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當咚咚背著行李出現在游齒科門口時,小柔沒有一點驚訝的表示,只是從容地將她引進屋裏,就像她早知道會有這天一樣。

小柔讓她搬進家裏的舉動,引來了游家夫婦的大力反對。

「妳是糖果吃太多腦筋蛀掉了,是不是?這個女人橫刀奪愛搶走妳的路浩嵐,妳還這麼照顧她?」

「就連雯麗那個笨丫頭都看穿她的真面目把她趕出來,妳居然要收留她?妳比雯麗還要笨!」

小柔誠惶誠恐地聽完父母的責罵,轉頭對咚咚說:「對不起,既然我爸媽反對,我就不能幫妳忙了。不過我想路董父子會很樂意收留妳的,妳就搬去山莊住吧。」

游醫生和他老婆一聽,要是讓這丫頭住進山莊跟路浩嵐朝夕相處,自己女兒不是更加沒戲唱了嗎?他們兩老還巴望著讓女兒嫁入豪門孝敬他們呢。況且,萬一這姓丁的狐狸精日後真的成了路家的少奶奶,回頭找他們家算今晚的帳,那也不太妙。

「算了算了,妳就留下來吧。我可不想給人說我冷血,讓個小女孩露宿街頭。」

游太太也附和,「妳要是有點良心,就趕快退出把路少爺還給小柔!我們家小柔這麼漂亮又有氣質,還有誰比她更有資格當路董的媳婦?」一回頭又罵起自己女兒,「妳給我趕快減肥!胖成這樣哪個男人敢要妳?」

挨完罵後,小柔再次展現驚人的才能,在那堆滿零食垃圾的房間地板上硬是清出一塊空位讓咚咚打地舖。

熄燈後,咚咚的眼睛仍然大睜著,沒有睡意。四周很靜,但她腦中嗡嗡作響,怎麼也停不下來。黑暗中傳來小柔的呼吸聲,她知道小柔也沒睡。

「妳讓我住進來,不怕被村長罵嗎?」

「不怕。他前兩天才吩咐我,有時間多留意妳的動靜,一有不對馬上通知他。」

「怎麼變這麼快?」

「大概是歌仔戲之神給他託夢吧。」

又沈默了幾分鐘,小柔說:「是妳勾引他的嗎?」

「誰?阿蘇?當然不是!我從來就沒喜歡過他。他要不是零兒的暗戀對象,我才懶得理他。」

「那妳有沒有做過什麼讓他誤會的舉動,或是對他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更沒有。都是他對我講些有的沒的,什麼要幫我寫歌之類的。我看他八成對每個女人都說過這種話。」

「一點也沒錯。這次的事件,真相就是,某人現在沒錢也沒時間去把山下的妹,只好從自己身邊最接近的女人下手。偏偏模範生小姐在他眼裏根本不算女人,所以就換成妳遭殃。只是這樣而已。妳沒有做錯什麼事,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咚咚沒作聲。可不是嗎?錯不在她。以往每次遇到挫折,她只要仔細思考一遍,一旦確認自己沒做錯事,她就可以很快釋懷。但是這次,連小柔都幫她掛保證了,她還是覺得心臟好像被水泥封住,每跳一下都是難以承受之重。

長久以來她一直告訴自己,不管看阿蘇多不順眼,她都要全力支持零兒的追愛行動,因為阿蘇是零兒的夢想。她也想過,萬一有一天夢想變成惡夢,她一定會陪在零兒邊幫她渡過,絕不讓她像當年的老媽一樣孤獨。

從來沒想到,有一天她自己會變成零兒的惡夢。

即使已經倒楣成這樣,她早上還是得跟阿蘇一起打掃羊舍。這回老王全程嚴密監控,絕對不允許再出一點差錯,也不准兩人開口說話,所以她可以理直氣壯不理會阿蘇。至於路浩嵐,正在家裏閉門思過。

打掃完正在收工具,阿蘇湊了過來。

「妳怎麼樣?昨晚睡哪裏?」

咚咚無視他的問題。「零兒怎麼樣了?」

「不知道,妳走後她就鎖在房裏不肯出來,哈將叫她也不理。」

「你就不會自己去叫她嗎?」

「何必呢?她想出來的時候自己就會出來。其實妳搬走也好,住在一個屋簷下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現在我們就可以有多一點空間相處了。」

「『我們』?」咚咚爆發了,「你聽好,沒有什麼『我們』。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打死我也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

讓她更生氣的是,這傢伙居然對她的怒火無動於衷。

「我知道妳為了顧慮零兒,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但是妳放心,我相信零兒總有一天會諒解我們的。」

「這種噁心的歌詞早就不流行了。」咚咚冷冷地說。

這下阿蘇的面子真的有些掛不住了。「這不是歌詞,是我的真心話。妳以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真的拿錯妳的行李嗎?錯了,我是故意的。因為我第一眼就被妳吸引,所以才想藉這種方法跟妳認識。」

咚咚一點也不相信。她那時又累又髒,還頂著剪壞的頭髮,醜得驚天地泣鬼神,阿蘇這種人絕不可能看上她。

「零兒為妳付出這麼多,你就沒想過要回報她嗎?」

「我自認對得起零兒,從來沒騙過她,也沒占過她便宜,不曉得妳要我回報什麼?」

意思就是零兒自己願意為他付出,是她活該倒楣了?

「想必你一定也跟她說過『我不是好男人,妳千萬不能愛上我』嘍?」

他一臉不解,「我跟她說這個幹嘛?」

由於太過生氣,腦筋停止運轉,咚咚只好憑本能行動:拿起鐵鏟重重砸在他腳上。他的慘叫聲又把羊群嚇得咩咩大叫。

「抱歉哦。」她說著就上班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