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午餐時間,綏堯對著豐盛的午餐,食不下嚥。

穆德的告白真的讓她嚇到了。

──其實我不是人類,是墨骨城的神族。那本《盛經紀事》其實是我們城裏的預言書。我假冒穆家的孫子混進學校,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預言之子,請他為我們解救女神。

說的也是,打從一開始,穆德對於女神之謎就熱心得很奇怪,她早該想到的。

但是,念到一間惡魔學校已經很慘了,沒想到連唯一的盟友都不是普通人,這叫她情何以堪?

──你拿到的怪紙條是我寫的,我跟我朋友想約你到天文台那邊談一談,沒想到遇到鄭四喜和蘇謙達,我朋友就這麼犧牲了……

還差點害她被開除!

──對不起,我騙了你。本來只想默默待在你旁邊協助你解開封印,沒想到身分會洩漏。

她最討厭人家騙她了!

──希望你趕快明白自己的立場。現在七星已經對你起疑,除了解救女神,你已經沒有退路了。

綏堯想到這裏就火大。要不是他搞這些飛機,她怎麼會弄到這種沒退路的下場?氣死人了!

話說回來,如果不是穆德,她也不會發現自己進了一所惡魔學校。

而且……

她不由自主地摸摸嘴唇,隱約還可以感受到穆德唇上的溫度。

綏堯滿臉通紅。那可是她的初吻呢!

這時,穆德端著盤子在她旁邊坐下。綏堯有點高興,又有點不甘心。

「位子那麼多,幹嘛坐這裏?」

穆德仍是一臉從容,「為了保護你免於惡魔追殺,我得一直跟著你,就請你委屈一下吧。」

綏堯白他一眼,卻發現自己心裏其實一點也不委屈。

這時,真正討厭的事發生了:蘇謙達帶著兩個跟班擠過來。

「兩位,我們坐同一桌吧。」

綏堯狠狠瞪他。

雖然蘇謙達也是惡魔的同夥,不知道為什麼,綏堯並不怕他。相反的,自從墓園事件之後,一看到蘇謙達就覺得有點難過。

蘇謙達應該不是真正的惡魔吧?雖然他拿刀要砍她,卻又放她一馬。而且還那麼難過地大吼大叫。

他到底有什麼苦衷呢?

直到現在,蘇謙達表面上跟平常一樣囂張狂妄,眼中卻一直帶著一股憂傷,讓她非常不忍。

問題是,再怎麼樣也不該打擾她跟穆德的雙人午餐啊!

「你們幹嘛一定要來這邊?很擠耶。」

「嘿,本少爺跟你同桌吃飯是你的榮幸耶,你還囉嗦什麼?」

「大哥說的是!」兩個跟班頻頻點頭。

綏堯深深覺得自己不該同情蘇謙達。

穆德說:「坐同桌是無所謂,只要蘇大少爺不要忽然拿刀出來亂揮就行了。」

「喂,我才出一次差錯你就要一直翻舊帳啊?那上次你在蛋糕裏下藥的帳要怎麼算?」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

蘇謙達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只好氣鼓鼓地低頭用餐。

要他監視曾綏堯,實在是很困難的任務。光是要他整天盯著那張酷似黃衣姑娘的臉,就讓他非常痛苦,再想到他們兄妹可能都是他的敵人,更讓他吃不下飯。

不過他已經下定決心認真執行任務。只要緊跟著曾綏堯,早晚可以見到黃衣姑娘,到時再好好勸她……

穆德說:「啊,不小心拿了核桃麵包,我不吃核桃的。曾綏堯你幫我吃吧。」

綏堯聽到穆德送她麵包,開心地伸手去接,誰知麵包被蘇謙達中途攔截。
 
「給我吧,我最愛吃核桃了。」
 
他以為穆德在麵包裏塞了什麼密函要給綏堯,迫不及待地把麵包撕開,誰知裏面什麼都沒有。
他只好非常不爽地把麵包塞進嘴裏。
 
綏堯沒吃到穆德給她的愛情〈?〉麵包,更加不爽,低聲抱怨著:「沒事搶人家的東西,你是餓了幾天啊?」
 
穆德的臉色也沈了下來,他在麵包裏夾的東西就這麼浪費掉了。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