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另一個人出現了:劉德禎。
  
「新聞社的,看你玩得挺高興嘛。那你查偷窺查得怎麼樣了?」
  
蘇天行厭惡地看了他一眼。
  
「學長啊,我還以為你總該有點羞恥心,沒想到還真是沒下限耶。」
  
「什麼?」
  
「調查的結果,有證人指名道姓,偷窺的人就是你!」
  
「笑話!證人是誰?叫他出來!」
  
「站出來幹嘛?你臉皮這麼厚,誰講得贏你?光是看到你踏進游泳池,我就快吐死了。滾出去啦!」
  
他伸手推劉德禎,不料劉德禎抓住他手臂輕輕一扭,就把他壓制在長椅上動彈不得。
  
「我穿女裝不表示我的力氣也跟女孩子一樣,你最好搞清楚。」
  
「偷窺不成就用暴力,你還真有男子氣概啊,女裝帥哥!」蘇天行齜牙裂嘴地說。
  
「學長,有話好說,別這樣……」詩堯急得差點哭出來。
  
「妳覺得他這種態度叫做『有話好說』嗎?」劉德禎放開蘇天行。
  
蘇天行站起身來,正想繼續吵,眼角卻瞄到一個嚇人的景象:
  
在滿池戲水的學生中,有一個人影在水裡不斷掙扎,並揮手求救,卻沒有人注意到,然後人影沈入水中。
  
他想也沒想,推開劉德禎,跳入泳池裡,奮力往溺水的人游過去。
  
那個人不見了。
  
蘇天行在水中東張西望,尋找那個人的身影,這時池裡卻有個東西把他往下拉。
  
誰?是誰?
  
他在水中掙扎,想看清拉他的人,卻只看到一片漆黑。他眼前冒出金星,意識慢慢模糊。
  
「嘩啦」一聲,腿上拉力忽然消失,蘇天行浮出水面,爬上游泳池,趴在地板上大口喘氣。
  
「天行!」詩堯飛奔過來。「你怎麼了?」
  
「我……」蘇天行好不容易才恢復說話能力,「人呢?那個溺水的人救起來沒有?」
  
「溺水?」詩堯的臉變得慘白。
  
「對呀,剛剛有個人溺水,可是我一下去救他,那個人就不見了。」
  
詩堯的表情變得更加驚恐。
  
「沒有人溺水啊……」 
  
「沒有?」蘇天行腦中一團混亂,「那是誰在水裡拉我的腳?」
  
聽到這話,詩堯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詩堯?喂,詩堯!」
  
看到有人昏倒,一群人圍了上來。蘇天行忙著照顧詩堯,顧不得其他人的七嘴八舌。
  
忽然耳邊傳來一個聲音。
  
「算你運氣好。」
  
「咦?」
  
蘇天行抬頭,卻看不到說話的人。
  
一陣寒氣爬上他的背脊。
  

  
「這……這是……」曾太太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文字,驚喜得連舌頭都打結了。
  
丹尼斯教授,美國知名大學的王牌教授,也是原本預定要指導詩堯博士論文的老師,寄了一封信給詩堯。信中提到他正在進行一項「智商與適應力」的研究,針對高智商的人在和一般人相處時,腦部的調整狀況做調查分析。
  
由於詩堯在普通大學就學,教授認為她是最好的樣本,就來信要求她協助研究,並且提供遠距學分讓她選修。教授還答應論文讓詩堯掛名,這是她揚名國際的大好機會。
  
當然,前提是她必須留在五芒大學,並且定時向教授回報她的生活狀況。
  
在休學的前夕收到這樣的信,曾太太難免起疑。但是邀請函確實來自教授的信箱,還有他專屬的簽章,和學校的浮水印,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
    
所以曾太太做了決定。
  
「好吧,那妳就暫時留下來吧。不過以後不准妳再到處亂跑,更不能跟那個姓蘇的男生來往!」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部落格:
第八格
  
原創星球:
鏡文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