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那天開始,阿廣也許是想好好珍惜剩下的同住時間,幾乎每天晚上都會約我出去散步或吃消夜,沒上班的時候還會找我出去玩,我卻一律回絕。

每次跟他碰面,我總是隨口打個招呼就閃人,他的電話我也常常刻意不接直接進語音,到了晚上就早早上床睡覺迴避他的邀約。我必須跟他保持距離,才能弭平那天晚上在陽明山上受到的驚嚇。

我不斷地告訴自己,那沒有什麼,我只是因為跟阿廣在一起太久,不習慣有人介入而已。之所以看小山不順眼,也是受了奇奇和曉婷的影響,絕對不是嫉妒。

阿廣說過,他不肯跟小山在一起是因為他討厭自己;現在他考上大學,對自己的好感度應該會上升吧?如果他從此跟小山定下來,也是好事一樁,至少不會有其他的女孩被他們這種不清不楚的「純友誼」傷害。

最重要的是,不管阿廣要跟誰在一起,都跟我無關。我跟他只是老同學兼室友而已。

我絕對、絕對沒有愛上他。

好不容易才稍微從阿芳學長的陰影裏振作起來,要是再捲進是非裏還得了?難不成我還真是一天不犯花痴就活不下去?

我不能再老是黏著阿廣了,絕對不行。

但是,每當我不經意瞥見他用受傷的眼神看我,心裏總是會被狠狠扎一下。幾乎沒辦法面對鏡中的自己。

我傷心難過的時候,都是他陪伴我安慰我,現在我卻這樣對待他?

話說回來,他現在正是春風得意,考上大學,好友圍繞,他不需要我。

八月中,我領到薪水,把阿芳學長的書買齊了打包寄回去給他,沒有附上隻字片語。

我沒有話要對他說。



八月三十一日,我最後一天上班。上星期日我們家人已經把房子打掃乾淨了,接下來我要用一整天打包,後天就搬回家了。

跟阿廣同住的日子只剩兩天。月曆上最後兩個紅圈圈,好像一對眼睛空洞無神地看著我。前面的十幾個紅圈圈,都在我對阿廣的刻意疏遠中度過。真是值得紀念啊!

我坐在地上,把滿屋子的家當塞進紙箱裏。背後傳來敲門聲,韓廣誠正站在敞開的門口。「哈囉。」

「你晚上不是要上班?」

他搖頭,「我今天跟人換班,怎麼可以放過跟妳拼酒的最後機會咧?」舉起手讓我看到他手上一袋的啤酒跟零食。

「我要忙打包欸。」

「妳明天還有一整天,急什麼?而且我明天沒空,妳該不會打算連道別都沒有就走掉吧?這樣很不夠意思哦。」

我還能說什麼?

來到頂樓,今晚沒有月亮,因為光害太嚴重,星星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夏夜的風總是很舒服,彷彿可以把我的煩惱吹走。

一瓶啤酒加上一些洋芋片,還有阿廣的白痴笑話,就足以讓我的心情好得快要飛上天。我甚至還陪他學keroro軍曹共鳴,他「kerokero」我就「girogiro」,真是丟死人了。

越想懷疑,前陣子我到底為啥要躲他?眼看這種快樂的日子只剩一天了,為什麼會笨成這樣?

我重重歎了口氣,他問我:「沒事幹嘛歎氣?」

「我們以後就不住在一起了耶。」

「對啊。」他做了個假哭的動作,「好傷心哦。」

酒精在我的血液裏燃燒,彷彿全身都要燒起來。「別裝了,你一定會很快忘記我。」

他瞪我,「我是那種人嗎?」

「不是嗎?以後我們就不能天天見面啦,而且你進了學校一定很多事要忙,會記得我才怪。」

「我跟北七他們也沒有天天見面,大家也都很忙,還不是維持得很好?」

我才不要跟北七他們相提並論‧‧

這話我當然沒說出口,而是問了另一句,「你們是怎麼做到的?我連高中同學都常常聯絡不到哩。」

「也不難啦,就是每個月至少要找一個固定的時間,規定大家一定要聯絡,久了就變成習慣了。」

「這樣不是很辛苦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行程‧‧」

「所以才要先把『朋友』排到行程裏啊,如果真的覺得跟朋友見面很重要,自然就會把其他事情排開了。反正,講了半天就是『心意』,大家都有這份心意才維持得下去。」

這樣倒也沒錯,如果老友不只是偶爾開同學會的對象,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感情就沒那麼容易散了。

「好,那我也要排到你的行程裏。」我說:「我們每個月固定約一個時間,不管發生什麼事一定要上MSN。」

「沒問題!」他答應得非常爽快。

我們約好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晚上九點MSN不見不散。為了保持彈性,我們還詳細地一一列出不能上線的例外狀況:戰爭、地震、火災、遇到搶匪、停電、電腦當機、打蟑螂〈因為我每次打蟑螂都會搞得驚天動地〉,除此之外就算被貞子追殺也一定要上線。

做完約定,我強烈地感受到離別的逼近,開始真正地鬱卒了。我現在得到跟北七、小正,還有那位小山小姐同等待遇,很好。然後呢?

阿廣要走了,他要去桃園了。桃園,就算坐火車也要將近一個鐘頭,好遠啊!

我再也不能跟他搶電視,不能每天看到他出門;原本心情不好只要走到對面房間敲敲門,就有人陪我聊天,以後再也不行了。

等他進了新學校,憑他的外表一定又會有一群女生圍繞在他身邊,其中一定不乏美女,到時我這小學同學又算哪棵蔥呢?

更別提那位楚楚可憐的苦命美少女小山,跟她的兩位忠實支持者,隨時虎視耽耽準備奪取阿廣身邊的位置。

我就像KERORO軍曹裏的DORORO一樣,很快就會被遺忘。搞不好阿廣還會對別人說:「沈沛軒?我都忘記她長啥樣了呢。」

我討厭這樣!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