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那個……因為游泳池……有鬼偷窺……所以……」詩堯緊張得語無倫次。
  
「無聊!游泳池哪有鬼?你們等著記過吧!」
  
蘇天行反駁,「你也不能只兇我們吧?還有別人也闖進來,還跑進管理中心哩!」
  
「胡說,我從管理室一路走到後門,一個人都沒看到!」
  
「他可能躲在更衣室裡啊。只要你讓我們搜查一下……」
  
管理員面無表情地瞪著蘇天行,然後露出微笑,他的犬齒很長很尖銳,彷彿下一秒就會一口咬過來,讓蘇天行不由得退了一步。幸好管理員平靜了下來。 
  
「夠了!你們現在快給我出去,否則我就真的把你們交給學務處!」  
  
「可是我的錶還沒找到啊。」劉德禎抱怨。  
  
「我已經巡過了,沒看到什麼錶,一定被人撿走了,你死心吧!」  
  
「怎麼這樣啊……」  
  
眾人只好摸摸鼻子,乖乖進入管理中心,走向出口。詩堯經過女更衣室門口,忽然停下腳步,一臉錯愕。  
  
「妳怎麼了?更衣室裡有東西嗎?」蘇天行探頭往裡面偷瞄,被管理員在後腦一拍。  
  
「看什麼看?下午才剛撿回一條命還學不乖?」 
  
管理中心大門「碰」地一聲關上,留下一肚氣的學生們。  
  
「我的錶啊啊啊……」劉德禎哀嚎著。  
  
蘇天行不屑地說:「誰叫你要戴那麼貴的東西來學校?愛現的下場就是這樣!」    
  
「什麼愛現?本少爺家裡沒有不貴的東西啦!要我戴跟你一樣寒酸的錶上學根本就是強人所難!」  
  
「你有完沒完啊!」  
  
「兩位,兩位,冷靜一下。」  
  
詩堯努力地打斷這無聊的爭執。  
  
「學長,雖然你沒有找到錶,但是我好像知道是誰造謠了。」
   
「真的?」劉德禎和蘇天行異口同聲。  
  
詩堯的臉被陰影遮住,看不清表情。她沈默了一下,然後下定決心回答。
   
「嗯。不過有些事還要再確認一下。」  
  
這時易商禹的手機打斷他們。  
  
「沒人發現有問題嗎?我明明看到管理員醉倒,桌上都是酒瓶,但是他本人身上卻沒酒味?」  
  
其他人都答不出來。  
  
詩堯猜測,「也許是那些空酒瓶不是今天喝的,他剛剛只是在睡覺而已?」  
  
「對對,有可能。」蘇天行大力贊同。  
  
易商禹面無表情地看著兩人,也不曉得有沒有聽見他們說的話,只是又打了一段話。  
  
「還有,管理員下午又不在游泳池邊,他怎麼知道你撿回一命?」  
  
「可能是有人告訴他,我差點淹死在池裡啊。」  
  
「天行,」詩堯小心地說:「除了我,根本沒人看到你沈下去。而且,就算有人跑去跟他說『蘇天行差點溺水』,他也不太可能一眼就認出你是當事人,除非他早就認識你。」  
  
蘇天行呆了一下。開學才一個月,他在今天之前一次都沒來過游泳池,管理員有什麼理由認識他?  
  
他回頭看著緊閉的管理中心。所有的燈都已經熄滅,整棟建築一片漆黑,當然也包括管理員室。  
  
心頭的不安,又加了一層。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部落格:
第八格
  
原創星球:
鏡文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