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那天之後,我跟阿廣又恢復了聯絡。不過也只是沒事寄些網路冷笑話,或是MSN上寒暄兩句而已,再也沒辦法像以前一樣熱絡。他一次也沒提到我的多次失約,我也沒再追問他跟小山的發展。

從小學回來後,我開始後悔我的多事。他自己心甘情願去當小山的免費護花使者,又關我什麼事呢?搞不好他根本就準備追她了,我何苦把自己變成個囉嗦的討厭女人?

然後,一天夜裏,他傳MSN給我,



頭重腳輕真夭受:下星期我們學校校慶園遊會,我們班要賣章魚燒,妳要不要來?



如果說我不想去見他,絕對是騙人的,但我更不想大老遠跑去桃園,卻得眼巴巴地看著他被一群女生包圍,連跟他講句話都要排隊。



絕對不再當傻瓜:不要啦,好遠哦。累了一個禮拜,星期六我要在家休息。

頭重腳輕真夭受:拜託,妳是做什麼大事業累成這樣?沒有多遠啦,不要那麼懶,小心身上長香菇。

絕對不再當傻瓜:什麼香菇?我身上就算要長東西也一定是靈芝啦!那是我身上的靈氣的結晶,瞭咩?

頭重腳輕真夭受:才怪,那是毒菇,絕對是毒菇!原來報紙上的靈芝中毒事件兇手就是妳,我要去告妳!



瞎扯了半天,他不斷提出各種條件利誘我,免費點心、飲料、擺攤紀念品、還有請我吃晚餐,我全都一口回絕,最後他只好死了心乖乖下線。

我盯著螢幕發呆,一直告訴自己,做得好,絕對不要再讓自己受傷害了。

但是,為什麼我做對了還是這麼難過?



豔陽高照,校園裏擠滿了人,讓溫度又升了好幾度。我在人群裏拼命鑽,集中注意找章魚燒攤子。

鐵齒了半天,我還是來了。原因很簡單,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天曉得下次看到阿廣是什麼時候。

找了四五攤都不對,我開始懷疑這趟是白跑了。忽然看到一群女生,吱吱喳喳地擠在一個小小的攤位前,好像很快樂的樣子。直覺告訴我,BINGO。

果然不錯,顧攤的店員之一正是韓廣誠。他忙著包裝、收錢,還得應付一群拿了章魚丸卻還賴在旁邊不肯走的女生。

他瘦了,有些憔悴。一看到他,我立刻覺得兩眼刺痛,心口漲得滿滿的,卻又無比酸楚。

我真的好想他。

「拜託拜託,那邊讓一下,沒位置了‧‧」他忙得滿頭大汗,乍然看到我,呆了一下,隨即露出笑容。「哈囉!結果妳還是來了呀!怎麼,靈芝沒長出來?」

我裝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要不是網友邀我來這邊見面,我才懶得跑來呢。」

「網友?我們學校的?」

「對呀,」我擠出得意的笑容,「是個大帥哥哦。」

他笑得有些僵硬,「帥哥?那不是我們校狗的名字嗎?那妳就去大門旁邊的狗屋找吧,妳的網友就在那邊。」

「你夠了哦!」

他跟旁邊的男生換了班好帶我逛校園,這時他們班一個女生跑過來,嬌滴滴地說:「廣誠,材料不夠了,你陪我去搬嘛。」

「妳找別人好嗎?我朋友來了。」

她一臉受傷地看著我,「你女朋友?」

我搶著回答:「不是。阿廣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那妳等我一下,等我回來再請妳喝東西。」

「不用啦,反正我本來就不是來找你的,而且我也該走了,跟網友約的時間快到了。」

他想擠出笑容,臉上的烏雲卻散不掉。「好吧,那就掰了。祝妳跟網友玩得開心。」

望著他跟女同學離去的背影,熾熱的陽光忽然變得寒冷刺骨。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一大早起床,頂著大太陽換三趟車跑來這裏對他說「我不是來找你的」呢?

