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DSC00403[1]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何睿哲微黑的俊臉瞬間漲成豬肝色,氣得差點咬到舌頭。
  
「我……我對妳那充滿暗黑邪惡魅力的肉體完全沒有興趣!」
  
「肉體?越來越露骨了!」而且他還親口承認她有魅力,這點她就暫且不提了。
  
等等,「木棉花之國」這名字倒有點耳熟。
  
啊,想起來了。她的母校尚英中學的校花是木棉花,所以又別稱「木棉花之里」。
  
「所以你也是尚英畢業的嗎?那我們是校友嘍。哎呀,真是巧呢。為了慶祝校友重逢,麻煩你借我一點錢吧?」
  
說歸說,這傢伙似乎很恨她,鐵定是不會借錢給她的。
  
話說回來,她在初中向來明哲保身,和同學保持適當距離,應該沒做過什麼讓人怨恨的事才對,到底為什麼會跟這個異世界穿越過來的傢伙結怨呢?
  
何睿哲冷冷地說:「妳還有臉跟我借錢?當年妳擅自把我的光明寶典交給寒冰統治者,還害我被迫抄寫了兩百遍的咒文。這種事,只有妳這種絕對邪惡的存在才做得到!」
  
很神奇地,虹翼聽懂了他的話。
  
既然「木棉花之里」是學校,「統治者」當然就是老師。「光明寶典」比較難猜,不過應該是書。帶到學校會被處罰的書,應該是指……
  
「你帶了小黃書去學校被我告狀,東西被沒收,你還被罰寫悔過書,對吧?」
  
「不是小黃書!」何睿哲漲紅了臉,怒吼:「是《夜行騎士》漫畫精裝限量版!」
  
「哦哦,原來是漫畫,不過這名字聽起也挺色的。不好意思哦,我全都不記得了。可是呢,既然是你違反校規在先,就不該怪我吧?別看我現在這樣,當年我可是個認真遵守校規的乖寶寶呢。既然你不幸遇到當年的我,那也只好請你認命了。抱歉,失陪嘍。」
  
她轉身走向廚房,聽到何睿哲在後面大喊。
  
「什麼過去現在?妳就跟以前一樣邪惡,完全沒有變。不,妳比以前更過分,妳現在是超級寒冰風暴魔女!」
  
他取外號的功力真的要加強一下呀。虹翼心想。

全文: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51036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課了,劉德禎甩著腦後的長馬尾,腳步輕快走出校門,氣勢猶如王爺出巡。
  
蘇天行和詩堯混在人群中,小心翼翼地跟著他,要保持距離不被發現,又不能離太遠免得跟丟, 確實是一大考驗。
  
漸漸的,大部分的學生都留在公車站或商店裡,兩人的掩護越來越少。
  
「看來他不是要去跳樓窗鬼屋,方向不一樣。」蘇天行說。
  
這時劉德禎停下來等紅燈準備過馬路,習慣性地轉頭看兩側來車。
  
詩堯驚叫:「他回頭了!」
  
她用力把蘇天行拉到變電箱後面躲藏,不小心讓他的胸口和變電箱重重地親密接觸了一下。蘇天行及時忍住,才沒慘叫出聲。
  
「對不起!你還好吧?」
  
「小姐,他只是在看車子啦。就算被他看到,我們只要說剛好有事跟他走同方向就好,不用這麼緊張。」蘇天行忍著疼說。
  
「好……」詩堯滿臉通紅。
  
「哈囉!你們兩個躲在這裡幹什麼?」
  
忽然背後爆出一個響亮的聲音,把兩人嚇得跳起來,劉德禎也被驚動了。
  
罪魁禍首當然是易商禹。
  
「你在幹嘛啦!」蘇天行氣炸了。
  
「是我先問的耶。 兩個人偷偷摸摸躲在變電箱後面,真的很可疑耶。哎呀,」他看著氣勢洶洶朝他們走過來的劉德禎,「原來你們是在跟德禎學長玩捉迷藏啊?早說嘛!」
  
是要怎麼早說啦!蘇天行臉都綠了。
  
劉德禎的臉色也很難看。「你們想怎樣?居然跟蹤我!」
  
「不是,我們不是在跟蹤你,只是……剛好順路而已!」詩堯急著解釋。
  
「剛好順路幹嘛要偷偷摸摸?」
  
「因為……因為如果被你看到,一定會認為我們跟蹤,所以只好躲起來了!」
  
「詩堯啊……」蘇天行扶著頭。這解釋比不解釋還糟!
  
