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圓形劇場。

舞台正中央,七個蒙面黑衣人坐在高高的席位上,氣氛非常凝重。

七星平常很少聚會,都靠信使傳遞消息,只有在情況嚴重的時候,才會集會討論。

這次討論的主題,就是站在下方等著被修理的人:頻頻出錯的蘇謙達。站在他旁邊的人,就是訓導主任袁一京,他的另一個身分是信使。

坐在正中央的黑衣人開口了,從他的聲音可以知道他是鄭四喜。

「謙達,你真的完全查不到證據嗎?」

蘇謙達的表情非常沈重,他從小嬌生慣養,事事順心,現在卻有天大的麻煩壓在肩頭,實在不是普通的頭痛。

即使這樣,該承擔的事還是非面對不可。他下定了決心。

「老師,我真的覺得曾綏堯跟墨骨城入侵的事沒有關係,穆德應該也是。他們兩個只是一時無聊才闖進墓園,並沒有什麼陰謀……」

鄭四喜打斷他,「曾綏堯跟穆德原本都是全校最守規矩的學生,現在忽然兩個人一起約好,卯起來犯校規,你覺得很正常嗎?先是夜闖天文台,然後是墓園……」

蘇謙達衝口說出,「天文台不是他們兩個!」

話一出口他立刻後悔了,真是笨蛋!

「那麼是誰?」鄭四喜說:「當初你扯下入侵者的大衣,有沒有看清楚他的臉?」

蘇謙達心虛地垂下眼,「沒有,煙霧太濃了。」

沒有人相信他。

旁邊的袁一京催促他,「謙達,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快點說,不准隱瞞!」

「……」

蘇謙達握緊拳頭。打死他也不會告訴他們,夜闖天文台的人是曾綏堯的妹妹,美麗的黃衣姑娘。

就為了那個女孩,他甘願放過他的宿敵曾綏堯,即便他真的是敵人。

七星一旦抓到墨骨城的人,不是殺無赦就是送去做生物實驗,這種事絕不能發生在曾家兄妹身上。

「我什麼都沒看到!」

袁一京不死心,繼續勸他。

「謙達,你袒護他們是沒用的。那天他們離開墓園的時候,結界的警鈴響了。可惜他們溜得太快,沒有及時抓到。所以他們兩個至少有一個是墨骨城的人,要是你幫他們說話,你就會被視為叛徒處置。」

蘇謙達不服氣,「如果真是這樣,應該全校的結界都會有反應,什麼只有墓園的結界有動靜,而且只有一下下?墨骨城的人碰到結界不是會嚴重燒傷嗎?這幾天那兩人身上什麼都沒有啊。」

「墨骨城的藥物跟各式武器相當有名,搞不好是他們做出可以壓制魔力的東西,騙過了結界,我們不能放鬆戒心。」

「拜託,他們兩個都是名門世家的小孩,怎麼可能會是墨骨城的人?你要查清楚啊。」

袁一京嚴肅地說:「我當然有查。我去了他們兩家做家庭訪問,穆家沒什麼問題,但是我參觀曾綏堯房間的時候,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差點把我推出房外。」

鄭四喜問:「是墨骨城的『氣』嗎?」

「麻煩就在這裏。那股氣有點像墨骨城,又有點像……我們這邊的氣……」

在場所有的人都很驚訝,紛紛交頭接耳。

「怎麼可能!不是我們這邊就是他們那邊,怎麼會兩者兼有?幾百年來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啊。」

袁一京說:「最麻煩的是,曾綏堯本人身上卻一點『氣』都沒有,感覺就像個平凡的學生。」

被這個不可思議的現象震懾,眾人陷入沈默。

最後鄭四喜說話了。

「袁主任,調查曾綏堯真實身份的工作就交給你,務必查個水落石出。還有你,」

他嚴厲地瞪著蘇謙達。

「謙達,你的資質很好,我對你期望很高。但是你真的想加入七星嗎?」

蘇謙達抬起低垂的頭,高聲說:「當然想!」

比起成為超凡貴公子為父親雪恥,加入七星更是他最大的心願。

「好,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監視曾綏堯,他有任何異常狀況都要向我報告。如果你又出錯,就會被馬上除名。」

他眼中閃出陰森的綠光,「到時我就必須把你的記憶洗掉,要是不小心把你洗成白痴,可千萬別怪我。」

「是。」

在袁一京關切的注視下,蘇謙達再次接下重任。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