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兩個人的手機畫面仍然不斷閃動著對話。
 
「妳不會游泳?」
   
「嗯。小時候學過一點點,但是後來沒練習,現在忘得差不多了。今天看到大家游得很高興,好羨慕。」
  
「也對,而且體育還是會上游泳課。如果妳不常游,最好先適應一下。」
  
「那妳可以陪我游嗎?一個人有點……」
  
「可以呀。妳要什麼時候去?」
  
「明天下午好嗎?」
  
「好哦。那妳要記得帶泳具哦。」
  
「糟糕,我好像沒有蛙鏡。」
  
「沒關係啊,明天到學校再買就好。」
  
「但是有近視的人不是應該去配有度數的蛙鏡?」
  
「其實沒什麼差啦,我也是都戴沒度數的蛙鏡。」
  
她盯著朋友的回答,想了幾秒才寫下:
  
「那好,就這麼辦。」
  
放下手機,她才感受到深夜冒險帶來的疲倦,恨不得立刻往枕頭上一倒睡到天亮。
  
不過現在還要做一件事。
  
5
  
「其實我的游泳技術也只是普通而已,有時還會換不到氣。像我哥哥就很強了,我根本追不上他。待會如果我喝到水,妳可千萬別笑我哦。」
  
拎著泳具袋走進大門,小芳先給詩堯打預防針。
  
「怎麼會,我還怕我會浮不起來哩。對了,」詩堯忽然想到,「妳有沒有聽說,游泳社有些學長,在剛開學那幾天居然偷換男女更衣室的標示牌,害剛入學的女生走錯再來取笑人家,好低級。」  

「真的耶,到底有什麼好笑的?無聊!」小芳氣憤地說。
  
詩堯用一種小心翼翼,生怕得罪小芳的語氣說:「我在想……妳那時看到劉德禎學長從女更衣室走出來,會不會也是因為標示牌互換,看錯了?或是學長走錯……」
  
「怎麼可能啊?我看得很清楚好嗎?那間明明就是女更衣室!而且劉德禎是二年級耶,怎麼會因為標示牌換過就被騙?」
  
「嗯,也對啦。啊,我忘記打電話跟我媽說今天要晚回家了,妳先進去吧。」
  
她走向吹髮室打電話,小芳便獨自走進女更衣室。然後發現情況不對勁。
  
更衣室裡全是男生,而且她幾乎都見過。
  
袁毅城、蘇天行、易商禹,還有被她指控為偷窺狂的劉德禎。每個人都穿著整齊,一臉嚴肅地盯著她。 

「你們……這裡是女更衣室耶!」
  
「不對哦,陳同學,是男更衣室。」袁毅城說:「走錯的是妳。」
  
「什麼……」
  
詩堯一臉愧疚地走了進來。
  
「對不起小芳,我事前拜託游泳社的學長,把標示牌又對調了。」
  
小芳無法理解。
  
「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妳自己不是也說很低級嗎?」
  
詩堯的表情很悲傷。
  
「對,真的很低級。但是為什麼妳會走錯呢?妳不是很確定女更衣室的位置,絕對不會看錯嗎?」
  
「我……」小芳終於發現大事不妙了。
  
「還有,妳說妳是上完洗手間要回去游泳的時候,看到學長從女更衣室出來;但是女更衣室跟女洗手間的位置正好是視線死角,一般人上完洗手間走回泳池時,根本不會看到更衣室門口。」
  
昨夜的探險雖然沒看到鬼怪,卻讓她注意到管理中心內部的配置,發現這個疑點。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原創星球: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368.html

鏡文學: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1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