「哼哼,你們一定是嫉妒我交了女朋友,所以想去破壞我的約會對吧?沒伴的魯蛇真是可怕啊。」
  
「不是啦,我們只是好奇,想看看學長的女朋友長什麼樣子。」詩堯連忙接話。
  
蘇天行也說:「對啊,我們想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女生,怎麼會無聊到跟你在一起。」
  
「你嫉妒就直說吧。我女朋友長得正又有氣質,又有品味,懂得欣賞我的穿衣哲學,跟你的格調差太多了!」
  
「哦,既然這樣,讓我們見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嘍?」
  
「憑什麼啊?我們還在蜜月期,要享受兩人世界,白痴才會讓你們幾個電燈泡來煞風景。快點回去,不准再跟來,不然我就去跟學務主任告狀說新聞社騷擾我,讓他把你們社廢掉!」
  
連這種話都出來了,兩人當然不敢再妄動,眼巴巴地看著他離開。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知道,可是,」虹翼指著奇冉,「你的副手說要把那個黑青使徒吸成廢人耶。」

噹噹臉色一變。「為什麼?」

奇冉額頭直冒青筋。「你看不到嗎?那小子頭頂有團黑氣,是山神的印記,表示他是罪人。身為山林之子必須懲罰他!」

「咦?我還以為那團黑黑的東西是他腦袋太熱冒煙了呢。」

「怎麼可能啊!」奇冉怒吼。

「其實就某些角度來說,噹噹也沒說錯。」虹翼說:「那傢伙的腦袋鐵定是過熱了。」

「這個先不管。」噹噹的表情很嚴肅,「黑心嗚啦嗚啦使徒是我的朋友,你不可以傷害他。」

「你……你為什麼老愛亂交朋友啊?」奇冉快炸開了。

而且還喜歡幫人家亂改名。虹翼心想。

「因為我喜歡他啊。」噹噹理直氣壯地說:「喜歡的人就要當好朋友,像小狗湯姆跟傑克一樣。總之你不可以動他,這是世子的命令!」

奇冉氣得全身發抖,恨不得把這不成材的族長抓起來狠搖把他搖醒。但是他之前已經向噹噹宣示效忠,從此不得再違背他的命令。

頓時一口氣梗在胸口,幾乎要噎死。

「奇冉……」虹翼想打圓場,但她一開口,奇冉就伸手把廚枱上的一疊盤子全掃到地上摔得粉碎,快步衝了出去。

虹翼歎了口氣。

看來以後麻煩了。



「抱歉久等了,請問可以點餐了嗎?」

雖然腦中塞滿不祥的預感,虹翼仍然擠出笑容來到桌前,為學生會三人組點餐。

 
全文: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夢裡的是這棟房子嗎?」
  
社辦裡,蘇天行用筆電找了幾分鐘,找出一則新聞,他把新聞的片指給詩堯看。
  
「嗯……有點像,可是我夢裡的房子沒這麼破爛,外面也沒有拉警戒線。」
  
這時她看到房子三樓正中央的那扇窗戶,立刻確定了。
  
「沒錯,我記得這扇窗戶,上面還掛著八卦。」
  
她讀著新聞的標題:「『跳樓窗又奪一命』。跳樓窗?」
  
「這棟房子也是有名的鬼屋,動不動就有人莫名其妙從那扇窗戶跳下來自殺,而且全都是男的。我上次做導覽的時候就想帶妳去看,只是時間太晚來不及。」
  
蘇天行把新聞網頁繼續往下拉。
  
「那房子本來是私人住宅,窗戶那間是女主人的臥房。某天居然有個陌生男人闖進房間,在房間裡像瘋了一樣東翻西找不知道要找什麼,結果一直找不到,男人就跳窗自殺了。主人嚇得搬家,房子換了新屋主,居然又有人跑進去做一樣的事。後來房子就被改成餐廳,結果連客人也是吃飯吃到一半就跳下來。最後房子就荒廢了,但是跳樓事件還是沒結束。五年內死了三個人,另外五個重傷。重傷的人救活以後也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跳樓,還有人從此精神失常。」
  
