆一口氣之餘,八卦細胞又燃燒了起來。「喂,同學,你是不是認識陳少翎啊?你跟他有什麼恩怨嗎?要不要說來聽聽?」

少年的臉再度變為蒼白,他木然地搖頭:「不認識。不過我認識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誰呀?」

少年沒回答,轉身回到自己座位。但是,他的嘴裏卻喃喃念著一個名字。

「葉千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傻妞
  • 加油=)
  • 謝謝
    我也好久沒更新了說=口=

    killers 於 2008/05/27 15: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