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曾同學……喂!」
  

在校園裡,蘇天行走向詩堯想跟她討論昨天的事,沒想到她一看到他就轉身跑掉。
  

蘇天行莫名其妙:搞什麼啊?
  

「曾同學,等一下!」他追在她身後,「曾詩堯!」
  

看到他追上來,詩堯更是全力逃跑。
  

「你幹嘛追我啦!」
  

「那妳幹嘛要逃?」
  

「因為你在追我啊!」
  

「是妳先逃我才追的!」
  

蘇天行本來以為自己很快就可以追上詩堯,沒想到她是真的打定主意要逃離他,把全身力氣都用來逃跑,他在校園裡追了一大圈仍然追不上。
  

忽然一群男生擋住了他。
  

「蘇天行,聽說你昨天因為騷擾女生被抓到警局?」
  

「呃……」
  

「然後現在居然還當眾調戲她?要不要臉啊?」
  

「不是啦,我只是想跟她說清楚昨晚的事……」
  

「你想恐嚇她對吧?明明就是討打!」
  

同學們拳頭都硬了,毫不客氣朝他身上招呼下去。
  

「住手!拜託住手!」
  

詩堯本來已經跑遠,回頭一看,發現自己又害了蘇天行,連忙跑回來阻止大家。
  

「昨天的事真的是誤會!我……只是因為很對不起蘇同學,一看到他就覺得很羞恥,所以才逃跑的……」
  

「啊,這樣啊……抱歉哦。」同學們當不成正義使者,只好摸摸鼻子鳥獸散。
  

「你……沒事吧?」看著蘇天行臉上的淤青,詩堯真恨不得鑽進地底。
  

「老實說,我有事。」蘇天行露出哀怨的表情。「我得了『如果某位善良的少女不跟我說話就會死』的病啊。」
  

看著他耍賴的德性,詩堯好氣又好笑。
  

真羨慕他還有力氣開玩笑啊。
  


  

「對不起,」在無人的新聞社社辦裡,詩堯誠心誠意地道歉。即使這三個字已經說過太多遍了。「都怪我太沒用,才害你被誤會。」
  

蘇天行搖頭。
  

「沒用的是我。老實說,雖然我自稱靈異專家,其實我……怕鬼怕得要死。只要遇到一點風吹草動,我就會全身僵硬兼腿軟。不過之前都是我自己神經過敏,沒出什麼事。但是昨晚我不但沒辦法保護妳,還差點連累妳,真的很不好意思。」
  

詩堯這才明白他昨夜忽然跌倒的原因。
  

「可是你還是爬起來了呀,而且還……」她滿臉通紅,「抱著我跑。我覺得你真的很厲害。」
  

蘇天行害羞地搔頭。
  

「那個啊?我也不曉得是哪來的力氣,只是想著絕對不能讓妳出事,忽然就衝出去了。」
  

詩堯感動得全身發熱,想道謝卻說不出口。「謝謝」兩個字根本無法傳達她的心情。
  

蘇天行換了副鄭重的表情。
  

「是說,昨天晚上那個東西,妳也看到了吧?不是我的錯覺吧?」
  

「那當然。」
  

「妳覺得那個東西是人嗎?」
  

「絕對不是。」詩堯斬釘截鐵地說。「那不是任何正常的東西。」
  

「所以那是現在的科學沒辦法解釋的東西,對吧?」
  

「對。」
  

「所以是鬼?」
  

「也有可能是妖怪。」
  

「讚啦!」蘇天行跳起來歡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妖怪是真的!終於親眼看到了!哇哈哈!」
  

他在社辦裡又跳又叫,還拉著詩堯轉圈圈。詩堯先是嚇了一跳,然後也感染了他的興奮。

   

 
  
文章標籤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