「所以房子鬧鬼?」
  
「好像有人說,晚上經過那裡的時候會看到窗口有鬼臉,只是沒有證實。」
  
「你有進去過嗎?」
  
「那邊是我的調查名單第四順位,現在正式變成第一了。依照妳的夢境,下一個從窗戶裡跳出來的人是劉德禎,也就是說,那位少爺馬上就要撞鬼了。所以接下來我們只要跟緊他,不但可以查出跳樓窗的真相,我也有機會親眼看到鬼。詩堯,妳這個天線,不是,夢識能力真是太方便了!」
  
「什麼太方便?」
  
走進來的人,正是他們話題的主角劉德禎。
  
蘇天行和詩堯互望一眼。
  
「網路很方便。」蘇天行說:「學長有什麼指教?」
  
「哦,我只是來跟詩堯學妹說,我已經把妳那篇文章貼到我的網站上了。但是呢,有一點我非常不認同:妳沒有附照片。」
  
「可是我沒有照片啊。」
  
「妳可以去找何道維以前得獎的照片,或者是找他妹妹要他的生活照。既然要報導他,放他的照片沒什麼不對吧?不只這樣,你們社其他的新聞不是沒照片就是照很爛,麻煩你們找個好一點的攝影師好不好?還有,用專業的照相機,不要拿手機隨便亂拍。照片是報導的靈魂,只要有張好照片,就算不寫字也沒關係!」
  
蘇天行冷冷地說:「有道理,等到哪天某個攝影師帶著專業照相機從天上掉下來,我一定把他拉來我們社。」
  
詩堯忽然想到一件事。
  
「那麼學長,你覺得這張照片怎麼樣呢?」
  
她指向筆電螢幕上的鬼屋報導。
  
「不怎麼樣,沒把鬼屋的陰森氣氛拍出來。」
  
「學長你有去過這棟鬼屋嗎?那邊很適合開試膽大會哦。」
  
「當然沒有啦,我怎麼可能跑去那種又髒又臭的地方?要是我的頭髮沾到那邊的臭味怎麼辦?要是衣服弄髒怎麼辦?我的衣服每件都是一萬塊起跳耶!全都是特別定做,完全呈現我身材的優點,布料也是最高級的,光工錢就要……」
  
「學長,我了解你的心情。」蘇天行站起身來,順便拿起桌上的咖啡。「你的習慣是非高級衣服不穿,而我的習慣就是,一看到別人穿好衣服就想把它弄髒!」
  
「你跟你的便宜咖啡都離我遠一點!」
  
看到劉德禎飛快衝出社辦,蘇天行非常得意。
  
「YEAH!我終於贏他了!哈哈……啊!」
  
悲劇發生了:他舉高手臂慶祝自己的勝利,卻忘了手上還拿著咖啡,下場就是整杯咖啡潑在自己頭上。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剛剛進來那個男生?我有瞄到一眼,他好像是何本雄的兒子哦,就是河東企業的那個。」
  
