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今年以來最寒冷的早晨,但是獨坐在玫瑰花園裏的何道玫心情卻熱呼呼的。

昨晚雖然被可惡的曾綏堯破壞她跟穆德的浪漫之夜,但她可不會認輸。

兩人離開後,她立刻在穆德的手機裏留言,要求他一個晚上之內把劇本大綱寫出來,一大早拿來玫瑰花園交給她。然後她就可以在這全校最浪漫的地方跟穆德獨處,還可以約他一起吃早餐,然後……

「老師。」

何道玫興奮地回頭,「穆德……」

然而站在那裏的卻是板著臭臉的曾綏堯。

「怎麼是你啊?」

「我來代替穆德告訴老師,他昨天晚上很忙,沒辦法準時交大綱,請您見諒。」

「他為什麼不自己來告訴我?」何道玫很不滿。

「這種事讓助理來就行了。」

其實是她強力要求穆德讓她代替他來的。

哪有老師叫學生大清早到玫瑰花園交作業?開什麼玩笑!

何道玫氣壞了,「曾綏堯你給我收斂一點,對師長不敬的後果會很嚴重的!」

「我也要請老師檢點一點,對學生出手的下場會很慘……」

綏堯忽然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到何道玫身後的玫瑰花叢裏,伏著一個很眼熟的形體。

「曾綏堯!我在跟你講話,你看哪裏……」

何道玫一回頭,正好和那三顆巨大的頭,血紅噴火的眼,還有閃閃發光的利齒打了照面。
她放聲尖叫。


在醫務室待了一晚之後,蘇謙達終於在早餐時間,神清氣爽地出現在宿舍餐廳裏。跟班一號和二號熱烈歡迎他。

「大哥,你終於回來了!我們好擔心。」

蘇謙達像往常一樣,大搖大擺地在餐桌旁坐下。

「不用擔心啦,只不過小小的食物中毒,難不倒我的。」

「食物中毒?你吃了什麼東西,怎麼會中毒呢?」

「我也想不透。如果是真衰小那個笨蛋,還有可能亂撿東西吃。可是我這個人啊,向來最講究飲食衛生,絕對不吃自己盤子以外的東西……啊!」他驚覺,「昨天中午我吃了穆德的麵包!一定是那個傢伙下毒害我!」

「對哦,他以前也在蛋糕裏下藥。」跟班一號頻頻點頭。

「可是,」跟班二號眼角偷瞄坐在別桌的綏堯和穆德,小聲地說:「穆德本來不是要把那個麵包給曾綏堯吃嗎?難道他也想對曾綏堯下毒?」

蘇謙達用力拍桌,「不!他知道我會搶那個麵包,故意引誘我上當!」

他眼裏瞬間蓄滿淚水,「好可怕,這個人好可怕……」

「呃……」兩個跟班差點以為自己眼花。「大哥……你怎麼了?」

「沒事。」蘇謙達擦乾眼淚,「可能是昨天注射的藥效還沒退。」

那個校醫真恐怖,超大的一劑女性荷爾蒙就這樣給他打下去……
 
餐廳牆上的液晶螢幕忽然映出了校長的臉。校長滿頭大汗,顯得很緊張。
 
「各位同學,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報告。今天早上校園裏發生了化學毒氣外洩事件,學校己經緊急派人搶修消毒。為了保護大家的安全,今天停課一天。請各位不要慌張,留在自己的房間裏不要外出……」
 
校長的話還沒講完,蘇謙達已經跳了起來,衝出餐廳。
 
「大哥!你去哪裏?你身體還沒有恢復啊!」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