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第五章



也許老師並沒有騙人,她只說「你們會得到在書裏永遠學不到的東西」,沒說「你們會從此幸福快樂」。

問題是:要是我根本不想學會那些東西,可不可以退貨?可不可以把我的青春要回來?

從此以後,誰敢再叫我勇敢戀愛,我絕對會扁死他。



我們坐在台大小福利社的座位上,對四周飛舞的蚊子視若無睹。我一瓶又一瓶地喝著啤酒,這玩意兒真是他X的有夠苦,不曉得為什麼那麼多人愛喝,反正我也一直喝就是了。

阿廣沒喝,默默地看著我。我們很少交談,只是我每喝完幾口就會說幾句沒頭沒腦的話,他負責附和我。

「他會後悔的,絕對會後悔。」

「嗯嗯。」

「那個女人根本不適合他。」

「對啊。」

「他不知道我有多愛他。」

「我知道。」諸如此類的。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腦袋越來越熱,視線也越來越模糊,到最後連舌頭都不聽使喚了。阿廣扶我起身,宣布我們該回家了。

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麼把我弄到公寓門口,隱約看到有兩個像幽靈一樣的影子站在我們面前。

我聽到阿廣的聲音說:「你們怎麼來了?」

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說:「有事要跟你說。」

「等一下,我先把我室友安頓好。」

他扶我進房讓我躺在床上,回頭對兩個幽靈說:「去我房間講‧‧」

我忽然一陣反胃,艱難地開口,「阿廣,我想吐‧‧」

「好好,忍一下,我們去洗手間。」

他飛快地把我拖進洗手間,讓我對著馬桶吐了個痛快;再帶我回房,倒了水給我喝。

吐完後我清醒了些,終於看清那兩個幽靈原來是阿廣的死黨北七和小正,臉色都不太好看。

是怎樣,沒看過女人喝醉嗎?

阿廣拿濕毛巾輕輕擦著我的額頭,柔聲說:「妳好好休息,我馬上回來。」

他走出去關上房門,三人在門外輕聲說話,但是沒一會兒聲音就開始昇高,傳進我昏沈的腦袋裏。

「我知道今天是專門為我慶祝,我中途落跑很不應該,我也不想這樣。但是你們也看到我室友那個樣子,我不能放著她不管啊。」

「應該有別人可以照顧她吧,你又不是她男朋友。」

「人家正在傷心難過,我怎麼可能講出這種絕情的話?」

「那你對小山就不絕情嗎?你知道她為這天計劃了多久嗎?你考試的時候她把所有事情都推開去陪考,然後訂包廂、喬時間、買蛋糕幫你慶祝,結果你丟下一句『我要去找我室友』轉頭就走,這樣說得過去嗎?」

「是,我錯了,我明天就去跟小山道歉,好好補償她,可以嗎?」

北七說:「你補償得了才有鬼。你到底知不知道小山喜歡你?」

「啥?」阿廣聽來非常震驚,「開什麼玩笑?」

「誰在跟你開玩笑?你前腳走出去,小山馬上就暴哭起來,我們都快嚇死了,從來沒看她這樣過。」小正聽起來餘悸猶存。

「小山有男朋友啊!」

「早就分了,我們也是今天才知道。」

「你們都不知道了,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但是你現在知道啦,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我是說你,你喜不喜歡小山?」

「講這幹嘛?我們不是早就說好了,小山就像我們的妹妹,大家好兄弟不要把事情弄複雜,誰也不能追她嗎?」

「規矩是可以變通的嘛。小山這麼喜歡你,要是為了我們的規矩害你們不能在一起,那我們還算什麼兄弟?我們實在不忍心看她傷心。」

「我對她根本沒那種感覺,就算沒有那條規矩,我也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

「為什麼不可能?你跟之前那個曉婷不也是出去吃頓飯就在一起了?你跟小山這麼多年的感情,一定沒問題啦。」

「那是兩回事,OK?我沒辦法追小山。」

「為什麼?」

「感情的事哪那麼多為什麼?不行就是不行。」

「只是要你給小山機會有那麼難嗎?反正你現在又沒有女朋友。」

「拜託,我也不是隨便哪個女生都行好不好?」

「就算我們兩個拜託你也不行?」

阿廣有些不耐煩了,「我知道你們都很好心很重視朋友,但是不要拿我的人生去做好人好嗎?」

「做好人?你居然‧‧」北七提高了聲音,隨即又按下怒氣,「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你室友?」

阿廣高聲說:「不要亂講!我只是看她心情不好,關心一下而已。畢竟是老同學啊。」

「少來這套。我看你對你前後幾個女朋友都沒對她這麼好。」

「你們想太多了。」

「那你給我個理由啊,為什麼你不能接受小山?你要是有別的對象就直說,我們不會逼你,但是你這樣不清不楚算什麼?」

「沒有理由,不行就是不行!」阿廣顯然也有些火了。

一陣沈默後,小正恨恨地說:「原來我們這些兄弟在你眼裏只有這點地位而已,好,我總算知道了!」

大門用力關上後,阿廣回到房裏,他顯得非常疲憊,背靠著床坐在地上,把臉埋在臂彎裏,好像全身的力氣都消失了一樣。

我從來沒看過他這麼消沈的樣子。這也難怪,我知道這群朋友對他的重要性。我伸出手,輕輕撫摸他耳後的頭髮。

「阿廣‧‧」

他回頭看我,笑得有些勉強。「吵到妳了?」

我搖頭,「對不起,害你跟朋友吵架。」

「不是妳的錯。」他笑得很苦澀,「真好笑,之前還在說什麼友情只要有心就一定能維持,現在牛皮就吹破了。」

我的腦袋仍在半夢半醒中,根本沒多少力氣去思索到底發生什麼事,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你放心,我跟你的友情,永遠都不會變。」

他笑了笑,在我模糊的視野中,他的雙眼清澈得讓人想跳進去──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眼睛?──卻又帶著淡淡的心酸。

他握住我的手,他的手有些冰涼,我想我的一定也是。

「謝謝妳。」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