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真是熱到爆,只不過在街上走個十分鐘,就快要被烤成人乾了。難怪人家說天氣熱的時候犯罪率高,要不是我心情正好,只怕也會變成暴力狂。

我躲進Starbucks點了一杯星冰樂,靠在沙發椅背上悠閒地看著窗外的人群,不時輕啜一口飲料,覺得自己真是舉止端莊兼氣質高雅。

兩個多月前,當我讀書讀到快抓狂的時候,也曾跑來這裏點一杯飲料,快速地翻閱著租來的愛情小說;不過這次不同,我不用再背負偷懶的罪惡感,也不用再擔心小說會被媽媽搜出來。

因為,我、考、上、大、學、啦!我自由了!哇哈哈哈哈哈!

我翻開「夜訪吸血鬼」,正打算好好重溫黎斯特和路易斯錐心泣血的愛情故事時,忽然聽到鄰座一個女孩憤怒的聲音。

「阿廣,你認真一點好不好?為什麼你每次都這樣?」

她的男伴無辜地回答:「我很認真啊。如果妳不要我去,我跟他們推掉就好了。」

哇,這男生聲音還真好聽,溫柔又有磁性,讓我忍不住從書本上方的空間偷瞄他們。

女孩的臉被書遮住看不清楚,那個叫做阿廣的男孩坐在她對面,正好讓我一目瞭然。

哎呀呀,真是帥呆了!柔軟的頭髮,白淨的臉,漂亮挺直的鼻梁,配上深邃的大眼睛,雖然坐著仍然看得出個子相當高,簡直是帥到完美的境界。他看著對面那女孩的眼神,充滿了無奈,讓人忍不住心疼起來。

這位小姐,這麼可愛的男朋友疼愛都來不及了,妳怎麼還忍心兇人家呀?就不怕被別人搶走嗎?

我完全忘了看小說,豎直耳朵聽他們的談話。偷聽雖然有點那個,但他們坐得離我那麼近,自己又要講得那麼大聲,也不能全怪我。

「要是你跟他們說不去,他們又要怪我了對不對?又要說我一直管你,活像個管家婆對不對?」女孩的聲音又高了幾度,「為什麼每次你都要等我發脾氣才想到考慮我的心情?為什麼就不能先替我想一想?」

他苦笑,「只是去露營兩天一夜,我怎麼知道妳會生氣呢?」

「我馬上就要去高雄,以後不曉得多久才會見一次面,你不想多陪陪我,只曉得跟同學去露營,裏面還有個女生一直對你拋媚眼,你居然不知道我會生氣?」

「我已經跟妳說了,他們是為了安慰我才辦這次露營,在辛苦之前讓我先好好玩一一玩,沒別的意思。我跟小山也沒有什麼,只是朋友嘛。」

「你對她沒什麼,她對你明明就有什麼!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離她遠一點?」

阿廣歎了口氣,「那多傷感情啊?好歹也朋友一場‧‧」

我終於有點理解女方的心情了。他們馬上就要分別,遠距離戀愛本來就夠辛苦,再加上男朋友長這麼帥,朋友群中還有人在打他主意,女孩當然會不安。這位阿廣也真夠遲鈍的,怎麼都不會好好安撫人家的心情呢?

「朋友朋友,反正你的朋友就是比我重要!」女孩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

「哪有?我不是說我不去露營嗎?」

「這次不去,下次呢?等我到了高雄沒人管你,那個什麼小山大山的一開口,你還不是就乖乖跟去了?」

說的也是,天高皇帝遠,根本就管不到他。搞不好一個沒注意,這位阿廣帥哥就給拐走了。

「那不然呢?妳是要我跟朋友通通絕交嗎?」

「不是這樣‧‧」女孩的聲音低了下來。唉,就算她真這麼希望也說不出口啊,真是為難她了。

「那是怎樣?」阿廣有些不耐煩,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又鬆開。不是我花痴,他的眉毛真是好看,濃淡合宜,非常有型。

阿廣的女朋友歎了口氣,說:「我問你,要是我在高雄認識了一群帥哥朋友,問也沒問你一聲就跟他們跑出去玩,你難道不會生氣嗎?」

對啊對啊,將心比心嘛。阿廣,快點覺悟吧!

阿廣偏著頭想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他這個姿勢讓我覺得有點熟悉。

「嗯,應該是不會吧,我相信妳。」

我差點把書撕破。這這這‧‧這位帥哥,心胸寬廣雖然是好事,但是眼前人家要的不是你的信任啊!

不出我所料,那位小姐差不多要崩潰了。

「你‧‧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愛不愛我?」

哇哩咧,危險危險,最後通牒了!阿廣帥哥,你可千萬要好好回答,不要像路易斯一樣,死不承認自己愛黎斯特,結果造成終身遺憾啊!

「我當然愛妳啊。」

老兄啊,這種話不要用這種無奈的語氣講好嗎?

果然,女方不接受他的答案,「這種口氣一點誠意都沒有!」

阿廣仍是一臉無辜,「我很有誠意啊。」

「才怪!你要是真的愛我就會更重視我的感覺,才不會這樣心不在焉。還有,你要是愛我,為什麼我馬上就要走了,你還一臉不在乎?」

「我天生就這種臉嘛。」

「亂講!」她忍無可忍了,站起來對著他大罵:「你根本就不愛我!」

這下可好,整間咖啡店的人都被驚動了,轉過頭來看他們。一直偷看的我反而孬種起來,把頭埋在書裏裝駝鳥,心中暗暗為他們擔心,希望阿廣趕快說句聰明的話來化解危機。

安靜了幾秒後,阿廣終於開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