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不知是否是阿廣的鼓勵為我帶來好運,情況真的好轉了。

阿芳學長有個室友的舅舅在拉拉山開民宿,邀請全寢室趁著淡季去度週末,幾個室友都帶女友同行,阿芳學長則邀了我。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天大的好事會發生,這一來不就表示他承認我是女朋友了嗎?奇蹟出現啊!努力耕耘果然有收穫!

當我告訴阿廣這好消息時,他正在看球賽,身邊堆滿食物包裝空袋。自從跟曉婷分手後,他看電視的時間明顯增加,讓我有點擔心他的課業。而且他總是邊看邊吃零食,更讓我擔心他的英挺身材跟俊臉會變形。

不過我什麼都沒說,畢竟剛分手心情低落,還是別太逼他比較好。

他確實很替我高興,「恭喜呀,終於修成正果了。」

「還早啦,」我總得謙虛一下,「只是出去玩,沒什麼特別的。」

「別傻了。別人都成雙成對,誰會相信妳不是他女朋友?我看他終於大澈大悟,打算跟妳定下來了。」

我開心得兩頰發燙。「定下來」,多麼美妙的字眼啊!

他又奸笑兩聲,「提醒妳一句,山上星空很美,非常適合接吻,千萬別錯過時機哦。」

「去你的!」我拿抱枕丟他,他大笑著躲開。

老實說,我很喜歡我跟他之間的這些打鬧,或是小小的碰觸。自從那晚去學長宿舍之後,他有時會輕拍我的肩表示鼓勵,擦肩而過時他會輕觸我的手臂。完全沒有吃豆腐的意味,只有關心和溫柔。倒是他常抱怨我性騷擾,因為我會沒事去戳他或呵他癢。

這時球賽結束,我想說他總該回房用功了,誰知他又轉到別台的偶像劇,順手拆開一包科學麵,完全沒有起身的打算。

「呃,你最近還真閒啊?補習班沒考試嗎?」

他頭也不抬地回答:「明天模擬考。」

「什麼?」我的聲音差點震破玻璃,「那你還不去念書?」

「反正是模擬考嘛,考再好也沒用。」

「韓同學!現在已經五月底了,你七月初就要考試,這樣子行嗎?」

「沒差啦,反正我看是鐵定沒指望了。」

我對曉婷感到深深地抱歉,不該嫌她管太嚴。這傢伙只要一沒人管,馬上就成了一灘爛泥!

「你給我起來!」我用力抓住他手臂把他拖起來,「馬上去讀書!」

他嚇了一跳,「妳怎麼了?男朋友一有著落馬上又有力氣發飆了?」

「少廢話,從現在開始到我期末考為止,我會盯著你好好念書!」

「幹嘛呀,又不關妳事。」

我嗆他,「當然關我事!三年級的時候,就是因為你三不五時忘記寫功課,害得我們這一排一直被扣點,我才會拿不到排長獎章,我想到就生氣!」

小學的時候老師總是會訂一堆奇奇怪怪的規定,例如讓全班以一排為單位彼此競爭,只要成員表現好整排就會被記優點,一出差錯就扣點,每兩週結算一次,前幾名的排會受表揚,排長還可以拿獎章,總之用意就是要讓整排的人彼此督促兼連坐。雖然獎章不過是畫著迪士尼人物的胸章,當年我可是拼了命想拿那玩意。

「那麼久的事妳現在還在計較‧‧」

「管你的,總之我絕對不准你再這麼散漫!」

他不甘不願地起身收拾東西,嘴裏還在嘟囔,「都交了男朋友也不會溫柔一點,這麼兇‧‧」

「反正你這輩子就是註定要跟兇女人打交道啦,認命吧!」

他白我一眼,然後笑了出來。我也笑了。

每次看到他的笑容,我心情就會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