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bv  

 

跟罪魁禍首正面交鋒的時候也該到了,我去找學長的室友也就是Carrie的表哥,要他給我Carrie的聯絡電話,他一口回絕。

「不行,我沒有權利隨便把我表妹的電話給別人。」

「那她就可以隨便破壞別人的感情嗎?」我幾乎要怒吼了。

「那跟我沒關係。」

「所以我才說要直接找她啊!」

他女朋友在旁邊開口了,「有什麼關係,你就給她吧。你表妹自己造孽,當然就要自己負責,你幹嘛替她收拾?讓她們兩個自己去講清楚嘛。」

「可是‧‧」

「不要囉嗦,快寫給人家!」

他拗不過她,心不甘情不願地寫號碼交給我,還再三叮嚀我,一定要心平氣和跟Carrie談,千萬不能衝動。

當我離開的時候,他女友用嘴型對我說:「加油!」

我心中安慰,這世界還是有正義的。

回到公寓,我深呼吸十幾下後,終於撥了那個號碼。

「喂?」

「我是沈沛軒。」恨不得把妳碎屍萬段的沈沛軒。

「嗨,好久不見!」她的語氣輕鬆愉快,沒有半點尷尬或緊張,甚至一點也不驚訝。我明白了,她表哥警告過她了。

我幾乎忍不住破口大罵。她連一點愧疚都沒有嗎?她不知道她給我帶來多大的傷害嗎?

「我有話跟妳說。現在。」

「不行耶,我現在有事。明天好嗎?我晚上七點有空。」

我盡量不去想她的「現在有事」是指什麼,更不去想阿芳學長是不是就在她身邊。「好,就明天七點。七點在‧‧自來水園區門口見。」我直覺地想出這個地名。

「自來水園區在哪裏?」

「自己去找。」我說著就掛了電話。

我癱坐在床上,全身虛脫。明天就要去跟她談判了,我完全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怎麼樣才能說服她把學長還我。我更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自己不要動手打她。

如果真的開打,我八成贏不了她。她體力比我好多了。

不經意看到桌曆,今天是七月二日。

等一下!已經二號了?也就是說阿廣已經考了兩天?

我本來打算要在他考試前一天做一張卡片好好鼓勵他,甚至還想過去陪考;沒想到就在我渾渾噩噩的時候,考試居然已經只剩一天了?我真是遜到爆!

阿廣回來後,我帶著滿心愧疚去敲他的門。

「嗨,考得怎麼樣?」

「不錯啊,沒睡著。」看來是情況不錯,還可以開玩笑。

「不好意思,沒去陪考,讓你一個人辛苦。」

「沒有啦,北七他們有去陪考啊。」

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也罷,總比他孤伶伶一個人上戰場好。

「明天再加把勁吧,考完就解脫了。」

「對呀。北七他們已經訂好了包廂,明天一出考場就直奔錢櫃。」

「喂喂,還沒考完咧,先別興奮過度啊。」

「放心啦,諾噗啦叭母〈no problem〉。」他收起白痴的笑容,換了副正經臉色,「我說,等我考完,妳也該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吧?」

他很認真很認真地看著我,我知道要是再瞞他就真的太不夠意思了。

「好,我一定告訴你。」反正這事明天就要解決了。

「就這麼決定。來,give me five!」

我們擊掌約定,共同期待明天的到來。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香孤
  • 希望會有好發展 ˊˇˋ
  • 這要看好發展的定義是什麼嘍

    killers 於 2007/07/11 21:41 回覆

  • 蘅
  • 唔......突然覺得沛軒好討厭......為什麼阿芳一定要喜歡她呢......
  • 因為她覺得自己付出很多,不甘願呀

    killers 於 2008/03/22 19: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