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房間裏,除了一張桌子,沒有其他家具。
 
四個人一臉嚴肅地圍在桌旁。
 
說是四個「人」有點不太恰當,因為他們的長相完全不像一般人類。
 
第一個人身高只有一般人的一半,全身綠衣,頭髮跟皮膚都是綠色。
 
第二個人穿著藍衣,頭髮自然也是藍色,皮膚是比較淺的藍色。
 
第三個人一身紅衣,火紅的頭髮,紅褐的膚色。
 
照這個規則,第四個人自然從頭到腳全是白色,但是他跟其他三人有點不同。
 
他身上有種極為冷冽,難以親近的氣質。彷彿任何人只要看他一眼,就會被當場凍僵。

所以其他三個人都跟他保持著微妙的距離。

他們四個都盯著桌上的筆電,準備聆聽主人的指示。

「波」的一聲,筆電螢幕亮起,出現了一張端正冷淡的臉孔。這人就是他們的主人,墨骨城的少主。

學校有強力的結界,他們只能這樣跟少主通話。

「少主!您還好吧?春丹好擔心啊!」綠人,也就是墨骨城的祭司春丹,搶著向主人表示關懷。

少主並不領情。「在封印解開之前,我永遠都不會好。」

「是……」春丹縮回去了。

藍人夏丹,心理作戰部長,看到春丹碰釘子,嗤笑一聲,連忙向少主邀功。

「報告少主,之前學校的訓導主任來做家庭訪問想挖您的底,我用我的催眠術搞定了。」

「這本來就是你的工作吧?」

夏丹也碰了一鼻子灰。

少主凌厲的視線轉向紅人。

「秋丹你說,那支手電筒是怎麼搞的?用一半還得投錢?」

武器研發部長秋丹囁嚅地說:「報告少主,手電筒是用錢蛙來發電,一定要定時餵銅板,不然錢蛙會餓死。」

「所以我在地道裏被追殺,還得一面找銅板?這就是墨骨城武器研發部的水準嗎?」

秋丹低下頭,不敢說話。

「冬丹你不要以為你沒事。」少主的矛頭轉向白衣人。「你居然給我次級的藥,害我被結界燒傷!」

藥物研發部長冬丹仍舊面無表情,毫無愧疚。

「我早就告訴過你,在遭遇生命危險的時候,藥丸會提早失效以便恢復戰鬥能力。你自己要跑去那麼危險的地方,當然不能怪我。」

春、夏、秋三個人齊聲大罵。

「無禮!」

「冬丹,你居然這樣跟少主說話!」

「快點賠罪!」

冬丹連眉頭都沒動一下,只是淡淡地說:「吵死了,你們冷靜一下吧。」

話一說完,其他三人立刻安靜了下來,因為他們全被凍成了如假包換的冰棒。

少主看到這一幕,並沒有生氣,只是輕哼一聲。

雖然同樣是墨骨城的一等貴族,冬丹跟其他三個人的價值是完全不同的,這點他比誰都清楚,所以他可以忍受冬丹對他的無禮。

不只是忍受,是已經打從心裏習慣了。

「不過也託了藥丸失效的福,我找到封印確切的位置了。之前的情報有誤,不在靈堂裏,在門口那個詭異的雕像底下。」

「既然這樣,你那個預言之子怎麼沒有順便把封印打破?」

少主平靜無波的臉,第一次露出了苦惱的表情。

「我也不太清楚,總覺得他的能力還沒有真正覺醒,而且他的決心也不是很堅強,還是有點猶豫不決。」

「要不要叫夏丹給他催眠一下?」

少主搖頭,「不行,預言之子厲害的地方,就在於他不屬於光明和黑暗任何一邊,體內有黑暗的部分也有光明的部分。催眠會影響他體內的光明,到時候反而無法解開封印。」

「所以必須要他打從心裏向著我們才行。」

「沒錯。」

「好吧,那就靠你自己的魅力去說服他了。不過如果要讓他的能力覺醒,我倒可以幫忙。」

冬丹拿出一個藥瓶。

「這是我的新發明『千心丸』,無色無味,只要一顆就可以讓人的腦部活動增強,激發他隱藏的潛力。我給你三顆,以防萬一。不過要小心,有副作用,男人吃下去會變得相當好鬥,攻擊性很強,你得看著他。還有,最好讓他在不知情的狀況吃下去,效果比較好。」

「知道了。」少主又想到一件事,「要是女人吃了會怎麼樣?」
 
「這個藥是針對預言之子做的,你沒事幹嘛拿給女人吃?」
 
「也對。今天就散會吧。」
 
這時,春夏秋三個人終於解凍。
 
「少主,春丹隨時為您效勞!」
 
「少主,請吩咐!」
 
「少主,我想到新武器的靈感了!」
 
然而少主已經斷線了。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