河東企業是這一帶最大的建商,鳶鳴鎮的新巿區就是它們蓋的,鳶鳴山會山崩也是因為它們在山上亂挖溫泉造成的。
  
雖然弄出嚴重的災害,負責人何本雄卻仗著優厚的人脈輕鬆脫身,繼續在鳶鳴鎮炒地皮賺大錢,而且他還不學乖,不肯打消開發鳶鳴山的念頭,最近又在探勘地形了。
  
虹翼猜到了,所謂「山神的印記」,想必是鳶鳴山上的某位老大對破壞山林的人下的詛咒,詛咒效力也及於家人,所以何睿哲也一併被連累了。
  
「我說你啊,要算帳麻煩找兇手本人好嗎?拿家人出氣很不像話耶。」
  
「有差嗎?敗類生養的後代,一定也是敗類,一起收拾有什麼不對?」
  
虹翼心中微微一緊。
  
是啊,何睿哲在黑心建商家中出生長大,日後同樣變成黑心建商,繼續若無其事破壞山林的機率至少有八七成。
  
敗類的後代也是敗類,騙子的女兒一定也是……
  
湘玲的問題打斷她的思緒,「那麼,奇冉你打算怎麼做呢?總不能殺了他吧?」
  
青芒如果殺了人就會變成赤芒,這是奇冉絕不能忍受的。
  
奇冉露出陰狠的笑容。「幹嘛殺他?我只要把他的魂砂吸光,讓他變成廢人就好啦。」
  
自從奇冉決定留下來陪伴噹噹後,虹翼和他約法三章:吸魂砂不能吸太多,不能讓被吸的人在荼界待太久,而且不能丟在太偏僻的地方。
  
奇冉雖然厭惡人類,倒是相當守信,被吸的人事後都順利回家,睡上幾個鐘頭就復原了,除了輕微頭痛和一小段的記憶喪失外沒有任何後遺症。
  
全文: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49232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大聲一點。這次換『我就是跟你們這些凡人不一樣,你不爽嗎?』」
  
「我就是跟你們這些凡人不一樣,你……不高興嗎?」
  
「不是『高興』,是『爽』!妳要拿出氣勢來,講話支支吾吾的,人家會覺得妳做了虧心事。」
  
「你上次也這麼說。」
  
「沒錯!問問自己,妳做過壞事嗎?妳曾經對不起別人嗎?沒有吧?」
  
「有。」詩堯愧疚地說:「我上次趁媽媽睡著,晚上溜出家門跑去游泳池。」
  
蘇天行忍著昏倒的衝動。
  
「那是兩回事。妳對不起妳媽媽,可沒有對不起學校的人,憑什麼要被他們酸著玩?既然問心無愧,當然可以大聲講話。我再問妳一次,妳做過壞事嗎?妳傷害過同學嗎?」
  
「沒有。」
  
「聽不到!」
  
「沒有!」詩堯提高了聲音。
  
「他們有權利笑妳嗎?」
  
「沒有!」
  
「那就把妳的心聲說出來!」
  
詩堯站起來,擠出全身的勇氣,說:「沒錯,我,我就是天才少女,跟你們,你們這些腦細胞纖維化的廢材不一樣。如果你們看我、看我不爽,先去做那個……大腦移植,讓智商高個千分之零點一,其實就是萬分之一,我才會賞臉跟你們說話,我我……啊啊,對不起!」
  
蘇天行目瞪口呆:先不論最後那句洩氣的「對不起」,他好像聽到很多剛才沒練習到的字眼?
  
詩堯一口氣說了一大串,瞬間全身虛脫。再看到蘇天行震驚的表情,更是縮成一團。
  
「這樣好像不行哦?」
  
「我想問一下,」蘇天行小心地說:「妳是不是曾經說過我大腦裝空氣?」
  
詩堯瞬間滿臉通紅。
  
「沒,沒有啊。雖然我有時候心裡會這麼想,但是我絕對不會說出口!」
  
她從小接受特殊教育,教她的老師個個都是自視甚高的菁英份子,遇到比較遲鈍或邏輯不通的人,一定會毒舌批評。詩堯耳濡目染,也養成了這種習慣,不同的是她沒有勇氣說出口,只敢在心裡嘲諷,只是憋久了難免出錯。
  
「是嗎?我猜妳大概是不小心嘴裡喃喃自語,被我聽見了。」
  
「咦?我……我居然這麼失禮?真的很抱歉,我向你保證我不是有意的,可能是你說了什麼非常愚蠢的話我才……不,不是,就算你父母真的生了個空氣腦也輪不到我說……我到底在說什麼啦!」
  
看著陷入混亂的詩堯,蘇天行忽然發現,他似乎打開了她腦中一個很糟糕的開關。
  
「好好,我們換個話題。妳說妳作了夢,夢見什麼?」
                    (待續)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覺得進度太慢嗎?《就算被妖怪包圍也要談戀愛》在紅袖添香已經連載到第二集了,等不及的北鼻們可以按上面連結追最新進度哦!
  
