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戴著一頂矬到極點的西瓜皮假髮,身穿白襯衫和黑色百褶裙,腳套白短襪加黑皮鞋。這套衣服是早上在園遊會的跳蚤巿場買的,可以滿足她重溫校園時光的心願。為了配合山莊的氣氛,還特地選了復古的髮型。

「各位鄉親中秋節快樂!歡迎大家參加『北方老爺』的新歌發表演唱會。我是主持人咚咚。今天大家玩得開不開心呀?說到中秋節就想到月餅,點心檯那裏有一種包起司饀的月餅超好吃哦,不過千萬要配紅茶不要配熱巧克力,不然會吃不出起司的美味。好了,廢話不多說,我們現在就來欣賞『北方老爺』的最新單曲『肥肚腩』!」

說完她飛快跑下台,來到角架旁開始掌鏡。她注意到村長和板凳伯兩人正遠遠地盯著她,表情猶如見到鬼。她心想,這套衣服應該沒那麼糟吧?

樂團上了台〈沒人鼓掌〉,首先是阿蘇將近一分鐘的薩克斯風前奏,接著加入哈將的鍵盤,然後零兒開始唱。


你說我沒出息,你嫌我不長進,你咒我一輩子都只是個屁。

我一點不生氣,我完全不在意,我心裏偷偷地在笑你。

你老婆脖子像火雞,你兒子分不清B跟P,

而你你你,你的肥肚腩,腫得像企鵝胃脹氣。


哦哦哦,肥肚腩,肥肚腩,你的水準比蚯蚓還要低。

肥肚腩,肥肚腩,罵人前先看看你自己。


由於阿蘇堅持在發表之前要絕對保密,拍MV時零兒一律唱別首歌,所以咚咚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首大作。她的耳朵因為受到太大的刺激而開始抽筋。這,這什麼啊!

無視她的困惑,台上的零兒仍奮力唱著間奏的RAP。


罵我抽煙有酒氣,因為你連醋都喝不起。

假裝自己很有力,其實學生拿你當鼻涕!


咚咚明白了,這首歌寫的正是逼阿蘇退學的教官。哎呀呀,真是好強的恨意啊!


你的破車刮到沒有漆,你的秃頭出油還會脫皮。

而你你你,你的肥肚腩,證明你是神豬的表弟!


咚咚看見小柔彎腰抱著肚子,肩膀劇烈顫動著,還以為她不舒服,等她抬頭,才發現原來她在笑。她坐直身體,努力維持端莊平靜的表情,但是撐不到幾秒就再度破功大笑。咚咚從來沒看她這麼失控過。

零兒扯開喉嚨,嘶吼出最後一段:


哦哦哦,肥肚腩,肥肚腩,盡管羞辱我沒關係。

肥肚腩,肥肚腩,我死也不要像你。

肥肚腩,肥肚腩,你自己才是個屁!


音樂停止,現場一片寂靜。不是剛才那種充滿敵意的寂靜,而是人人陷入呆滯狀態的寂靜。小柔忽然站起來大力鼓掌。

「好!太棒了!」其他人被她影響,也糊里糊塗地跟著拍手。

零兒受寵若驚,「謝……」

哈將以為小柔的鼓掌全是為他,一把擠開零兒,搶過麥克風朝台下大叫:「小柔!我『也』愛……」然而小柔早已走了。

散場後,咚咚無意間聽到兩個後排聽眾的交談。

「『飛兔男』是什麼啊?」

「我怎麼會知道?」

村長和板凳伯仍然盯著她。她向他們微笑招呼,他們卻面無表情地轉身走開。
咚咚完全不明白自己又做錯什麼事,所以她決定不再去想。

渾圓潔白的中秋月悄悄出現在山頭,在暗綠的樹梢洒下輕軟的銀毯。薔薇已經謝得差不多了,空氣中仍然飄盪著若有似無的,未受污染的純粹香氣。這是她經歷過最美的夜晚。

「咚咚!」零兒撲過來抱住她頸子,「妳覺得怎麼樣?我表現得好不好?」

「嗯,很棒哦!」各人標準不同。

「我們趕快回去把帶子剪好貼上網,說不定就會有唱片公司來找我們簽約了!」

收好東西正要回去休息,小柔叫住她們。「請等一下,我有話要說。」

「那個,剛才謝謝妳。」零兒對她剛才的喝采還有些難以置信。

「不用謝我。我鼓掌不是因為妳唱得好,是因為歌寫得好。」

「……沒關係,還是感謝妳。」

「是嗎?等聽完我說的話,妳一定會恨死我。」

「什麼意思?」

「我想告訴妳,妳跟阿蘇團長不會有結果的,請妳做好失戀的心理準備,要是能就此放棄更好。」

零兒果然臉色大變,咚咚也聽不下去。「妳說這話未免……」

「妳憑什麼這樣講?」零兒的火氣噴出來了。

「事實如此。妳帶他上山已經好幾個月,供他吃住把他伺候得像皇帝一樣,讓他專心作曲,但是他寫了什麼東西出來?什麼都沒有。這回村長要趕他走逼他付錢,他不到幾個禮拜就寫出新歌來。這代表什麼?代表妳寵壞他了。這個人是不能寵的。只有鞭打他虐待他,才能激發他的才能。」

「我怎麼可能鞭打他虐待他?」

「所以妳對他一點幫助也沒有。晚安。」

她丟下大炸彈後,就優雅地走開,留下氣得全身發抖的零兒,和一個頭兩個大的咚咚。

「說什麼鬼話,什麼虐待鞭打的,我可不像她那麼狠心!」零兒忽然驚覺,「難道說,她也喜歡阿蘇?咚咚妳說,是不是這樣?」

「不可能吧……」小柔跟阿蘇,實在是很難想像。

「沒有錯,她絕對是喜歡阿蘇,專程跑來跟我示威。可惡的女人,我才剛開始覺得她人還不錯!」零兒眼中噴火,顧不得身在別人家裏,對著小柔的方向大叫:「我絕對不會輸給妳的!等著瞧吧!」

在她怒吼的時候,另一個人也跟她一樣無心賞月。趙文成快步走出山莊大門,在圍牆的轉角,有兩個人在等他。

「村長,副村長,兩位找我什麼事?」

村長和板凳伯的表情出奇地相似:沈重而嚴肅,彷彿正面對一件大難題。但是眼中寫滿堅決,明白地表示,不管有多麼為難,他們都會把該做的事貫徹到底。

「趙醫生,你上次的提議,現在還算數嗎?」

「當然算數。可是您不是說不行嗎?」

村長說:「我改變主意了,就照你的意思去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