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後,穆德在自己房裏用視訊跟冬丹通話。

綏堯從下午開始就不肯再跟他說話了,讓他耳根清靜不少。

「你說藥效變得很奇怪?」

雖然是用螢幕交談,穆德仍然可以感覺到冬丹身上那股寒氣。

冬丹有黑色的眉毛和藍得接近透明的眸子,身上的其他部分全是一片雪白,他的臉就像雕像一樣,精緻端正又毫無表情。他話不多,一開口就能讓人血液凍結。不管是多麼兇狠的妖魔鬼怪,一旦被他的視線掃到,都會嚇得直抖。

「應該不是藥的關係,至少蘇謙達吃了很有效。」穆德說:「我想曾綏堯大概是特殊體質吧。」

冬丹搖頭,「不可能。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抵抗千心丸的藥效。」

「也不是完全無效,曾綏堯的確變得很容易生氣,只是他生氣的樣子很奇怪。不是發飆,更像在生悶氣。話說回來,他個性本來就很奇怪。偏偏他是預言之子,只好忍耐了。」

冬丹冰藍的眼睛靜靜地望著他,許久才說了一句,「你好像很累。」

穆德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冬丹是在關心他嗎?他認識冬丹一百年了,這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說出這種話。

平常冬丹根本不管別人的死活,即使是至高無上的墨骨城少主穆德,冬丹也從不會跟他談論工作以外的事情,更不會過問他的狀況。

不過他決定不要多想。

「不會。只是人類比我想像的稍微複雜一點,要多花點功夫罷了,待會還得去應付一個囉嗦的女老師。」

「想辦法拿曾綏堯的血給我,我查一查。」

穆德關上電腦,前往何道玫的研究室。


「嗨,穆德,請進。」

何道玫打扮得比下午更加妖嬌美豔,身上披著薄紗外衣,胸部若隱若現,長髮撥到一邊,露出雪白的脖子和肩膀,身上還噴了香水。

看著她的裝扮,穆德只有一個想法:一天換那麼多次衣服不累嗎?

何道玫正要關上門,忽然一個小小的身影硬是從門縫擠了進來。

「對不起,我遲到了!」正是綏堯。

何道玫的臉有點扭曲,「曾綏堯?你來幹什麼?」

「哦,我是小老師助理,當然要來。」

生了一個下午的悶氣之後,綏堯下定決心要奮戰到底,絕對不把穆德讓給這個老女人!

「小老師助理?哪有這種東西?」

綏堯一手搭在穆德肩上,朝著何道玫甜笑。

「是穆德任命我的。因為他文學素養不太好,需要我的協助。」說著不忘兇狠地瞪著穆德:敢否認就要他好看!

穆德聳肩,「對啊,多一個人做事比較方便。」

何道玫氣得想破口大罵,又怕破壞她的美貌,只得努力擠出笑容。

「說的也是,歡迎你來幫忙。」

兩位女性面帶笑容地互瞪,卻恨不得用視線刺穿對方。穆德覺得氣溫忽然升高,差點以為房間裏有火魔躲著。

這個晚上可累了。


在往宿舍的路上──

綏堯很得意。

整個晚上,何道玫不斷向穆德拋媚眼示好,卻每次都被她打斷話題。只要何道玫的身體往穆德貼近一點,她就一定會硬擠到兩人中間。

最後她以「門禁時間到了」為由,硬把穆德拖出研究室。

看到何道玫又氣又恨的表情,心裏真是痛快。

笑死人了,那個老女人哪裏是青春少女的對手!
 
穆德有點納悶,這小子到底是怎麼了,先是莫名其妙氣一個下午,現在又無緣無故開心地蹦蹦跳跳?
 
總之,先拿到他的血再說。
 
他伸手到口袋裏摸出他的吸血刺針,在綏堯手臂上輕輕戳了一下,她甚至沒發覺被吸血。
 
綏堯忽然一轉身擋在他面前,穆德連忙把刺針收回口袋,差點戳到自己。
 
「其實我有個寫劇本的好點子耶。一個孝順的女兒為了完成爸爸的夢想,不得不女扮男裝進入男校讀書,雖然遇到了很多辛苦的遭遇,她都靠著勇氣和智慧度過難關。後來她愛上了她的同學,那個男生一直以為他們只是好哥們,後來發現她是女孩,才知道原來他早就喜歡上她了……」
 
「這故事太假了。」穆德面無表情地說:「女生念男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馬上就會被拆穿了。那個男生一定是笨到比阿米巴原蟲還不如,才會看不出她是女孩。」
 
綏堯只覺一股氣堵在胸口:那個比阿米巴原蟲還不如的笨蛋就是你啦!
 
「如果我告訴你,學校裏真的有女扮男裝的學生,你會怎麼說?」
 
「不可能吧?蘇謙達雖然很愛漂亮,但是他絕對不是女生。你想太多了。」
 
「誰在說蘇謙達?我是說……」
 
穆德打斷她,「鐘樓在那邊。」
 
他指向不遠處的一棟建築。
 
「所以呢?」綏堯很不高興。
 
「鐘樓也有封印,我們去看看吧。」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