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本來要直接下水,聽到有怪聲才繞過去看的!」
  
「是什麼怪聲?泳池開放時間,人來人往是很正常的,為什麼妳會覺得是怪聲呢?」
  
「我……」小芳答不出來,頓時惱羞成怒。「妳什麼意思?為什麼我要被妳這樣審問?我做了什麼?反正妳就是站到校友會長的大少爺那邊去了,對吧?」
  
「我只是想確認妳說的話而已,畢竟事關學長的名譽。更衣室在走道盡頭,游泳的時候不能戴隱形眼鏡,沒戴眼鏡就看不見東西的妳,怎麼會一眼就認出偷窺狂是德禎學長?」
  
「因為我戴了有度數的蛙鏡……」
  
小芳話一出口就發現不對了。
  
「妳昨天才告訴我,妳都是戴沒度數的普通蛙鏡啊。」詩堯難過地說。
  
「……」
  
「我越想越納悶,懷疑妳到底有沒有進過游泳池。所謂的『看見劉德禎學長偷窺』,也可能是謊話。剛才我提到更衣室標示牌被對調的事,一般人應該都會遲疑一下,妳卻斬釘截鐵地說妳一定沒看錯,這讓我更確定,妳是存心陷害學長。游泳社學姐聽到的傳言,就是妳放出來的。」
  
小芳咬著下唇,一言不發,顯然是默認了。
  
「妳到底什麼意思,閒著沒事造謠害我?我得罪過妳嗎?我根本不認識妳!」劉德禎氣炸了。
  
「你這種人光是呼吸就會得罪人。」小芳冷冷地說。
  
「嗯,我贊成……ouch!」蘇天行點頭,被袁毅城在頭上拍了一下。
  
「陳同學,我覺得妳最好說明一下,不然老師只好請妳去學務處解釋了。」
  
小芳深吸了口氣,視線恨恨地盯著地板。
  
「老師,你叫我陳同學,但我本來不姓陳,是因為爸媽離婚,我跟著媽媽改嫁才改姓。我本來叫做何芳維,也就是五芒大學以前的游泳社長,為學校拿了好幾個金牌,最後卻被毫不留情踢出學校的何道維的妹妹!」
  
「何道維?」蘇天行衝口而出,「就是之前偷窺被開除那個……」
  
「我哥哥才沒有偷窺!」
   
小芳對他怒吼,然後又低下頭來。
  
「其實不能怪你,我本來也這麼認為。聽到他偷窺又被開除,我覺得好羞恥。那時爸媽剛離婚,我心情很差,就把氣出在他身上,完全封鎖他,也不接他電話。後來他寫了一封長信給我,我也沒有讀,直到……他死了以後才打開。」
  
袁毅城大驚,「死了?怎麼死的?」
  
「他退學以後得了憂鬱症,不小心吃了太多的藥……」小芳泣不成聲。
  
——……自殺嗎?
  
眾人心中同時浮現這個念頭,卻沒人敢開口。
  
「他信裡寫什麼?」詩堯問。
  
「他說,他並不是要偷窺,只是想……做他自己……」
  
「什麼意思?」
  

「因為我哥哥,雖然長得高大威猛又是運動健將,但是他內心……其實認為自己是女孩……」
  
所有人都懂了。
  
性別認同障礙。
  
人自身的心理無法認同自己的生理性別,認為自己應該是另一個性別。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原創星球: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368.html

鏡文學: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190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