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嗨……」才幾分鐘沒見,有必要這麼熱情招呼嗎?

「你好嗎?」

「……還活著。」

綏堯興高采烈地拉住他袖子,「那我們出去吧!」

其實她也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她不是個愛黏人的女孩,也不算特別愛哭。但她現在只要一分鐘看不到穆德,就覺得全身好像上下有針在扎,非常不舒服。而且一旦穆德講話口氣稍微冷淡一點,她就心如刀割,淚水馬上湧出來。

總之她現在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緊緊地跟著穆德,不讓他離開自己視線。

這大概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走到走廊轉角,又有一個身影跳出來擋住他們去路。

「嗨,穆德。我等你等好久哦。」居然是何道玫。

短短幾個小時不見,他們班導師變了個人。頭髮上過捲子做成可愛的波浪,臉上化了嫵媚的妝,原本保守的洋裝變成緊身T恤配牛仔褲,T恤的領口很低,微微露出雪白豐滿的胸口。

這副打扮雖然迷人,對穆德卻沒有任何影響,倒是把綏堯氣得半死。她氣鼓鼓地搶上去,擋在何道玫和穆德中間。

「老師,您還好吧?還在為男朋友哭泣嗎?」

「我好得很呢。什麼男朋友,我早忘了。」

何道玫笑得非常曖昧,當然是對穆德一個人笑。

「穆德,我想讓全班同學演一齣短劇來增加文學素養,所以要拜託你幫忙寫劇本了。」

「……好。我這兩天就動筆。」

「別這麼急嘛,總要做些準備工作。今天晚上八點到我研究室來,我們討論一下。」

綏堯真想給她一拳,「老師,今天不行,我跟穆德晚上有事要做……」

何道玫把她推開,伸手拍掉穆德肩上的落髮,「那就今晚見嘍。」

「知道了。」

穆德看她走開,輕輕搖頭。算了,只是一點小麻煩,很容易解決的。

忽然他被綏堯狠狠搥了一拳,不過他是金剛不壞之身,綏堯的拳頭對他來說不痛不癢,反而她自己的手痛得半死。

「哎喲,好痛!你怎麼皮這麼硬?」

「你幹嘛打我?」

「因為你是白痴!」綏堯的眼中再度蓄滿淚水,「為什麼要答應她?」

「那是老師的命令,我哪能拒絕?」

「那個女人根本就是想勾引你,這是性騷擾耶!」

「沒這回事,你想太多了。」至少他一點也沒有被勾到的感覺。

「怎麼會沒有?你沒看她打扮成那樣?還穿那種衣服!」綏堯咬牙切齒地說:「也不想想自己是個老女人,還穿成那樣,真噁心!」

「她也不算太老吧?才二十六歲。」

對剛滿一百歲的墨骨城少主來說,二十六歲的確不算老。

綏堯聽到這話,火山當場爆發。她狠狠推了穆德一把,當然推不動,反而自己摔倒在地上。她氣得滿臉通紅。

「你,你居然推我!」

「是你推我吧?」穆德非常冷靜地指出她的語病。

綏堯跳了起來,眼淚成串滑下臉頰。

「好,我知道了,你就去跟那個女人搞在一起吧!我最討厭你!」轉身飛也似地跑掉了。

穆德心想,看來冬丹的藥畢竟還是有效,曾綏堯的攻擊性越來越強了。

只是……

為什麼專門攻擊他啊?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