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兒還是無法接受。「難道你對明美一點感覺都沒有?」

路振家沒好氣地說:「那還用說?就算木老闆不嫌我窮,我也不願意。跟出身比我高那麼多的女孩交往,不是得讓她踩在頭頂上?未免把我看得太扁了。我窮歸窮,志氣可不輸人。」

零兒追問:「可是明美後來真的離家出走去找你,難道你就不感動嗎?」

「感動?我那時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她卻跑來要我收留她,這不是找碴嗎?幸好那時候正準備訂婚,可以理直氣壯打發她走。幾天後村長跟板凳伯就來了,逼問我是不是拐走明美。如果當時讓她留下來,我就跳到黃河洗不清了。」

零兒啞口無言,擔心地看著咚咚,生怕她受不了打擊。沒想到咚咚一臉輕鬆,讓她大惑不解。

小柔說:「這麼說來,幸好您娶了夫人,否則木小姐八成會一輩子跟您糾纏不清。」

路振家一呆,不太甘願地承認,「話是沒錯,只是也好不到哪去。說來好笑,到頭來我還是娶了高攀不上的女人。那時全校議論紛紛,都說我不曉得用了什麼髒手段娶到校花,講得之難聽,每個人都認定我配不上我老婆,真是欺人太甚。所以我發下重誓,一定要做一番事業給他們瞧瞧。尤其是那位大美女,不讓她看看我的本事,她還真以為她老公是入贅吃軟飯的!」說著,恨恨地朝妻子房間的方向看了一眼。

別人的家務事,三人自然不敢胡亂接話。跟著主人逛完院子,選定了拍攝地點便準備告辭。

來到大門口,路浩嵐忽然憑空鑽了出來,把一個布包往咚咚手上一塞,「拿去!」

「這是…」

「V8啦!做事照規矩來,別再拿手機亂拍了!」原來這幾天咚咚她們的行動,他全看在眼裏。

咚咚粲然一笑,「謝謝副所長!」

「…不…客氣…」從嘴裏硬擠出三個字後,路浩嵐又頂著西瓜似的臉衝回屋裏去了。

小柔湊在咚咚耳邊說:「妳如果希望他鼻血噴光而死的話,就盡量對他笑好了。」

咚咚只能默默懺悔。

走出山莊沒幾步,被羊肉爐堵住了。

「妳們幾個去山莊做什麼?」

咚咚笑靨如花,「去吃點心呀。麻煩轉告令尊,路家的法式鹹派好吃得不得了耶!」

「妳們是去找路家借錢是吧?」羊肉爐氣勢洶洶地說:「罰金要你們自己付,跟別人要錢是犯規的!游婉柔,妳沒跟他們說清楚嗎?」

「你還有臉說什麼犯規,一開始帶頭搞飛碟會的人就是你!」零兒氣炸了。

羊肉爐昂然說:「我承認,我的確是一時糊塗把慕容信帶上山,可是要不是你們在旁邊煽風點火,事情怎麼會弄成這樣?我現在已經痛改前非,一定會加倍努力維護村子的秩序,不讓你們再搞破壞。你們要是敢拿路家的錢,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小柔說:「說到這個我就想到,我上次幫你訂的那兩條女僕床單,你錢還沒給我耶。」

零兒很困惑,「女僕床單?」

「就是上面畫著可愛女僕的床單呀。還指定要一個爆乳一個清純,花了我好大功夫才找到。」

「許建洋,你每天晚上躺在畫著美女的床單上幹什麼呀?好噁心!」零兒有些反胃。

「亂講!」羊肉爐漲紅了臉,「那種寶貝怎麼能拿來睡?當然要掛起來欣賞,或者是…」

小柔說:「或者是在裏面包枕頭,抱在懷裏猛親。」

羊肉爐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妳怎麼知…胡說,我才沒做這種事!」

「我只是在網路上看到有人這樣做而已,你何必這麼激動呢?」

「羊肉爐,你真是有夠變態!」零兒雞皮疙瘩掉滿地。

「妳有什麼資格說我,妳們三個還不是一樣?」羊肉爐指著她們,「一看到有錢人就馬上巴上去,有夠不要臉!等我告訴村長,妳們就完了!」

咚咚說:「說的也是,還是你聰明,懂得巴著村裏最有地位的人。你要不要去跟村長借套東廠的戲服來穿穿?」

零兒無論何時何地都克制不了掉書包的衝動,熱心地說明,「所謂的東廠呢,就是明成祖設立的偵查機構,專門挖別人的隱私,再編造罪名把人家關進牢裏,也就是所謂的爪耙仔。東廠比較特別一點的就是裏面的人全是宦官,哦對了,所謂的宦官就是太監,所謂的太監就是把男人的…」

「好了!」羊肉爐咬牙切齒,「妳們幾個等著瞧吧!破麻!」

等他氣沖沖地走遠,零兒才不甘不願地承認自己的無知。「什麼是破麻呀?」

咚咚有些猶豫,這字眼實在不適合讓優等生知道。幸好小柔幫了大忙。

「這個詞有很多涵義,這幾年最常被一群精蟲衝腦的低等生物拿來罵他們永遠追不到的女人,所以基本上就是『正妹』的意思。不過妳最好不要用它,免得別人把妳當成低等生物的同類。」

零兒難得學到一個新詞卻不能使用,多少有些遺憾。

咚咚有別的疑惑,「他為什麼認為路家會給我們錢?村長早就下令全村不准幫忙了,而且我們跟路家也沒那個交情。」

「他有兩個理由,第一,在村民大會上,路浩嵐大力幫妳說話;第二,要不是路浩嵐去跟村長談判,你們早就全部被趕下山了。」

「啥?」咚咚和零兒都是第一次聽到這事,非常吃驚。

「不然妳們以為原本的處分為什麼變成罰金?因為路大少爺威脅村長,如果他硬要把你們趕走,他就用兩倍薪水請更多外地人上山工作,村長拿他沒轍,只好改成罰金。所以呀,現在全村的人都認定妳跟路浩嵐關係匪淺。」

咚咚沒想到路浩嵐居然挺她到這個地步,心情相當複雜。

小柔問:「妳打算怎麼辦?人家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妳要怎麼回應呢?」

「嗯,為了表示感謝,我保證以後不在無塵室打蟑螂。」

零兒無法置信。「就這樣?他這麼喜歡妳,妳卻這麼冷淡?好歹給他個機會嘛。」

「他現在只是一時興起,過一陣子新鮮感淡了,他也就醒了。他有那麼多選擇,不會跟我勾勾纏的。」

小柔說:「哦,看來某人有很嚴重的不安全感喲。」

「我只是覺得人不談戀愛也不會死而已。」看到零兒的臉拉下來,她連忙補一句,「但是有機會談一談也不錯呀!」

回到雜貨店,零兒顯得心事重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