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當一個人的世界破了一個洞的時候,人生就只剩下茫然。

以前我每天都迫不及待地起床,盼望著快點見到阿芳學長,幻想著他會對我說什麼話,會不會對我微笑甚至牽起我的手。

現在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起床。

我整天跟阿廣騎著機車到處晃,累了就找家漫畫店坐下來看一個下午的漫畫,再不然就擠在電腦前面拼命看「keroro軍曹」動畫,有時幾乎一整天都沒開口說話。

現在是暑假,大學指考又剛考完,滿街都是青少年,跟去年的我一樣意氣風發,盡情地歡樂。到處都聽得到笑聲吵鬧聲,但我仍覺得四周一片寂靜,靜得可怕。

好幾次我站在街頭,忽然失去方向感,忘記我人在哪裏,又要往哪裏去。我甚至以為我變成了遊魂,沒有人看得到我,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這時阿廣就會出現在我身邊,牽著我的手帶我離開。

還好,我心想,至少阿廣看得到我。

渾渾噩噩地過了快兩個星期,這天我們又去吃烏醋麵,我開口了。「我要寫信跟他道歉。」

「啥?」他不懂。

「我要寫信跟學長道歉請他原諒我,告訴他我已經想通了,我們從此恢復到社團學長學妹的身分。」

「妳是說真的嗎?」他不太相信。

我點頭,望著麵湯裏冒出的蒸氣,「我會寫很多小說請他評論,讓他相信我。」

「然後呢?」

「然後等他跟Carrie分手,他就會想到我了。俗話不是常說『等久了就是你的』嗎?」

他歎了口氣,眼睛在說「我就知道」。

「他們一定會分手,我跟你保證,那個女人根本不適合他。我會等到那時候的,在那之前我什麼都可以忍。就算要我去跟那女人低頭也行。」

我只有這條路可走,除此之外,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前進。

學長已經成為我人生的重心,如果不去想他不去追他,我整個人都會崩塌。

如果是亞彌,一定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但阿廣卻說:「好是好,只是時機不太對。妳前幾天才跟他當街大吵,現在就說妳想開死心了,他會相信才怪。」

「那你說怎麼辦?」

「我建議妳等一個月再跟他聯絡,那時候他氣也差不多消了,比較好說話。」

話是沒錯,可是想到整整一個月不能跟學長聯絡,我就覺得呼吸困難。

「要是一個月後他變得更離不開Carrie怎麼辦?」

他笑了,「妳怎麼知道?搞不好一個月後他真的跟Carrie分手了呢。說不定他一個月沒妳的消息,反而會開始想念妳,那不是更好?」

這實在很難相信,但是我找不到話反駁他。

「那這一個月我要做什麼?」

「出去走走,散散心啊。妳不是還要寫小說請他評論?總得找靈感吧。難道妳現在寫得出來嗎?」

老實說,我現在滿腦子都是純情少女被狐狸精欺負的故事,要是真寫出來只會加倍激怒學長,萬萬使不得。

「去哪裏散心?」

他想了一下,「對了,去宜蘭吧。我舅舅在大里那邊有間小屋,我可以跟他借借看,我們去住幾天,還可以去爬草嶺古道,風景很好哦。」

「可是我實在沒心情去玩‧‧」

「哎喲,心情是可以培養的嘛,接下來妳還要長期抗戰,當然要養精蓄銳呀。先消失一陣子,一個月後再容光煥發地出現在學長面前讓他跌破眼鏡,這不是很好嗎?好了,就這麼決定!來,我們來共鳴吧,kerokerokerokero‧‧」

「白痴!」

上回酒醒後,我想到北七說的那句「你是不是喜歡你室友」,心裏還真的有點發慌,但是阿廣面對我的態度始終輕鬆自在,好像北七的話對他毫無影響,所以我想他們是真的想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