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仔細想想。千秋如果真的要害你,離家出走的時候就直接去找你算帳了,幹嘛還跑去七星山閒晃?」

「‧‧‧‧」

小翎懇切地看著他:「你自己說的,千秋是最了解你,最關心你的人,那你是不是也該多少了解他一下?他為了不要傷害你,也曾經想自己辭職不是嗎?這樣你還不明白他的心意嗎?」

男孩的眼中再度盈滿淚水:「可是我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

「他也做了很多過分的事啊。」小翎直視他的雙眼,柔聲說:「我相信,千秋如果真的死不暝目,一定只有一個理由:因為他再也沒有機會向你親口道歉了。」

「千秋才不會向我道歉呢。」

「一定會。他那麼愛你,卻讓你這麼痛苦,他絕對會很愧疚的。如果我是他,一定很想親口跟你說對不起。」

「‧‧‧‧」

「我想,你一定也有話想跟他說,可是卻再也沒機會說出口,所以才會一直作惡夢。」

男孩倔強地別開頭:「我才沒有話跟他說咧!」

「真的嗎?你不是想叫他『別掐我脖子』嗎?」

「什麼啊!」趙佳沅露出受不了的表情。

小翎一笑,忽然想到一個主意。

「我們換個地方吧!」

四十分鐘後,他們到達了目的地。

千秋彬彬有禮地說:「這位同學,你不覺得下雨天跑來貓空是很沒常識的行為嗎?」

「就是下雨天才沒人啊,不然假日的貓空早就擠死了。」

濕淋淋的柏油小路上,真的沒什麼人,有不少茶店根本沒開門。

站在路邊往下望,雨中的山谷似乎變綠了些,淡淡的雲氣在樹木間漂浮,總覺得他們從城市裏帶出來的一身濕黏,也跟著慢慢蒸發了。

小翎忽然扯開喉嚨,對著山谷大叫:「哈囉!」聲波穿過了雨滴,消失在一片綠意間。

趙佳沅嚇了一跳:「你幹嘛亂叫啊?」

「很爽耶,你要不要也叫一叫?」

「才不要,跟瘋子一樣!」

「真的嗎?太可惜了。書上有說過,心情不好的時候,對著空曠的地方大喊大叫,可以減輕壓力哦。」

趙佳沅很不屑:「從電影上偷學的哦?少無聊了。」

「試一下有什麼關係,又不會死。現在的人只要講話稍微大聲一點就會惹麻煩,很鬱卒耶。難得現在在山裏沒人會罵,就該把握機會好好吼一吼。」

說完,小翎馬上又拉開了嗓門大叫:「蔡志恒!你給我差不多一點!不要因為我對你客氣就得寸進尺了!還有張貴新!再找我麻煩就要你好看!等著瞧!」

由於喊得太用力,咳了幾聲,臉色也有些泛紅。趙佳沅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這副德性,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吃錯藥了。

小翎對他笑了笑,平靜地說:「你看就是這樣,很簡單。你要不要也把你想對千秋說的話一次喊出來?罵他也好詛咒他也好,通通可以,這樣不是很過癮嗎?而且他是政大的吧?學校就在山下,搞不好他聽得到哦。」

趙佳沅怔了一會,看他的表情,顯然很確定自己這回遇上了神經病。然而幾分鐘過去,也許是他真的壓抑了太久,也許是山上的空氣影響了他,他緩緩轉身面向山谷。就在小翎開始擔心他會不會跳下去的時候,他已經朝著對面的山放聲大吼。

「葉、千、秋!」

他的肺活量比小翎好,山谷中還聽得到回音,拉得長長地,小翎跟千秋一言不發,默默地等著。

趙佳沅又深吸了口氣,再度開口。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聽著他的聲音在山谷中迴盪,小翎覺得雨在顫動,樹木也在顫動,也許是因為他自己的心底在顫動的緣故。胸口很熱,眼眶也很熱。是他的淚,也是千秋的淚。

趙佳沅仍背對著他,低下頭,肩膀微顫,小翎知道他也在哭。然後他又抬起頭來。

「謝謝!」

「再見!」

「再─見─!」

山谷又把他的聲音送了回來:「再見!」

「再─見─!」

聽著那似幻似真的聲音,小翎輕輕地問千秋:「這樣可以了嗎?」

千秋輕笑一聲,即便在這種時候,他的笑聲仍是這麼優雅悅耳:「是啊。已經夠了。」

趙佳沅抬起手臂抹去眼淚,回頭看他,臉上表情認真無比:「我本來還想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已經沒力了。」

小翎對他粲然一笑:「沒關係,他知道的。」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