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一京來到診療室,只見蘇謙達正躺在診療椅上,目光矇矓地盯著頭上的日光燈,嘴裏快樂地哼著歌。他看見袁一京,露出可愛的笑容。


「嗨,老袁,你來看我啦?我好──高興哦!嘎嘎嗚啦啦……」

袁一京的下巴差點掉下來。

「謙……謙達,你怎麼了?」

「他中毒了。」

屋裏的另一個人回答他。她是校醫吳蜜伊,長得高頭大馬,還剃個小平頭,與其說是醫生更像女拳擊手。

「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非常衝動又暴躁。中午已經在運河上大鬧一場了,下午又差點把生物實驗室拆掉。生物老師本來想把他直接拖去找你,看他情況嚴重就先帶來我這裏。」

衝動?暴躁?

袁一京看著診療椅上,像個小女孩咯咯傻笑的蘇謙達,疑惑地問:「可是他現在這樣……」

「哦,因為他看起來就是一副男性荷爾蒙過多的樣子,所以我就給他注射女性荷爾蒙中和一下。可能是不小心劑量用太多,發生副作用了。」

「怎麼這麼亂來啊!」

吳蜜伊輕鬆愉快地說:「放心啦,這小子命硬得很,沒那麼容易死的。應該明天就恢復正常了。」  

「對呀對呀,」蘇謙達笑的時候還不忘用蓮花指摀嘴,「人家最棒了。」

你最笨才對吧?袁一京實在很想從他頭上巴下去。

「對了。」吳蜜伊拿起一個裝滿血液的試管,「為了確定他中的是什麼毒,我抽了他的血液樣本,正要找人幫我送去生物研究所分析。」

「我去吧。我正好有事要去研究所。」

他走出診療室,只聽到背後蘇謙達悲切的哭喊:「老袁──不要走──我好寂寞哦!」


生物研究所是學校裏最不起眼的建築,像一座四四方方的水泥塊,但是它的內部可不簡單。研究所裏有各種超級先進的設備,專供各地網羅來的菁英科學家進行各種研究,一般的學生沒有特別許可是不能進來的。

袁一京把蘇謙達的血液樣本交給研究員以後,就來到研究所的垃圾處理場。他要找的人果然在這裏。

「哈囉!」

他愉快地打招呼,但是對方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顧專注地操作機器,把研究所製造出來的有毒廢料銷毁。

「你也太冷淡了吧,難得見一次面的說。」

「少廢話,有事快講!」

袁一京輕歎一聲,直接進入主題。

「對最近的狀況,你有什麼想法?」

「幹嘛問我?打探消息本來就是信使的責任吧?」

「所以我才來向你打聽啊,你知道的事總是比別人多。」袁一京的聲音非常溫柔,「幫個忙吧,這是為了七星的未來啊。」

「少來,你是擔心蘇謙達被洗腦成白痴吧?他已經夠白痴了,再洗也不會糟到哪去。」

袁一京嚴肅地說:「你錯了。謙達命中註定要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他不該受到這種待遇。」

「成為我們的一份子有什麼好?我就一點也不希罕。」

「怎麼這樣說,我可是為了……」

為了你才加入的。

袁一京吞回下半句話,苦笑著。

「這樣吧,你只要給我一點提示,我就不再來煩你,怎麼樣?」

對方沈默了一下,說:「去找祭司吧,墨骨城的祭司有穿越時空預知未來的能力,他們應該會知道更多事情。」

「我怎麼可能跑進墨骨城去抓祭司?」

「少蠢了。無論是黑暗生物或神聖生物,都會有管不住下半身的時候。所以難免會有人跑來人間界做小孩……」

「對哦!我只要找到有祭司血統的人類就行了?」

「知道了就快滾!」

袁一京苦笑,臨走前忍不住回頭又看了一眼,但是對方沒有發現。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