喜歡的話別忘了按收藏(大心)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位淑女,妳們要知道我是不得已的,孤獨是我的宿命,我必須隨時保持警覺,準備和邪惡作戰,慶生會那種歡樂的場合只會讓我鬆懈,被人世間的黑暗和危險吞噬,一路沈到深淵的底部,所以只好缺席。妳們這樣純潔又神聖的存在,跟我靠得太近只會被污染,妳們能諒解我嗎?」

兩個女生非常爽快,異口同聲地回答:「不能!」

沒有一個正常人會諒解那串活像咒文的碎念吧。虹翼心想。

小哲半推半就地被女孩們拉到座位上坐下,盡責的噹噹立刻上前招呼。

「姐姐好!」

「哈囉噹噹,好久不見!」

看到萌正太,小柚和香儂不由自主地改用娃娃音講話。

「你還是小小的一隻,好可愛哦!」

這句話噹噹可不能當沒聽到。

「我不是小小一隻,我長高了,現在是大大一隻!」

這話把兩個女孩逗得樂不可支,小哲則是一臉嚴肅地點頭。

「嗯,早點長大才能為正義而戰。」

兩個女生對他的中二台詞顯然已經見怪不怪,毫無阻礙地繼續話題。

「我來介紹,」香儂說:「這位小哲哥哥是我們學生會的幹部,他運動很行,你如果想快點長高,可以拜託他教你打球哦。」

小哲歎口氣,鄭重地說:「不好意思,何睿哲這個名字只是我暫時的代號,我真正的身分是黑暗赤焰的滅罪使徒,身負燒盡世上邪惡的重責大任,所以沒有時間教你打球。」


全文: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48418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假的對吧?」
  
「幾乎每個小學生都聽過這個鬼故事,原版是廚房切菜的小兵半夜夢遊切掉全營的頭。妳小學的時候沒聽過?」
  
詩堯眼神黯淡,輕輕搖頭。
  
「我小學就開始上特殊課程,跟同學是分開的。所以雖然名義上是班上的一份子,其實根本沒人認識我,更沒人會講鬼故事給我聽。」
  
她確實說過,十八年來一個朋友都沒有。而蘇天行直到現在才真正體會那是什麼感覺。
  
詩堯垂下頭。
  
「我來五芒大學,不只是為了尋找王子,也是希望能跟其他同學一樣,過普通大學生的生活。可是,我不懂得怎麼跟人相處,又常常講很多沒常識的話,然後同學就……」
  
「酸言酸語。」蘇天行幫她接下去。
  
詩堯強忍著眼淚。
  
不管她說錯什麼,做錯什麼,大家的反應一律是「哎呀,因為是天才少女嘛。」
  
如果她做對了事情,結果一定也是「這種小事對天才少女來說算什麼呢?」
  
就連老師也這樣。詩堯寧可他處罰她上課打瞌睡,而不是出言諷刺。
  
「天才少女」這四個字,變得好重好重,壓得她快站不起來了。
  
「我大概還是……不應該來這裡吧?」詩堯低聲說。
  
「妳想離開嗎?」
  
詩堯搖頭。
  
「我要在這裡等王子。只是,每天都很難受,不知該怎麼辦。」
   
蘇天行想了一下。
  
「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妳可以學學劉德禎。如果有人指著他鼻子說『你們這些有錢大少爺就是這樣』,妳覺得他會傷心難過生氣嗎?」
  
