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想每個人都聽過「灰姑娘」吧?故事本身也許已經是老掉牙了,但是每當我發現自己不管到哪裏是狀況外,天天蠢事做不完,不斷擔心害怕的時候,我真的曾經祈求能有個類似神仙教母的角色來守護我。也許是某個特別有愛心的老師,或是精通人情世故的朋友,總之希望他們能隨時陪在我身邊支持我,指點我。這自然是太誇張的奢求。

得不到就自己造一個,這就是寫小說方便的地方。

看過名著「炎之蜃氣樓」的讀者,應該都知道上杉第三號大將安田長秀又名千秋修平,是個非常類似保姆的角色。雖然為人機智,嘴巴壞又愛捉弄人,當兩個主角高耶和直江的感情糾紛搞得滿城風雨的時候,總是得靠他來當和事佬、做心理諮詢、收爛攤,甚至還變成出氣筒,總之是悲情到令人心痛。正因如此,我對他的愛遠勝過兩個沒事就虐待自己情人的主角。這就是本篇主角命名的由來,這名字感覺就是用來照顧人的啊。

「鬼鏡」在網路上連載的時候,有讀者反應這篇明明是靈異,卻又寫得很現實。我想是因為我希望能把實際生活中的困境搬到小說中來解決,「寫出有可能會實現的故事」就成了重要的功課。如果內容完全脫離現實,例如千秋直接附身到志恒身上痛整他一頓,或者讓他也變成同性戀,這種小說寫起來也許很爽,但也會讓我更清楚地意識到現實的艱難而更加沮喪。所以我的設定就是:千秋身為幽靈,可以不受社會規範束縛放手一搏,但是手法不管再誇張再離譜,絕對不能超過人類能力所及的範圍。看來我真的沒什麼浪漫細胞啊,唉唉。

昨天去參加一個文藝營,老師耳提面命:「寫小說就寫小說,絕對不要說教講道理,不然小說就會被秒殺。」我心中大叫不妙:娘啊,鬼鏡整篇都是千秋教訓小翎,那不就等著被瞬殺嗎?不要啊啊啊啊啊‧‧〈淚奔〉

如果真要辯解的話,我只能說雖然說教場面很多,但我不是想教化世人,只是在發洩心中的不爽。基本上我寫小說最基本的原動力就是「不爽」,幾乎每一本小說都在吐槽,所以腦充血的危險性很大。〈汗〉

我最不爽的,就是那句在書中出現幾百遍的「不能當情人還是可以做朋友」。總覺得好像退而求其次,嘸魚蝦也好的感覺,難道「朋友」是這麼廉價的東西嗎?友誼貴在真誠,在還沒有死心,仍然對對方有期待的狀況下,怎麼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別的不說,「做朋友」這三字本來就很奇怪。朋友不是應該彼此投緣,自然而然被牽引在一起嗎?有辦法「做」出來嗎?對我而言,那種明明沒有什麼交集,硬做出來的朋友頂多只是一年寄一次賀年卡而已,感情絕對不會好到哪裏去。

另外就是「你愛的是這個人本身還是他的性別?」我知道這句話曾經感動過許多純情的讀者,包括我在內。可惜我現在沒那麼純情了。說到超越性別的愛情,我自問我做不到,相信天底下大部分的人都做不到,同志族群自然也做不到。因此佳沅的回答正代表我的心聲。不管千秋對他再好再痴情,他就是不會回應千秋的愛。並不是他存心要傷害千秋,而是他根本做不到。同樣的,志恒也做不到。〈應該不會有人相信他真的變成同志吧?〉

一般人的看法,總是比較容易同情愛情中的弱勢者。好像一個人愛得深、付出得多,傷得重,就表示他〈她〉是值得支持的一方。但是我總是覺得,「愛人的權利」也許重要,「拒絕的權利」跟「平靜度日的權利」不是更重要嗎?愛上一個人被拒絕固然傷心,但是他總可以調適療傷,可以轉移目標,總之主控權在自己手上,傷癒後還是一條好漢。被不愛的人糾纏卻會造成生活上的不便還有心理的負擔,而且不知該如何結束,有時還得背一個「無情」的罪名,豈是一個「慘」字了得?當愛跟付出變成別人的困擾跟重擔的時候,又何來「權利」可言?

