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  

 

第七章



也許,所謂的勇敢,並不是沒頭沒腦地往前衝,而是要正面迎向自己害怕的東西。

唉,好累啊!

※※

「妳吻了他?」

咖啡店裏,亞彌的聲音差點把杯子震破,眼睛瞪得老大。

「小聲點!」

「又不是我故意要大聲,是妳先嚇到我!」她壓低聲音追問:「然後呢?」

「然後他就回去啦。」我連苦笑都擠不出來。

「白痴啊!妳幹嘛還讓他回去找那個女人?他大老遠專程跑來看妳,妳又吻了他,這樣不就可以確定了嗎?妳應該要留住他呀。」

「他不會留下來的,他對小山有責任。」

「責個頭啦。只不過是摔斷腿,又不是搞大她肚子,負什麼責?這年頭連三流武俠劇都不演這種老梗了!」

我搖頭,「不是這樣說。摔斷腿已經算運氣好了,萬一她腦袋受傷或是死掉,我跟阿廣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的。」

亞彌不屑地撇嘴,「又不是你們推她的,幹嘛良心不安?」

「沒那麼簡單。」

跟阿廣分別之後,我反而真正冷靜了下來,仔細回想整個情況。想到可能的後果,嚇出一身冷汗。

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我能置身事外嗎?很明顯,不能。

失約沒去保護小山的阿廣,跟鼓吹他放她鴿子的我,就算法律上沒有責任,道德上我們一定會被罵到死。

我想阿廣的選擇畢竟是對的。這麼重的責任我們擔不起。

很奇怪的是,我沒有像被阿芳學長拒絕時那樣狂哭。自從跟阿廣分別後,我一次都沒哭過。我甚至沒有歇斯底里,冷靜得連自己都嚇到。

也許是因為,可以讓我靠著哭泣的懷抱已經沒有了吧。

「我本來還在擔心妳是不是忘不了方啟航,沒想到妳居然瞞著我偷偷談了這麼熱鬧的戀愛,沈沛軒妳還真是惦惦吃三碗公啊!」

我翻了個白眼,「什麼吃三碗公?是吐三碗血吧!」

「誰叫妳要輕易放棄?事實就是那個女生沒事,幹嘛良心那麼好?既然喜歡他就該努力爭取啊!」

我長歎,「我看還是算了。我們兩個從一開始就不順利,波折一大堆,大概是命中註定不適合吧。」

「妳還真迷信啊!之前猛追方啟航的勇氣到哪裏去了?」

我聳肩,「出國度假去了。」勇敢戀愛那套,我可真是聽膩了。

「喂!」

「妳幹嘛那麼激動,難道我行情真那麼差,沒了韓廣誠就沒人要嗎?總會有別的男生的。我們班代常常偷瞄我,八成對我有意思,我看我稍微暗示一下,陪他玩玩好了。」

亞彌的眼神,在我心口狠狠扎了一下。

「沛軒,我知道我以前常罵妳笨,死腦筋;但是我現在真的好想念那個一談起戀愛就奮不顧身的妳。」

我別開視線,沒有回答。

親愛的亞彌,妳知道嗎?我也是。真的。



那天晚上我又第N次失眠了。白天的時候還可以試著不去想阿廣,等到晚上躺在床上卻滿腦子都是他的聲音跟影象,腸胃也絞成一團,無法控制。

這次我終於受不了了,爬起來打開電腦開始打字。

我寫了一個故事,主角是個小學生,個子很矮,剃著可笑的光頭,還常常流鼻涕,上課很愛打瞌睡,功課也常忘記寫,動不動被同學取笑,他喜歡的女生也不理他。但是他有一顆溫柔的心,對朋友都很關照。有個同學在黑漆漆的森林裏迷路了,他自告奮勇去把她帶回來,經過一番冒險終於救出女孩,也因此發現了森林裏埋藏的寶藏。

故事情節很扯,文字也沒什麼修飾,我唏哩嘩啦地寫完,把它貼上BBS跟文學社社版,終於眼皮開始沈重,爬回床上睡著了。

文章在網路上的點閱率不怎麼高,也沒什麼回應,頂多就是「很有意思,加油」。不過我並不失望,反正一開始就不是為了讓人稱讚才寫的。我只是睡不著而已。

然而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卻回應了。曉婷上網看到那篇文章,打電話來約我喝下午茶。

見了面她劈頭就說,「拜託,韓廣誠才沒那麼帥,妳太美化他了啦!而且他哪有那個膽子去冒險?」

我不禁失笑。小說當然是純屬虛構,但我就是忍不住會想,如果能重新回到童年,我一定會對他更親切一點。這樣我就可以早一點發現他的優點,更了解他,然後跟著他遊遍整座學校,整座城市,甚至更大的地方。

「沛軒,妳知道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所以我直接問妳,妳是不是喜歡韓廣誠?」她婷的口氣忽然變得很嚴肅,表情也變了。

「是。」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否認的。

「那他喜歡妳嗎?」

我點頭。

「從妳搬進公寓的時候開始,對不對?」她的聲音很冷,「我一直以為是小山破壞我跟他的感情,沒想到居然是妳!」

「我‧‧我‧‧」我真的很想哭,為什麼到這時候我還得背這種罪名?

一陣尷尬的沈默後,她忽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