「呃……」

「不會。他會說『對,本少爺就是有錢,有錢就是任性,怎樣?』所以妳也應該抬頭挺胸,對那些取笑妳的人說『對呀,我就是天才少女,就是比你們聰明,你們盡管羨慕嫉妒恨吧!』」
  
「可是要是人家以為我很跩怎麼辦?我不想被誤會。」
  
「對那些根本不想了解妳的人,妳再解釋說明也沒用,還不如成全他們。他們認為妳跩,妳就乾脆跩得理直氣壯,不管心裡再害怕都不能表現出來,不要給別人傷害妳的機會。」
  
「我,我只是想當普通學生……」詩堯更想哭了。
  
「什麼叫『普通學生』?」蘇天行一句話讓她無言以對。「劉德禎就算了,易商禹是普通學生嗎?我是普通學生嗎?像陳芳維那樣,平常人畜無傷,一抓狂就造謠陷害別人,這樣就是普通嗎?」
  
「……」
  
「所謂的普通學生,其實個個都有他怪咖的一面。既然如此,乾脆以自己的怪咖為榮不是更好?這才是青春啊!」
他說著連自己都感動起來:我真是個感性又青春洋溢的男人啊!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練習啊。來,妳跟著我念:『對,我就是天才少女,怎麼樣?』」
  
「對……我就是……那個天才少女,怎麼樣?」
  
「不要支支吾吾的,一口氣大聲說出來!」
  
「對,我就是天才少女,怎麼樣?」她已經很努力了,卻還有是有點中氣不足。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奇冉,你又遲到了!」
  
午餐時間,穿著女僕裝的虹翼忙著幫客人點菜,一面回頭瞪著姍姍來遲的奇冉。
  
由於魔神仔不可能記住上班時間,虹翼就吩咐奇冉「在太陽升到頭頂的時候過來」,不過他還是動不動遲到。
  
今天更過分,正午早就過了四十分鐘,他才擺著那副跩兮兮的臉,慢吞吞地從廚房裡鑽出來,實在讓人很火大。
  
他八成還在記恨虹翼把他的手黏在鍋子上的舊帳,今天臉色特別難看。
  
也罷,他肯過來就已經很給面子了,而且他穿著執事服的樣子還真是養眼……
  
奇冉看都不看虹翼一眼,逕自舉起手中的盤子高聲問:「這盤是誰的?」
  
這就是他的上菜方式:不記菜名也不記桌號,端著盤子隨便亂喊,活像在公開拍賣。但是總會有幾個被魔神仔的幻術(或美色)迷惑的客人,沒頭沒腦自己認領。
  
「我!」
  
「是我!」
  
「我的!」
  
就像現在,一口氣冒出三個年輕女客舉手,只差沒當場競標了。
  
正在和客人聊天的噹噹回頭瞪奇冉。
  
「那盤是紅桌的啦。還有不要大呼小叫!」
  
畢竟同時讓兩個魔神仔在店裡工作已經很難得了,實在不好再奢求他們記桌號跟菜名,虹翼在每張餐桌的邊緣都貼上不同顏色的飾條,方便奇冉辨認。然而奇冉完全不甩,照樣隨便亂送。
  
反觀噹噹,他明明只需要負責和客人聊天,卻會老老實實記住桌子的顏色,還會訓斥奇冉,懂事的模樣讓虹翼欣慰不已。
  
全文: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48146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詩堯在無人的街道上茫然走著,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只知道一件事。
  
王子就在附近,他在叫她,要她去找他。
  
來到一棟華麗的三層透天厝,房子正面的三樓有一扇打開的窗戶,王子就站在窗前朝她招手。陽光很刺眼,她還是看不清他的臉,只看到窗戶上方,掛著一個八卦。
  
試了一下大門,鎖住了,她進不去。只好再回到原來的位置抬頭看三樓,王子已經不見了。
  
腳下踢到東西,低頭一看,竟然是個俯臥的長髮女孩。
  
詩堯小心地把女孩的臉轉過來,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那不是女孩,而是七孔流血,雙眼圓睜,完全沒有氣息的劉德禎。
  
