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堯露出尷尬的傻笑,「嗨蘇同學,真高興看到你……」


「給我閉嘴!」蘇謙達臉上的青筋在跳動,「你們兩個居然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對付我,我絕對不會再放過你們!」

又是一陣鏗鏘鏗鏘的聲音,盔甲和雕像從另一個岔路跑了出來,一撞見蘇謙達,立刻毫不留情動手攻擊。

這一來對蘇謙達有如火上加油,飛腳一踹,把巨大的盔甲踹倒,連帶著撞飛了後面一排雕像。蘇謙達衝向前去,徒手把這些殺人機器一個個拆成廢鐵。

綏堯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這蘇謙達這麼厲害!

穆德輕輕拉她,「快走啊!」

兩人正要趁亂逃走,冷不妨蘇謙達從頭上掠過,擋住去路。他手上拿著盔甲的武士刀,滿臉殺氣,顯然已經殺得眼紅了。

「我知道了,你們兩個都是敵人,對不對?我再也不會手下留情了,現在就收拾你們!」

綏堯瞪大了眼睛,這傢伙瘋了!

下一秒,蘇謙達已經像箭一樣衝過來,綏堯連眼睛都來不及眨,他手中的刀已經朝她砍下──

一片靜默。

綏堯以為自己死定了,一睜眼卻發現自己還完整無缺。蘇謙達的刀鋒就停在離她的額頭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卻遲遲沒有揮下來。

怎麼回事?她不懂。

蘇謙達滿臉通紅,他的手在抖,嘴唇也在抖。

也許是錯覺,但綏堯覺得他好像快要哭了。

奇怪,被追殺的人是她,該哭的人也是她才對。

「啊啊啊!」

蘇謙達忽然大吼一聲,揮刀砍向旁邊的石壁,刀子立刻斷成兩截。

「我受不了了啊!」

他一拳又一拳地打在牆壁上,顯得非常痛苦。

綏堯一頭霧水。這人到底怎麼搞的?先是兇巴巴要殺人,現在又大吼大叫,好像受了什麼委屈一樣。

「呃,你的手,流血了……」

蘇謙達回頭冷冷地瞪她,「不關你事,快點滾!」

綏堯不禁火氣上湧,「喂,你兇什麼兇啊?你拿刀砍曾家的少爺,不覺得很失禮嗎?就算你是蘇家的繼承人也不能……」

「好好好,我錯了,對不起。拜託你快滾好不好?」

綏堯更疑惑了。「對不起」這麼美麗的字句,怎麼會從蘇謙達口中說出來?

穆德拉她衣服,「好了,我們快走……」

這時,遠處傳來袁一京的聲音。

「謙達,你在哪裏?抓到人了嗎?」

綏堯倒抽一口冷氣,不好了!

蘇謙達朝聲音的方向大聲回答:「沒有,我給機關絆住了。他們兩個不曉得跑去哪裏了,我馬上去追。」

他回頭朝兩人低聲說:「快走!」

綏堯和穆德立刻拔腿跑開。忽然腳下一沈,地面陷了下去,兩人還沒反應過來,一股噴泉從地底噴出,把他們衝上了高空。

「啊──!」

本以為會一頭撞上地道頂端變成肉餅,誰知兩人一路往上毫無阻礙,隨即眼前大亮,刺得綏堯睜不開眼睛。

噴泉噴到一個高度就忽然縮了回去,把綏堯跟穆德重重摔下,掉進一個水池,成了落湯雞。

「痛痛痛……」

綏堯一面咳嗽一面爬起,這才發現水池位在一個明亮的房間裏。最裏面的牆上掛著一個男人的畫像,畫像前是一座石棺,石棺上有人形浮雕,還有一個牌位寫著「吳公盛經千古」。

這裏是靈堂裏面。

而在水池旁邊,有兩個人正目瞪口呆地看著從地底噴出來的綏堯和穆德。一個是校長,另一個是染著金色長髮的嬌媚女郎。兩人都穿著緊身運動服,不過美女的曲線玲瓏精巧,校長就很像一堆蹄膀肉掛在一起。

地上鋪著大片的軟墊,旁邊有一台錄音機播放著緩慢輕柔的音樂。他們正在──練瑜珈。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