千秋對佳沅的愛也許很真摯,但是他身為成年人、身為老師、身為主動付出愛的人,一旦知道佳沅不能接受他,他就應該要負責節制自己的感情,而不是一昧耽溺下去,把責任和煩惱推給一個剛上國中的孩子。就像蓮對娜娜說的:「妳老是獨自期待一些不可能的事,因此讓自己得不到幸福,這樣不是很空虛嗎?」所以我對千秋的判決就是死,因為活著的他已經沒有救了。

曾經有人問我是不是很討厭千秋,所以這樣虐他。我當然不討厭千秋,也不討厭小翎,但是小說主角並不是拿來疼的。我必須讓千秋和小翎做出許多我不喜歡的事,並且藉著修理他們兩個化解我的怒氣,這是寫小說的最深層功用。

看到不止一位讀者反應,看不出小翎跟千秋是幾時開始相愛的。看到這話作者實在很想切腹謝罪,寫愛情小說卻讓讀者看不出主角在相愛,真是大失職啊!〈泣〉如果要再拗一次的話,我想小翎真正喜歡上千秋的契機是在葉太太出現的時候,那時他直接感受到千秋的心情,感覺就像兩個人合而為一那樣奇妙,那一刻他對千秋的感覺就改變了,而那天也是他第一次成功阻止千秋使用他的身體。

之所以這樣安排,因為我覺得兩個人的地位必須是均衡的,至少必須各占勝場。如果他們的關係永遠是一面倒,小翎必須依靠千秋保護,又任千秋予取予求,那麼他們就不會有交流,也沒有尊重,那麼又何來火花?只有當小翎逐漸成熟,有辦法跟千秋交涉甚至抗衡,他才有自信去愛千秋,千秋也才會真正注意他並被他吸引。

其實,如果我早一點復習鋼之鍊金術師的話,我可能會讓千秋跟小翎一輩子維持朋友關係。看了豆子兄弟的互動,深深感覺到世界上最強烈的感情不一定是愛情。愛德跟阿爾無疑是深愛著對方,但是這種愛無關嫉妒、欲望跟占有,只是相依為命和彼此了解,把對方放在第一位的真誠之愛。雖然遠比一般的手足之情深厚,卻沒有曖昧的成分,讓我非常感動。寫到這裏忽然很想再次改結局,千秋小翎不要配對永遠當哥兒們,讓小翎直接愛上安修平算了‧‧〈被親愛的編輯追殺中〉

說到結局,老實說我已經改了好幾遍了,現在的結局也不見得是「最好的」,而是最能說服我自己的一個。小說出版固然是件開心的事,可是我卻一直有種想要畏罪潛逃的衝動,因為真的很怕讀者看到最後結局會想宰我。

其實我一開始是準備讓千秋復活的,連身體都準備好了,用腳想都知道,自然就是安修平。所以他總是像個幽靈一樣到處晃來晃去,沒事就忽然冒出來嚇陳小翎一大跳,而且生不如死,感覺就是專門為領便當而生的。

但是我一路寫下去,心情卻越來越矛盾。真的要這樣嗎?這孩子太可憐了啊!其他角色的遭遇多多少少都有點自食惡果的成分,只有安修平可說是百分之百的無辜,什麼事都沒做卻惡運連連,而且沒人幫他,最後甚至自殺身亡,只為了把身體交給某個惡鬼使用,這還有天理嗎?此外我對「借屍還魂」的想法也越來越反感,總有一種陰氣森森的感覺,所以原案就出局了。可是如果讓千秋直接升天,小翎跟安修平配對,我又會捨不得小千千。

我寫小說有個大毛病,很容易對角色用太多感情造成寫作方向失焦,這次又是個明證。

最後我就想出「吸收」的作法,讓千秋成為安修平的一部分繼續活下去,乍看之下好像兩全其美,其實內心深處的我有一部分正在自我嫌惡‧‧原本是讓小翎發現千秋在安修平體內後馬上答應跟他交往,轉念又覺得太草率。才剛守寡〈?〉沒多久,一發現別的男人身上有阿娜達的味道就阿莎力地倒入那人懷裏,這種感情不是太廉價了嗎?所以我決定讓他再考慮一陣子。仔細想想,對此時的兩人而言最重要的原本就不是談戀愛,而是重新開始。我想,就姑且讓他們先成為「重新開始的夥伴」吧。

再懇求一次:請大家不要砍我‧‧

在BBS上連載的時候,我最大的樂趣就是去看網上各位大人的推文,大家都超有創意,常常讓我笑到肚痛。這麼一本充滿怨念的小說,卻為我帶來這麼多的笑聲,實在讓我覺得非常幸福,在此再次謝謝大家。

其實本篇最重要的主題是「成長」,我常捫心自問:寫完這篇小說,我自己到底有沒有成長呢?只好等時間來證明了。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隻
  • 花了一整天看完這部小說……真的好好看!
    我不排斥同性戀
    但本身其實不是很喜歡看這類的故事
    也許是因為開頭太歡樂太搞笑了整個對我的味
    於是就這麼停不下來的一口氣看完了
    很神奇的是過程中也沒有讓我產生反感
    並沒有出現天啊我看不下去這類的念頭……
    因為之前看這類的故事有出現這種情形XD

    看到小翎非常固執的希望志恒喜歡上他而做了一些糊塗事時
    當下我是真的討厭起了這個孩子
    但想一想真的很多人在愛情中都會失去理智
    就不會那麼苛責他了
    不過做錯事還是不對的!

