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可是呢,」他繼續說:「如果妳學長真的忘了他女朋友喜歡上妳,那他就不算痴情奇男子了,到時妳要怎麼辦呢?」

這是什麼問題?我呆了兩秒,隨即反駁,「才不是這樣。既然他對前女友那麼痴情,要是他喜歡上我,一定也會對我很痴情呀。」

他誇張地點頭,「哦,原來是這樣。」

我不喜歡他的語氣,擺明在取笑我。所以我板著臉不再開口,兩人一言不發地埋頭吃麵。

阿廣的手機響了。

「喂?我在衡陽路這邊吃東西。我遇到沛軒欸,妳要不要跟她講話?」

原來是曉婷。我接過他的電話,「嗨,曉婷。」

「沛軒啊,好久不見。」她的聲音沒什麼熱情,「妳來逛街啊?」

「對啊。妳還在學校嗎?要不要出來見個面?」

「不太方便耶。沛軒,妳幫我提醒一下小誠,吃完東西就趕快回來念書了,不要只顧聊天。他今天難得補習班沒課,可是我沒空陪他,實在很怕他買個參考書變成到處亂晃,又浪費時間。妳也知道,重考生嘛‧‧」

奇怪,講得好像是我在浪費考生的時間。

「妳放心,我會看好他的。」

把手機還給阿廣,「喂,賢內助在催你回家念書了。」

他苦笑,「不好意思,她管得很緊。」

「有人逼你念書是好事啊,這樣你明年的考試就沒問題了。」

「才怪。她居然叫我一定要考上政大,最好還要考上法律系。」

「哇,這就有點麻煩了。可是她也沒錯,男女朋友當然還是念同一間學校最好。」

「念同校又代表什麼?就算我真的跟她同校同系,甚至跳級跟她念同班,我們就一定會有結果嗎?連結婚三四十年的夫妻都有可能分手哩。」

我真是被他打敗。「喂,你真的很奇怪欸。遠距離戀愛你說一定行不通,現在人家要你念同校你又說不代表什麼。為什麼你一直要想這些有的沒的?」

「我只是想做好隨時會分手的心理準備,先提醒自己不要期望太高,將來才不會太失望。」

「才怪哩!我看你根本就‧‧就‧‧」

他深深地望著我,「我根本就怎樣?請說。」

老實說,我也不曉得自己到底要說啥。齜牙裂嘴地想了幾秒,腦中浮現了答案。

「你根本就沒有心要好好談戀愛!」

他的雙眼微微睜大,露出錯愕的眼神,然後他垂下了濃密的睫毛。「妳錯了,不是這樣的。」

直到分別,我們都沒有再交談。

在回家路上,我不由自主地拿阿廣跟阿芳學長比較起來。

阿芳學長比阿廣矮半個頭,皮膚黑,五官也沒有阿廣漂亮,還長了可笑的捲毛,可是在我心中,他的影象就是比阿廣清晰。「方啟航」三個字,聽起來也遠比「韓廣誠」響亮。

當初在Starbucks遇到阿廣時,我還發了一陣子的花痴,今天再看到他,卻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反而是一提到阿芳學長,我立刻呼吸不順,心跳紊亂,這就叫情人眼中出西施吧。

痴痴等待前女友的阿芳學長,跟交往不到半年就開始預期分手的阿廣。用腳趾想都知道哪個男生是才是我要的。

我緊抱著懷裏的書,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決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