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還有一個多禮拜就要開學,我把握最後的假期,努力溫習「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正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時候,電話響了,是阿廣。

他約我喝下午茶,順便介紹女朋友給我認識。

我頓時精神大振,「你跟奇奇和好了?恭喜恭喜!」

他呵呵兩聲,「別只顧恭喜,後天下午二點在橘子工坊,妳來不來?」

「當然要去!」想到終於可以一睹美女奇奇的真面目,我非常興奮。

二天後,當我們在餐廳門口會合時,阿廣身邊確實依偎著一個女孩,卻是我熟悉的臉孔:陳曉婷。

她把厚重的長髮削薄,金邊眼鏡換成隱形眼鏡,原本板得死緊的臉孔笑靨如花,確實比上次見面時漂亮多了,可是她不是奇奇呀!

我的直覺反應是阿廣找她來冒充奇奇呼嚨我,當然我立刻就否決了這白痴念頭。

曉婷看我一臉震驚,笑得更開心了。「怎麼樣,想不到吧?我特地叫小誠保密,今天才告訴妳我們在一起。妳的表情真好玩!」

「所以,韓廣誠說要介紹女朋友給我認識是‧‧」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他也是笑得一臉得意,「沒錯,嚇到了吧?」

嚇我有什麼意義?奇奇呢?他的眼淚跟手上的傷口又代表什麼呢?

「那個‧‧你們到底是怎麼在一起的呀?同學會上不是還差點吵起來嗎?」

「沒錯啊。那天回去以後,我覺得對小誠不太好意思,所以就打電話約他吃飯跟他道歉,然後呢,就‧‧」

阿廣替她接下去,「就墜入愛河一落千丈了。」

喂,「一落千丈」是這樣用的嗎?我看是「一塌糊塗」吧。

曉婷白他一眼,一面吃著草莓蛋糕,嘴角的笑一刻也沒停過。「我跟小誠說啊,我們今天會在一起,都要感謝妳,多虧妳硬拉我去同學會我們才會遇到,所以一定要好好請妳一頓。」

阿廣端起咖啡,「來,媒婆,敬妳一杯!」

我真想把可樂朝他頭上倒下去。媒婆個頭!

曉婷用手肘戳他一下,「什麼媒婆,要說紅娘啦。」

更噁心了,我覺得嘴角在抽筋,希望不是中風。

編個藉口叫阿廣跟我一起走出店外,然後火氣全噴了出來。「你搞什麼?為什麼忽然跟陳曉婷在一起?」

「她說了啊,她請我吃飯道歉,然後就‧‧」

「不是問你這個,奇奇呢?你有沒有打電話給她?」

「我打了一次,收訊不良。」

「這樣你就算了?」

「我本來想第二天再打,結果就接到曉婷電話,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他說得理所當然。

「韓廣誠你真的很遜耶!」

他歎了口氣,「我現在都已經有曉婷了,妳就別再一直叼念奇奇好嗎?那麼在意她乾脆自己去追她算了,現在不是流行兩個女生配對嗎?」

「去你的!」我恨不得咬他一口,「你喜歡的明明就是奇奇,幹嘛還跟別人在一起?」

「我也喜歡曉婷啊。」這是什麼鬼答案?

我真的不懂,不久前他還為了奇奇醉酒狂吐,甚至見血,今天居然就能面不改色地跟另一個女孩卿卿我我?難道之前全是在演戲嗎?

這就是愛情嗎?為什麼變得這麼快?

「我懂了,反正你就是那句話,永遠有別的女生。只要身邊有女生陪就好,不管是誰,就算你不愛她也沒關係對不對?」

我覺得眼睛發熱,鼻子裏有些酸楚。這不關我事,根本不必這麼激動,但是我有種被背叛的感覺,好像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被人指著鼻子笑我是大傻瓜。

阿廣知道我動氣了,抓抓頭對我露出他的招牌微笑。

「別激動別激動,我是真的很感謝妳的好意,而且現在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妳沒聽過有句話說,人不管談幾次戀愛,最後都不會跟最愛的人在一起嗎?別想太多啦。」

「人家亂講的你也信!」

「妳別說人家亂講,一句話能夠傳那麼久一定是有根據的。」他輕推我肩頭,「而且我跟曉婷可是妳的老同學耶,看我們這麼開心,妳都不支持一下啊?」

我當然知道自己這種態度對陳曉婷有點不好意思,可是‧‧

「我以為你跟奇奇終於和好,還一直替你們高興的‧‧」

「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看開點吧。」

哪來這麼多歪理啊?真那麼厲害就去學吳若權寫戀愛指南賺錢啦!

他看我板著臉不回答,一臉壯烈地仰天長歎。「好吧,那我只好進去跟曉婷分手,因為沛軒不喜歡我們在一起‧‧」

「好了啦你!」

我對天發誓,再管他的閒事我就是超級豬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