「呀啊啊!」
  
詩堯尖叫著跳起來,這才從夢中驚醒。
  
然後她發現一件很不妙的事:她不是在家中自己床上,而是在教室裡,而且現在還在上課中。教授和全班同學都震驚地瞪著她。
  
詩堯嚇得全身僵硬,無法動彈。直到眼角瞄到小芳拼命朝她打手勢要她坐下,她才清醒。
  
「對,對不起……」她坐下,試著把自己的身體縮到最小。
  
教授微微冷笑。
  
「我知道在天才少女面前,我講的課一定是無聊得讓人想睡。不過我還真沒想到,我的課居然爛到讓妳做惡夢呢。」
  
「我……」
  
這時,坐她後面的同學開始低聲交談。
  
「愛打瞌睡大概也是天才的象徵吧。
  
「如果我也常睡覺,會不會變成天才?」
  
「你再睡只會變成豬。」
  
「豬也很聰明哦。」
  
「所以天才的腦袋結構跟豬一樣!」
  
聽著同學們竊笑私語的聲音,詩堯連最後一絲解釋的勇氣都沒了。
  

  
下課了,蘇天行走出位在二樓的教室,打算去球場活動筋骨。
  
然而才剛踏下最後一階樓梯,一陣啜泣聲傳入他耳中。
  
「嗚……嗚……」
  
那哭聲很細微,很容易被學生們的喧鬧掩蓋,他本以為是聽錯了,正要離開,哭聲又飄進耳中,充滿了委屈和悲
傷。
  
蘇天行精神大振:莫非是鬼?搞不好是廁所裡,不對,樓梯間的花子!
  
他追著哭聲,來到樓梯下方堆掃把的空間,果然看到一個女生抱著膝蓋縮在裡面哭泣,卻不是花子。
  
「詩堯?妳怎麼了?」
  
詩堯抬頭看見他,嚇了一大跳,連忙擦眼淚。
  
「沒事,我沒事……」
  
「哦,所以妳只是沒事哭一哭清淚腺嘍?」蘇天行硬是擠進去坐在她旁邊。「快說,是哪支掃把欺負妳,我幫妳扁它。」
   
「什麼啊……」詩堯噗哧笑了出來,眼淚也暫時停住了。「真的沒什麼啦,是我自己不好。」
  
她把課堂上的事說了出來。
  
蘇天行搖頭。
  
「這老師真是大驚小怪,在課堂上做惡夢有什麼大不了?以前還曾經有個老師講話太無聊,害全班都睡著,其中一個學生得了夢遊症,夢見自己在切西瓜,就在教室裡把老師跟其他同學的頭都切下來呢。」
  
詩堯瞪大了眼。「這不可能啊。就算真的全班都睡著了,老師看到他夢遊也一定會阻止,雖然說人在夢遊的時候力氣會特別大,但別班的人也會來幫忙啊,而且他為什麼會帶刀子來上學?」
  
看到蘇天行憋笑憋得嘴角抽筋,她這才想通。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謊技術也太差了吧?事實就是事實,在天才少女的眼中,這些什麼秘訣參考書什麼的本來就愚蠢到極點,根本不用買。」
  
「麻煩你要裝啞巴就裝徹底一點好不好?」蘇天行真想搥他兩拳。
  
吳教授站起來。
  
「你們根本沒意思要好好訪問對吧?那就不要浪費我時間!」
  
「老師,不是的,是誤會……」
  
詩堯急著解釋,易商禹卻不體諒她的苦心。
  
「一點都沒錯,我們社長直到剛才老師進來之前還在抱怨『為什麼要我們寫這種拍馬屁的報導』呢!」
  
吳教授氣呼呼地走出會議室,蘇天行一個頭兩個大,揪住易商禹準備給他一拳。
  
「幹嘛這麼生氣?你自己也說是拍馬屁報導,那就寫一堆拍馬屁的字眼就好啦。」易商禹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也對……對個頭,新聞才不是這樣寫呢!」蘇天行驚覺自己差點把新聞社的精神給拋棄了。
  