我有氣沒力地走向校門,心中發下重誓再也不踏進這裏一步。忽然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身影:小山。

她沒看到我,對身旁的攤位也視若無睹,非常篤定地朝阿廣的攤位前進。她顯然精心打扮過,臉上也上了點妝,氣色非常好,一點都不像被前男友騷擾苦不堪言的人。

我不由自主地改變方向,跟在她身後走向阿廣的攤位,聽到她向顧攤的人打聽阿廣。

「韓廣誠現在不在耶,請問哪位找他?」

「我是他女朋友。」

這話彷彿一棍敲在我頭上。她是‧‧阿廣的女朋友?

我眼前金星亂冒,再也看不下她那得意的笑容,回頭飛快跑開。

在陌生的校園裏,我根本搞不清東西南北,只是憑著記憶朝阿廣剛剛離開的方向跑,並且到處向人打聽他們系館的位置。

我不知道該去哪裏找他,更不知道找他要做什麼,只知道我一定要搶在小山之前見到他。

快到系館的時候,果然看到阿廣和剛剛那個女生各搬著一個紙箱走出來。我衝到他們面前,兩人都嚇了一跳。

「沛軒?妳不是去找網友‧‧」

我打斷他,「你跟小山在一起了嗎?」

「啥?」

「她剛剛跟你同學自稱你女朋友!你真的跟她在一起嗎?」

我的樣子一定很恐怖,頭髮亂是免不了的,眼睛八成在噴火,所以阿廣的同學看起來一臉害怕的樣子。

阿廣叫她先走,為難地看著我。

「不是啦。我跟她約好今晚冒充她的新男友去跟前男友談判,她大概在預演吧。」

我覺得我一定會腦充血。「你沒事幹嘛要假裝她男朋友?而且我不是說了很危險,叫你不要管人家的感情糾紛‧‧」

他打斷我,「前陣子我得了腸胃炎,是她陪我在醫院打了一個晚上的點滴,還天天幫我煮稀飯;現在她需要我幫忙,妳認為我可以說拒絕就拒絕嗎?」

我想起他的暱稱:「頭重腳輕真夭受」。再看他瘦了一圈的臉頰,實在很想一頭撞死。

為什麼在他生病難受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人不是我而是小山呢?

啊,對了,是我自己故意疏遠他的。

報應,真的是報應啊!

「就算要報答她也不一定要做這種事吧?要是那個男的不肯死心,把氣出到你身上,你不就倒大楣了嗎?」

他歎了口氣,「沒辦法,這就叫朋友義氣啊。」

我實在是被他打敗,心一橫,使出殺手鐗。「好,晚上我也去。你當小山的男朋友,我當她女朋友,我們假裝玩3P把那個男的嚇跑。」

「啥米?」他大概以為他耳朵出毛病了。

「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冒險去做蠢事,要去一起去,這就是我的朋友義氣!」

他的下巴快掉下來了。「等一下,那妳那個網友怎麼辦?」

我聳肩,「就買罐狗食請他吃嘍。」

他像看到外星人一樣瞪著我,眼珠都快滾出來了。然後他哈哈大笑,用手肘撞我一下。

「沈沛軒,妳他媽真是越來越瘋了!」

十分鐘後,我站在二十公尺外,冷眼看著阿廣和小山交談。我聽不見他們講什麼,只看到小山面紅耳赤越來越激動,阿廣試著安撫她卻徒勞無功。當阿廣第N次搖頭後,小山狠狠推了他一把轉身跑開,動作倒是挺俐落的,一點都不像腳有問題。

阿廣一臉無奈,「我跟她說,找人假扮男友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我不可能一直陪著她,她總得靠自己。這樣是不是有點狠?」

「不會啊,非常中肯。」

我看著小山遠去的背影,心中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

──我絕對不會輸給妳的。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