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宿舍內外開始有人走動,進出的人看到我一個女孩子站在男生宿舍門外假裝雕像,都對我投以怪異的眼光,我只好躲到馬路對面的樹下,恨不得拿個頭套把臉遮起來。

越想越覺得自己很白痴,在這裏站再久也不見得能見到學長,而且腳實在很痠,我只好死心離開宿舍。

剛走到路口,一輛機車從身邊經過,很快地停了下來,然後聽到熟悉的聲音,「沛軒?」竟然真的給我等到了。

我心中彷彿有蝴蝶在飛舞:這該不會是命運的安排吧?

「妳在這裏幹嘛?」學長驚訝地看著我,我忽然很想鑽進地洞裏。

眼角瞄到兩個男生拎著早餐走過去,我靈機一動,「我是聽說這附近的早餐店很好吃,所以想來吃吃看。」

他仍是一臉不敢相信,「妳就為了吃早餐一大早跑來?」

「對呀!」我盡力擠出理直氣壯的笑容,雖說顏面神經有些抽筋。

他搖頭,「我真是被妳打敗。是誰跟妳說這裏早餐好吃的?根本就不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我同學說的。對了,學長你怎麼在這裏?」

「我住這裏啊。」

「不是啦,我是說你怎麼這麼早就跑出來?」

「我昨天住朋友家。」他又搖搖頭,「妳被妳同學騙了,這裏沒東西吃。上來,我帶妳去我常吃的那家,至少比這邊好多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會有這等好運,當然不會笨到告訴他我吃過了。

阿芳學長載我來到一條街外的早餐店,我今天運氣真的不錯,還有空座位。

我點了杯豆漿,出門前才吃了個三明治配一大杯鮮奶,肚子裏快連豆漿的位置都沒了。

阿芳學長仔細地端詳我,「妳臉色不太好看。」

「我昨天沒睡好。」為了看你的文章。

「那妳還吃這麼少?這樣妳今天會很沒精神。」他把還沒拆開的漢堡推給我,「來,這個也給妳。」

哇咧‧‧我覺得自己的臉有些扭曲。這漢堡再吃下去我非爆開不可!

可是,總不能拒絕學長的好意吧?

我小小地咬了一口漢堡就連忙轉移焦點,「學長,我昨天看到你寫的文章了,真的很感人。」

「謝謝。」很淡的道謝。

「你寫得那麼好,為什麼不多寫幾篇?」

他輕輕搖頭,「心情問題。」

我想起他說的話,他所有的文章只為那個女孩而寫,當然是有心情才寫,我的建議對他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

經過幾分鐘的相對無言,我再次打破沈默。「學長,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那個女孩叫什麼名字?」

換成韓阿廣一定會直接告訴我,但阿芳學長可不是。「妳問這個幹嘛?」

「只是好奇‧‧」我忽然有點心虛,小心地說:「我不能問嗎?」

我無辜的表情打動不了他。「妳當然可以問,只是我也可以不答。」

這話有點強硬,但是看他並沒有不高興的表情,我壯起膽子又說:「她一定很漂亮哦?」

「見仁見智,毎個人的標準不一樣。」

「我真想看看她。」最好他可以把照片借我看一下。

他聳肩,「我也想啊。」

很好很好,踩到大地雷了。他已經好幾年沒見到她了,我在扯什麼東西啊!

照理我應該立刻閉上嘴專心吃東西,但我就是忍不住想跟他說話。

「學長,那你現在還會去自來水博物館等她對不對?」

「沒錯,每年都去。」

「那你們的紀念日是哪一天啊?」

他的表情變得更硬了。「學妹,妳真的是來吃早餐的嗎?」

我心中一緊,糟糕,這下他認為我是專門來挖他的八卦了。

「不是不是,我真的沒有‧‧沒那個意思,只是‧‧」語無倫次地解釋了半天,最後我只能低聲說:「對不起。」

他笑了笑,不是很愉快的笑,卻讓氣氛緩和了點。「快吃吧,該準備上課了。」

這頓難得的早餐就在難堪的沈默中結束,只留給我滿腔的鬱悶跟漲得要死的胃袋。

接下來幾天,我每次踏進社辦,心情都非常緊張。不過阿芳學長對我的態度並沒有什麼改變,顯然沒在生我的氣,讓我漸漸放鬆了。

只是,阿芳學長沒變,我卻徹底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