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租了這兩片 DVD,本以為是天差地遠的兩部片,看完後卻覺得兩者有一個相同的子題──瘋狂。

陰森林在各電影版都被罵得很慘,但我還是要說,雖然有點扯,但它真的沒有那麼難看,離「爛片」兩字很遙遠。基本上我可以理解村中長老的用意:為了脫離這個暴戾的世界,所以要另闢桃花源。但是我一直不太了解,為什麼村民會乖乖跟著走,還被唬得一楞一楞地。仔細回想一下才發現,村民幾乎個個都有程度不等的精神障礙。男主角一定要把話寫在紙上才能開口,女主角的姐姐常常亢奮過頭,姐夫有強迫症等等。

基本上,那個村子等於是個精神病院,所以長老很容易說服大家,這也是講得通的。他們為了逃避外界的瘋狂所以遺世獨立,乍看之下很自在逍遙又和平,然而這種和平卻是用恐怖禁忌把人困在深山裏得來的。而且到頭來還是發現,瘋狂無所不在。

奈沙馬蘭跟CLAMP一樣,喜歡讓人跌破眼鏡。最後的解釋雖然牽強,但都說得通,觀眾也只好摸摸鼻子承認被耍。最重要的是,我喜歡女主角,她演得真的不錯。

至於敢愛就來,我想這就不用我說了,瘋得一塌糊塗。男女主角之所以做這麼多接近變態的事,並不是為了毁掉自己跟他人的生活,只是對殘酷現實的小小反抗。男主角為了發洩喪母之痛、為了抗議父親對他的不了解;女主角則是為了排解身為窮苦移民所受的種種委屈,做一些驚世駭俗的事,人才會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卑微可憐。

不只是男女主角,我想每個人一開始會脫軌,大抵都不是為了破壞。也許是為了找刺激,也許只是想引人注意,總之都是為了填補心裏的空洞。這個世界對人的壓迫和限制,可以用男主角的一句話一言蔽之:「開著可以加速到200公里的車,卻永遠不能超過速限60。」真的是很無奈,讓人總想要掙脫。然而一旦誤入歧途,越陷越深,就沒辦法收拾了。朱利安跟蘇菲千不該萬不該,把不能賭的東西──感情拿去賭,最後終於把一切都賠上了。雖說他們兩個自認無怨無悔,但我忍不住懷疑:這樣真的就是幸福嗎?本來還可以更幸福的,不是嗎?

所以我想,在追求自由的同時,底限還是得抓牢一點,因為完全沒有限制只會導向滅亡而已。就像海上鋼琴師千九說的:「有限的鍵盤可以彈出無限的樂曲,但無限大的鍵盤我沒辦法去彈它。」學習跟現實的限制和平共處,大概也是一種藝術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