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鈴聲響起,一年優班的學生們頭昏眼花地走出生物實驗室,每個人的臉色都很憔悴。
真是惡夢一場。

 
生物課解剖青蛙,一群富家公子看到那滑溜溜的青蛙,已經覺得有點噁心了,再想到血淋淋的解剖更是不舒服,所有人都盡量避免動刀。蘇謙達卻完全不一樣,一見到血,他完全進入亢奮狀態。

「哇,血!好多血!太棒了,哇哈哈哈哈哈!」

結果他不但搶著幫其他組解剖,還想把旁邊籠子裏養的毒蟲也抓出來解剖,搞得整間教室裏蜘蛛毒蛇到處亂爬。全班同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所有動物歸位。而蘇謙達被生物老師拎到訓導處去了。

綏堯走在穆德旁邊,臉色很蒼白,好像快吐出來了。

「你還好吧?」穆德問。

綏堯搖頭,「這蘇謙達到底怎麼搞的,越來越噁心。而且好殘忍哦,看到血居然會笑!」

穆德也覺得很不舒服,但是理由不同。

綏堯居然說蘇謙達「殘忍」?她也吃了藥丸,不是應該跟蘇謙達一樣,一見血就興奮嗎?

這時他注意到,綏堯整個人貼到他身上。

事情越來越奇怪了。

「你為什麼要靠這麼近?」

他萬萬沒想到,一聽到這句話,綏堯的大眼睛立刻積滿了淚水,長長的睫毛也浸溼了。

「你……你討厭我嗎?」

穆德莫名其妙,「我哪有這麼說?」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靠近你?」

「我是說,沒必要貼這麼近吧?」

綏堯覺得胸口很痛,好像心臟快要停掉一樣。

「反正你就是討厭我嘛,不然為什麼會想跟我保持距離吧?」

「我……」穆德無言以對,「好,當我沒說。你愛貼多近就貼多近,可以嗎?」

他一轉身,綏堯就急著問:「你要去哪裏?」

「去洗手間。」

「我也要去。」

「你去就去,麻煩不要抓著我袖子好嗎?」

「嗚……」

「……你盡管抓吧,反正袖子很長。」

綏堯之所以能夠在男校待這麼久還沒被抓包,最重要的理由就是這裏的男廁有隔間。

這種設備對女扮男裝的學生非常方便,對必須偷偷跟部下通信的墨骨城少主也很方便。

穆德進入隔間把門關上,開始用手機傳簡訊給冬丹。為了避免觸動結界暴露身分,他不能用心電感應傳話給冬丹,實在很麻煩。

才剛輸入「藥效有問題」,綏堯就在外面敲門了。

「穆德,我好了,你好了嗎?」

「等一下,我才剛進來。」

他送出簡訊,過了幾秒冬丹的回信就來了:「怎麼了?」

「他變得很奇──」還來不及輸入「怪」,綏堯又敲門了。

「穆德,你怎麼還沒好?」

穆德的血壓有點上升,「你犯不著一直催吧?」

他繼續打簡訊,打了沒兩個字敲門聲又響起了。

「穆德──」

「你到底在急什麼?」穆德向來冷靜,這回卻覺得額上的血管在跳動。

「我是怕你身體不舒服嘛。你拉肚子嗎?要不要我幫你拿藥?」

「不用了,我馬上出來。」

一打開門他就一驚,綏堯就站在離他不到五公分的地方,朝他露出可愛的笑容。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