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點,校園裡一片寂靜,卻有個修長的身體翻過游泳池的圍牆,進入池畔休息區。這個人就是蘇天行。
  

水裡的詭異黑影讓他無法釋懷,更忘不了耳邊那冰冷的聲音。
  

——算你運氣好。
  

這游泳池有問題,他敢用人頭擔保。
  

在水溝邊被怪物追殺之後,他更加確信世上有靈異現象,也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
  

只要覺得有問題,就要查清楚,這才是科學精神,以及新聞社精神。
  

忽然圍牆外傳來悉悉嗦嗦的聲音,另一個人笨手笨腳爬上圍牆,小心地跳下來。
  

曾詩堯。
  

接著又有一個人輕輕鬆鬆地翻過圍牆,居然是易商禹。
  

當三人目光相對的時候——
  

「咦咦咦?」詩堯驚呼。
  

「你們兩個在幹嘛?」蘇天行大叫。
  

「……」易商禹只顧翻白眼。
  

「我覺得游泳池有點怪怪的,想說趁沒人的時候來看一下,結果遇到易同學,他還幫我翻牆。」
  

她跟他還真有默契哩。蘇天行心想。
  

詩堯自己也很驚訝,她居然真的有本事在深夜裡跑來學校。本想早點溜出來,偏偏母親今天精神特別好,一直不就寢;她只好忍耐到母親睡著才出門。
  

獨自在無人的街道上行走,感覺真的好可怕。
  

「那易商禹你……」
  

他還沒問完,易商禹的手機已經響起:「我來散步。」
  

誰會三更半夜跑來學校散步?不過蘇天行也懶得吐槽了。
  

「好了,現在我們進來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下水嗎?」
  

「不行!」詩堯說:「太危險了!」
  

「問題是怪東西在水裡,總不能一直坐在池邊等它自己出來。」
  

「可是,如果在水裡出了意外,我們沒辦法救你呀。而且可能會吵醒管理員……」
  

「不用擔心,我剛剛從管理室窗戶外面瞄過,那老頭喝得醉醺醺的,就算有人淹死了他也不會醒。」
  

「謝謝你提供的好消息,易同學。」蘇天行沒好氣地說。
  

泳池旁邊的建築物就是管理中心,從大門走進來,會經過吹髮室、更衣室、置物櫃、洗手間、再從後門走進泳池區,而大門旁邊則是管理值夜室。
  

這時管理中心的燈忽然亮起,三人都看到後門通往更衣室的走道上,有道人影走過。
  

一個長髮,穿著洋裝的高個子。
  

蘇天行大怒。
  

「該死的劉德禎,又來偷窺了!」
  

「誰會三更半夜跑來偷窺?」
  

這聲音來自背後的圍牆,而劉德禎本人就坐在圍牆頂端。
  

他不屑地瞪了蘇天行一眼,輕輕鬆鬆地跳下來。他穿著輕便的T恤和短褲,跟剛才的人影完全不同。
  

「你說誰該死啊?」
  

蘇天行呆了一下,仍然不服氣。
  

「哦,所以你三更半夜跑來游泳池不是要偷窺,是要幹別的壞事嘍?」
  

「這話我可以照樣還給你。我是來找我的手錶啦!今天跟你拉扯一下就不見了。那可是最新上巿的限量錶,有三十種功能,要是找不回來,看你怎麼賠我?」
  

「你夠了沒……」
  

「你們在幹什麼?」
  

管理員的怒吼從管理中心的後門傳來,正如詩堯警告的,他們全部被抓包了。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部落格:
第八格
  
原創星球:
鏡文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