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不相信他,那就開除他嘛。如果是學校老師還比較麻煩,家教算什麼?一腳就踢開了。你有叫你媽開除他嗎?」

趙佳沅臉上一紅:「沒有。他有幾次想辭職,是‧‧是我留他下來的。」

「你幹嘛留他?」

男孩有些慌張,這話他應該已經被問過不止一次,卻始終沒辦法流暢地回答。「因為我想給他機會啊,只要他把壞毛病改掉,我還是願意‧‧」

聽到這種自以為是的論調,小翎的怒氣頓時爆開:「你省省吧!誰希罕你給機會?不用裝了,根本就是你自己捨不得他走。我看你八成也喜歡他吧?」

「不是!」趙佳沅的臉漲得更紅了。

「那麼人家想走,你為什麼不放他走?他不能強迫你跟他要好,可是你也不能強迫人家當你哥哥啊!你只是想要千秋照顧你保護你,卻又不肯回報他的感情,這樣根本就是在利用他!」

「我、我、我‧‧」趙佳沅的臉漲得像要裂開,大聲說:「我會害怕呀!我媽媽只顧交男友沒空理我,親戚通通討厭我,在學校也沒幾個朋友,要是連千秋也走了,就只剩我自己一個人了!這樣我要怎麼過日子啊?」說著,眼淚終於噴了出來。

小翎啞口無言。身為男孩,又是最要面子的年紀,卻被逼得大聲說出「我會害怕」,這是多麼難堪的事啊?

沒錯,這個年紀的孩子,渴望大人的關愛跟保護,本來就是理所當然吧?這孩子長年來一直在孤獨和恐懼中度過,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依靠的人願意了解他,關懷他,會想要依賴撒嬌又有什麼不對?

他所追求的,不過是有個良師益友陪他成長,再交個可愛的女朋友,這又有什麼錯?

問題是,這樣無邪的依賴跟信任,千秋承受不起。

千秋瘋狂的愛戀,對這個孩子同樣是飛來橫禍。

他只能長歎一聲:「學弟,老師也是人哪。而且葉千秋那時還是學生吧?他年紀並沒有比你大多少,看到喜歡的人在眼前,卻不能動手追求,這是很難受的事。你就別太苛責他了。」

「什麼話!他自己答應過要一直照顧我,可是就因為我不跟他上床,他就丟下我不管,這樣太過份了!我那麼相信他‧‧」

千秋狠狠地說:「好笑!我幾時丟下你不管了?」

小翎開始深深後悔自己不該蹚這趟渾水。

「我相信他已經很努力不要傷害你了,試著諒解他,好嗎?」

趙佳沅狠狠地抬頭,眼中充滿警戒:「你又不認識千秋,為什麼這麼了解他?你根本就是他,對不對?」

小翎輕歎一聲:「你應該知道我也是同性戀吧?我只是設身處地去猜測他的立場而已。」

「以前千秋也曾經用別人的名義來跟我問東問西,就像你這樣‧‧」

「你今天要是不跟我把話講清楚,過一陣子你可能就得對記者再重講一遍了。」

「又不關你事,你為什麼要問這麼仔細?」

「我總得知道為什麼我會被人莫名其妙說成鬼附身吧?」

趙佳沅想不出話來駁他,氣鼓鼓地低下頭去,冒出一句話:「你錯了。」

「哪裏錯?」

「千秋根本不在乎我。我們班有個男生長得很帥,可是英文很差。他聽說我有請英文家教,就吵著要跟我一起上課,我只好帶他回家。結果千秋整堂課一直跟他有說有笑,完全不理我。他才沒有多喜歡我,只是隻大色狼!」

小翎幾乎要拍手附和:「沒錯,說得好!」不過他當然是忍了下來。

千秋氣昏了:「喂喂喂,那是因為他是你同學,我才對他好欸!不然我幹嘛免費幫他上課?而且你帶他回家不就是為了拿來擋我嗎?所以我就順你的意只跟他講話,這樣也是我的錯?」

「息怒息怒。」小翎一面安撫他,一面像發現新大陸般地望著趙佳沅。

「好奇怪,你一面說千秋噁心,但是如果千秋對別人比對你好,你又會不爽耶。」

趙佳沅臉一紅,隨即又變回鐵青:「那又怎樣?」

「你在吃醋對不對?其實你還是喜歡千秋的。」

趙佳沅的聲音幾乎震破玻璃:「不是!」

小翎毫不示弱:「不然幹嘛吃醋?」

「他是『我的』家教欸!」

聽到這句理直氣壯的答話,小翎頓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千秋輕歎一聲:「親愛的,戀愛中的人是很會吃醋沒錯,但不表示吃醋的人就是在戀愛,瞭嗎?」

「不然是什麼?」

千秋聳肩:「捍衛所有權吧,這可是自尊問題啊。」

小翎長歎一聲,這話戳中了他心中某些痛處。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利用志恒的自尊來引起他的注意?

趙佳沅咬牙切齒地說:「千秋才是最愛亂吃醋呢。我交了女朋友以後,他就常常找藉口亂發脾氣,還會千方百計破壞我們約會。他接到我女朋友電話也不告訴我,還把簡訊消掉,害我們都約不到。他甚至還恐嚇我女朋友叫她離我遠一點,不要影響我的功課。真的好過份!」

「千秋──」小翎打算狠釘同居人一頓。

千秋聳肩:「被告認罪。」

「我想,他應該只有一半是吃醋,另一半真的是怕影響你的功課。畢竟學生就是要讀書嘛。」辯護律師兼法官仍是有些心虛地解釋著。

「那也不能這樣逼我啊。他動不動就向我媽告狀,還會跟我的好朋友拉關係,讓大家都很喜歡他,然後只要我不聽他的話,他就對我朋友訴苦害我被大家罵。這樣我哪有心情念書?」

千秋苦笑:「我只是叫你朋友提醒你不要玩太瘋啊,不然我講的話你聽得下去嗎?」

真是亂七八糟,根本理不清楚!小翎一個頭兩個大,強烈的苦悶幾乎要將他滅頂。

「我有時受不了了對他發脾氣,這時他就會轉頭就走,兩三天不見人影。我每次抱怨同學講話過份,他就會說那只是氣話,叫我不要放在心上。可是為什麼我一說氣話,他就馬上翻臉?他根本就說話不算話!」

小翎很清楚,這回千秋又得認罪了。

「然後呢?他後來還是辭職了?」

「不是,因為我功課沒進步,我媽就把他開除了。這也就算了,可是他居然‧‧」趙佳沅的聲音因憤怒而顫抖:「他瞞著我跟我女朋友交往,然後再把他們交往的信件跟照片全部寄給我。我看到的時候,差點當場自殺!」

小翎跟千秋同時倒抽一口冷氣,小翎感覺到千秋心中強烈的愧疚。他當時妒火攻心,完全沒考慮可能的後果。

「呃‧‧我想,他只是想讓你知道,那個女生不是很好。」

「那又怎樣?他就不能讓我自己發現嗎?而且再怎樣他也不該跟我女朋友在一起啊,他這樣跟那個女生一樣差勁!」

「‧‧‧‧」

「然後他跑來找我,說他會這樣做都是因為愛我。因為愛我所以就可以傷害我,天底下有這種事嗎?」

小翎還在搜索枯腸找尋適當的字眼,他倒自己接下去了。

「他還說,因為女生都是這副德性,所以我還是改當同性戀比較好。你說這話是不是太過份了?」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