    然後也因為我很喜歡千秋
    (我也是對這種個性很難免疫的人)
    所以在後記中看到作者指出他犯下的錯誤時
    雖然覺得非常有道理也非常惋惜……
    但還是決定私心的原諒他(喂)
    兩位男主角當中我真的偏愛千秋
    對於小翎……我想是因為他畢竟是扮演比較女性的那方
    所以無法激起我愛的火花XD(夠了)

    我也覺得修平大哥真的……也太衰
    其實過程中我一直在思考他在故事中究竟是什麼樣的定位
    畢竟他一開始只是以一個和小翎很不熟的直屬身分出現
    雖然後來開始和小翎互相幫助
    不過還是無法釐清他跟主角之間會如何發展……
    無論如何就希望你跟小翎可以幸福啦!
    後半輩子一定要快樂啊!!!!

    看故事的過程中我的心情一直是很矛盾的
    因為是主角所以首先站在小翎的立場
    我也覺得一開始的志恒很過分
    但仔細想想如果是我
    一定也會對這麼親密的同性戀同學感到厭惡吧
    雖然常常會一時陷入某個角色的立場而感染了他的情緒
    但立刻又會對另一個角色產生同理心
    應該要討厭的角色其實也並不是那麼的討厭……
    一直拉扯的心思感覺有點累但卻覺得非常過癮!

    最後最後,真的不好意思我沒想到自己有那麼多想說的……
    但是一定要講……我很喜歡這個結局!
    雖然志恒小親親還蠻可憐的……
    我很能體會小翎對他愧疚的心情
    不過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嘛你就好自為之吧!(喂!)
    千秋消失的時候我也感到好悵然若失
    好希望他和小翎可以一直這麼相伴下去
    而在看到修平大哥說到「我想他之所以救我,八成是希望我代替他活下去吧。」就開始揣設該不會是修平大哥自己不想再活了所以讓千秋的靈魂進入他的身體代替他活下去吧!!!!
    哦一時之間眼睛都亮了整個興奮不已──
    ……後來證明我想太多了(淚)
    不過現在這樣的結局感覺比較合理也比較公平
    反正就是很喜歡!

    囉唆了一長串真是不好意思
    看到這裡辛苦你了(鞠躬)
  • 謝謝您!


    我一直覺得鬼鏡的結局不太好,現在真的很安慰^^


    其實我寫的愛情故事都是有點殘忍的

    很多角色似乎都是受了傷活該


    因為,我一直覺得愛的真諦是:「一定要兩個人心甘情願相愛才算數」

    反過來說就是:「不管你再愛我,我就是有權利不愛你。」

    正因如此,才顯得真愛可貴,不然的話,沒有選擇餘地的愛不是很不值錢嗎?


    很高興你沒有被這麼殘忍的故事傷害....

    killers 於 2010/07/21 21:48 回覆

  • KI
  • 耽美文過於氾濫的時候,品質總是落差很大,所以我很高興能在別人的介紹下看到鬼鏡狂想曲。
    那人的介紹是:「Killer這作者人如其名,對於如何宰讀者是很有才的。」,我當時笑了笑,真的抱持著『既然推薦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來見識見識吧!』,這種很少年漫畫的熱血氣氛。
    其實有個小插曲,就是我原以為鬼鏡是對岸寫手寫的小說,剛看的時候出現了"陽明山"三個字,再來濃濃的台灣對話,真的很熟悉很親切,很驚喜的發現是台灣同胞寫的,更加的高興!
    千秋出場說了「恭喜你!你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光是這幽默登場的姿態,我一邊很高興的看,也一邊難過的想,這麼討喜的角色,真是不希望他最後消失啊……。
    千秋要少翎隔著鏡子親吻它,我真的很想對作者說,這一個畫面對我來說真的很美,所以當完結時我回想故事內容,第一個出現的片段就是這個。
    葉太太出現在秋翎二人面前,透露出千秋是同性戀者時,我挺訝異的,但是那時我感受到少翎和他那互相扶持的戰友情誼,有了很穩固的基礎,因為同理心比起『真正遭遇過』還是立場略微薄弱了些,從這裡開始很好奇千秋的過去。
    千秋和佳沅了卻恩怨時,我也放鬆了下來。
    小翎問千秋是不是打算要離開時,我又捨不得。
    好幾個月沒看過這麼讓人回味的作品了,或是說,真的讓人活在心裡的這兩人,我很嚮往角色活在心中的那份感覺^ ^
    作者在後記提到有網友提起不知道秋翎何時相愛XD,私認為……我喜歡這種漸漸的、看不出來何時真正相愛的時間點的感覺,所以對我來說這不算失敗(大笑),後來我有想過一次,翎喜歡上的過程我大概可以抓到,千秋的話,真的是很逐漸的那種,害我跟千秋一樣,也喜歡堅強過來的翎!
    再加上,作者提到鋼鍊,正是排行在我心目中最無法打擊地位的漫畫之一,所以我很贊同你說的鋼鍊的兄弟情心得,不過……………………………我還是希望千秋和翎在一起啦XDD(作者讓我好久沒萌發的少女心作祟了XD)
    儘管結局有好多種,這也不一定是最好的結局。
    但是在我心目中,這便是唯一的結局^_^,很棒喔!
    謝謝妳誕生出千秋和小翎,說句矯情的話,哈哈,他們兩個已經活在我心裡了啦~~
  • 真是太感謝了~~~~(哽咽)

