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起來說:「我要去拿飲料。曾綏堯你要什麼?」

「蕃茄汁,謝謝。」

綏堯看著穆德離去的背影,感動得眼眶發紅:他真的好體貼哦!

旁邊的蘇謙達越看越胡塗,「真衰小你是怎麼了?為什麼每次跟穆德說話,聲音都變得好噁心?」

綏堯白他一眼,「什麼噁心,這叫溫柔,溫柔!」

「兩個大男人沒事溫柔什麼?神經!」

蘇謙達不客氣地批評著,沒注意到旁邊兩個跟班的表情很不自在。

綏堯非常不耐煩,「就因為是大男人才更要溫柔。蘇謙達我看你最好也學著點,否則小心將來沒有女人要你!」

「是嗎……」

蘇謙達忽然沈默了下來,讓兩個跟班非常疑惑。綏堯沒有注意到他的異狀,因為穆德已經拿著兩杯果汁回來了。

綏堯接過蕃茄汁,用讓蘇謙達雞皮疙瘩掉滿地的聲音說:「謝謝!」

沒想到她只喝了一口蕃茄汁就臉色大變,摀住了嘴。

「這蕃茄汁不新鮮!」

「不會吧,這裏的果汁向來是現榨的,裏面絕對沒加東西。」

「這蕃茄採下來已經超過一個小時了!我不能喝落地超過一個小時的蕃茄汁,否則就會……」

她站起身,飛快衝進洗手間。

蘇謙達不屑地說:「怎麼這麼嬌貴?一點都不像男人!」

穆德的心情變得更差,特別加料的果汁也浪費了。

「是哦?那每次一照鏡子就是二十分鐘的人就很像男人嘍?」

「喂,注意儀容是一種禮貌懂不懂?是說你跟真衰小感情還真好啊,兩個人輪流嗆我!」

兩個跟班的表情更不自在了。

「大哥,我們還是換一桌吧。這裏不太方便。」

「為什麼不方便?」

「反正我們先換桌就是啦!」

「到底為什麼啊?」

蘇謙達一頭霧水地被兩人拉走之後,綏堯才臉色蒼白地走回來。

「還好吧?」穆德說:「我有帶胃藥,你吃一顆吧?」

「好。」

看著綏堯把藥丸配著白開水咕嘟喝下肚,穆德鬆了一口氣。

「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好多啦。」綏堯對他嫣然一笑,「謝謝。」

很好,穆德心想,現在就等藥丸生效……

綏堯的臉忽然又板了起來。

「雖然這樣,你騙我的事情還是不能抵銷。就是因為你把我拖下水,我才會這麼慘,連家都回不去。我非常非常地生氣!」

「……」

綏堯深吸一口氣,說出了她的決定。

「就像你說的,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所以我一定會幫你們救出女神。但是請你負起責任,一定要留在我身邊好好保護我,知道嗎?」

「沒問題。」

綏堯開心地笑了。

要是可以揭穿超凡中學的真面目,爸爸的超凡貴公子夢應該也可以醒了吧?從此爸爸一定會對她刮目相看,還會加倍疼愛她,彌補這陣子對她的誤會。真是一舉三得啊!

最重要的是,穆德答應對她負責任……


從餐廳到教室之間相隔很遠,必須搭船過去。

綏堯和穆德搭的這艘小船上,除了操槳手以外還坐了六個人,蘇謙達跟兩個跟班也在其中。

蘇謙達的模樣很奇怪,比平常更奇怪。

「我最帥,我最猛,我是世界第一天才,黃衣姑娘快到我身邊來──」

他不但大聲唱歌,還用力拍手伴奏,不時打到旁邊的人。   

穆德嘖了一聲,知道大事不妙。蘇謙達吃了他的加料麵包,副作用出來了。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