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他剛入社的時候寫了一篇「青春」,主角自然是他和那個女孩。他們是國中同班同學,女孩是轉學生,家境優渥功課又好,平日在班上感覺總是高人一等,因而引來許多同學的嫉恨。

剛開始時男孩也跟其他同學一樣排擠她,一找到機會就捉弄取笑她。直到有一天女孩被他們氣得哭了出來,他才驚覺自己的惡劣,從此退出欺負她的行列,一直默默地關心她,最後甚至喜歡上她。

後來他終於想到接近她的方法,女孩的文學素養非常高,看過很多書,文筆也很好,每次的作文比賽都是她當仁不讓。所以他開始狂讀各式「閒書」,總算找到機會和女孩暢談她最喜歡的「挪威的森林」。女孩在同儕中一直找不到知音,一聽到他也喜歡這本書,立刻大喜過望,兩人的感情急速加溫。

然而這其中也發生過不少波折,例如兩人一起參加作文比賽,他得了名她卻沒得,兩人冷戰了好一陣子;女孩的父母一度打算把她送出國,也讓他們不安了很久,幸好留學計劃取消,他們一起直升高中。

高中生活過得很快樂,雖然父母以影響學業為名強烈反對,但兩人的成績卻讓大人無話可說。然而在高二結業的前夕,又傳出女孩要出國留學的消息,這回是真的。

面對無情的命運,他們唯一的抗爭就是翹了一天課,相偕北上來到自來水園區,因為他們曾經約好將來要去自來水博物館拍婚紗照。

那天陰雨綿綿,兩人手拉著手在冷清的博物館前面合照了一張照片,並立下約定,每年的紀念日,也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男孩都會來這裏等她。不管時間過得再久,不管遇到多少事,只要她心裏還有他,一定可以在這一天,在這個地方找到他。然後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拍下婚紗照。

女孩離開後,他們仍保持一陣子的聯絡,然後就被各種外務逐漸耽擱,信件回得越來越慢,MSN也常常不通。在分開後第一個紀念日,男孩依約到自來水博物館等候,女孩沒有來。他並不特別失望,因為原本就做了長期抗戰的準備。

但是不久之後,他卻聽說女孩前陣子曾經回國度假,竟然完全沒跟他聯絡。他不願相信,一天兩封信拼命想找女孩確認,她卻沒有半絲回音。直到有一天,他赫然發現他的MSN被她封鎖了。一切疑慮得到證實,只留下無限的絕望給他。

他心碎發狂,連著好幾天魂不守舍,還躲在學校體育器材室裏沒命地灌酒,因為缺氧而窒息昏倒,差點小命不保。

這篇「青春」,就寫到阿芳學長在醫院裏醒來,睜開雙眼茫然地望著這殘酷的世界為止。接下來又有幾篇,寫他如何在深淵裏掙扎,一次次跟自殺的念頭搏鬥。還有一篇,是他幻想女孩在英國的生活,並猜測她為何拋棄他,是否也曾想念他。

從一連串文章裏可以看出他雖然慢慢地恢復生活步調,精神上的創傷始終沒有復原。最後他下了決心,既然忘不了她就不要勉強去忘,他要繼續想念她,繼續每年去等她。

理由很簡單,因為她是他的青春。

我一個晚上沒闔眼,全神貫注地讀著學長的文章。看完之後,全身虛脫雙眼昏花,太陽穴陣陣抽痛。心情更是激盪不已,幾乎都要爆炸了。

國文老師說,只有在大學裏才能得到純淨刻骨銘心的戀情,她錯了。中學生談起戀愛,更是驚心動魄。

我滿腦子想著阿芳學長這段苦戀,光是想像他受了多少折磨就讓我承受不住;再想到他直到現在仍然無怨無悔地思念著那個女孩,更令我痛心疾首。

我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愛情就是這樣,也不能怪他傻或是犯賤。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夠早日解脫,更希望我能分擔他的痛苦。

問題是,我只是個沒事寫一堆老套文章自HIGH的小大一,能為他做什麼呢?

看看外面天已經透亮,我現在也沒心情補眠,乾脆早早梳洗吃早餐,搭第一班公車到學校。

現在又有個大問題:連校狗都還在睡覺的時間,我跑來學校到底要幹嘛?教室也還沒開門,根本沒地方去。

晃了半天,我發現我站在阿芳學長宿舍樓下。我望著他住的八樓,心中算著哪一扇窗戶才是他的寢室。

我幻想著他的臉出現在窗口,也許他會睡眼惺忪地往樓下看,然後一眼就看到我。那時候,他會是什麼表情呢?

此時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我想見阿芳學長,很想見他。

至於見到了以後要幹嘛?天曉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