    正如你下一篇留言所說的,我其實並不是在寫耽美文

    因為我覺得愛情雖然乍看之下很美好.其實是種很殘忍的東西,很容易表現人性的黑暗面。我只想試著寫出這殘忍的一面,試著去面對它,這樣才能顯露愛情的美好.所以我的愛情故事大部分讀起來不是很愉快,只好拼命搞笑中和一下=口=我真的不是存心虐待讀者啊......

    謝謝你能夠理解我.像你這樣的讀者真的是作者的美夢啊~~~~

    killers 於 2013/02/16 21:38 回覆

  • KI
  • 我必須更正一句話,我說錯了
    這對我來說不是耽美文(抓頭)
    我對耽美文的認知是...同性戀情描寫的很深刻的文章
    不過後來朋友和我解釋後我發現和我想的有誤
    所以我必須說是
    「是後勁很強的,會讓我思考很多問題,一對感情深刻的戀人的故事」!
  • ^^

    killers 於 2013/02/16 21:39 回覆

  • aert4536
  • 分享一下這首我很喜歡的歌,很適合小翎和千秋
    福原美穗的《Let it ou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a2zSJMh6ciY#!

    以及Richard Marx的《Now and forev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eDiK2uy3DU


    Let it all out,Let it all out

    不必故作堅強
    是誰在牆壁上塗鴉的花 隨風飄搖
    說它像自己 誰又會明白
    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時而失去,時而拾取
    有時也會因為突然感到寂寞,忍不住落淚


    淚水也好 傷痛也好 都化為星辰吧
    點起照亮明日的燈火
    舉起幼小的手 兩個人一起創造
    去探尋那照耀星屑的永遠


    Let it all out,Let it all out
    總是缺少什麼啊
    缺少什麼也好 所以才和你相遇


    能確定的是什麼?很想知道
    在襪子裡藏著小刀
    故作堅強 而說謊更加疼痛


    其實很害怕 但還是要活下去
    清風撫摸微笑著的你
    舉起幼小的手 兩個人一起創造
    去探尋那照耀星屑的永遠


    正確的是錯了的話該怎麼辦?
    悲傷的是正確的話就接受嗎?
    以為是失去了的 但是你一直都知道
    有你在真的很好


    眼淚也好 痛苦也好 都化為星辰吧
    點起照亮明日的燈火
    舉起幼小的手 兩個人一起創造
    去探尋那照耀星屑的永遠


    再見了 也許某時會回來
    即使這樣季節仍會輪迴交替
    小小的迷茫也好 仍將前行
    與你一起前行
    只有這件事永遠都不會改變的吧
  • 鋼鍊~~~當時我好喜歡這部動畫~~~
    (心)謝謝~~~

    killers 於 2013/02/19 23:56 回覆

  • aert4536
  • 忘記說,我是上面的KI。
  • 剛聽Richard Marx的歌,好懷念啊^^

    killers 於 2013/02/20 01:07 回覆

  • 月牙薰風
  • 這陣子因為友人推薦文章,無意間想起10多年前瘋狂為落花著迷的時期,
    當時還曾經繪了杜瀛與聶鄉魂給您...瘋狂推薦朋友這一部小說。

    落花是我唯一有買的耽美小說,後來買了鬼鏡,
    這幾天拿出來細細品味,時隔10多年卻仍然非常回味,
    仍為了落花的劇情揪心,為了鬼鏡的搶制服捧腹笑。

    雖然已經不若少女心境,但您寫的耽美文有不可取代的餘味,
    雖然其他作者也有好文,我也已經很久不看愛情小說,
    但偶爾翻翻,耽美文界中我還未找到令我這樣再三回味的作者文筆。
    無論是嘴賤角色個性設定與劇情都無可挑剔,充滿人味與人性。

    祝福作者一切安好,雖然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再有榮幸看到您的耽美文。
    祝福您,給予我這麼有趣的少女時代。
  • 我記得哦!你畫給我的圖我還留著。

    謝謝你的支持!(感動~~)

    killers 於 2017/08/27 17: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