詩堯無力地抱著頭。
  
「都是我不好,我太笨了……」
  
「別這樣說啦,妳只是沒經驗而已,習慣了就好了。」
  
「少亂講了,」易商禹射出一架紙飛機,它只飛了不到一公尺就落地。「天才少女的腦袋怎麼可能習慣我們這個平凡的世界呢?」
  
「你有完沒完啦!」蘇天行吼了一句,連忙回頭安慰趴在桌上的詩堯,「其實這種報導真的是不寫也罷,反正這些老師絕對不會講鬼故事。」
  
過了一會,詩堯才慢慢抬頭。
  
「我最難過的不是這個報導,是昨天寫的那篇……」
  
蘇天行明白了。
  
詩堯忙了三天,寫了一篇「泳池偷窺狂的真相」,想為何道維平反;這篇文章卻被學務處許主任以「證據不足,而且與目前校內學生無關」為由否決,不准刊登。
  
這其實不意外,當初決定開除何道維的人正是許主任,他當然不願意承認自己錯怪何道維。
  
「我了解妳的心情。辛苦寫出來的心血結晶卻沒辦法公開,實在很難過。」蘇天行安慰她。
  
「我幫妳公開吧!」
  
走進會議室的人是劉德禎。
  
他今天把長髮紮成馬尾,居然顯得有點可愛。
  
「把妳的文章寄給我,貼在我的部落格上。」
  
「真的?」詩堯跳了起來,「謝謝學長!」
  
「別謝太早,我們還有正事要談呢。」
  
「什麼正事?」蘇天行心中浮現不祥的預感。
  
「你們報假新聞傷害我的名譽,總該賠償我吧?」
  
「喂,你自己說不追究……」
  
「我說不追究陳芳維,可沒說不追究你們。她是因為失去親人太悲傷情有可原,你們有什麼值得原諒的理由?」
  
蘇天行一時氣結。
  
「那你呢?都已經這麼有錢了還跑來敲詐貧窮的學弟,你良心能安嗎?」
  
「誰跟你要錢了?」劉德禎大大方方在辦公椅上坐下。
「既然你們增加了人手,就寫一篇本少爺的專訪做為補償如何?」
  
「專訪……」蘇天行眼冒金星,「全世界都知道你家很有錢,還要報導什麼?」
  
「什麼話,採訪本少爺可比採訪學校老師有趣多了。我的成長經過,還有我對女裝的熱愛和理念,以及我對愛情的嚮往……」
  
「愛情是吧?那我就不客氣了。劉德禎學長,請問你是同性戀嗎?」蘇天行毫不客氣地問。
  
「這樣問很不禮貌,但我可以很禮貌地告訴你:不是。我的生命中一定要有美女才圓滿。」
  
「那麼我請問你:你天天穿女裝跑來跑去,怎麼可能會有女生看上你?」
  
劉德禎嘖嘖兩聲,「你的思考方式真的很無聊耶。沒辦法,畢竟是俗人。所以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我穿女裝,正是為了尋找喜歡女裝帥哥的女生啊!」
  
此話一出,會議室裡的其他人,包括易商禹,全部呈現下巴快要接不上的狀態。
  
「如果有一位女性,能夠看出我藏在女裝下,不屬任何性別的美麗和氣魄,就表示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這樣懂了嗎?」
  
「所以說,只要有女生喜歡你,學長就無條件接受?」詩堯問。
  
「當然不是無條件,只有一個小小的條件,」劉德禎說:「這個女生必須跟穿女裝的我一樣美麗才行。」
  
蘇天行差點不支倒地。這什麼鬼條件?
  
「那你跟鏡子戀愛就好了啊!」
  
「當然不行,我還等著跟女朋友交換衣服穿哩。」劉德禎理直氣壯地說。
  
蘇天行強忍著撞牆的衝動。
  
「我看你還是準備一輩子當去死團吧,學長。天底下沒有這種女人!」
  
「不用擔心,學弟。我已經找到她了。」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原創星球: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368.html

鏡文學: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190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虹翼跟兩個魔神仔一起生活已經超過兩個月了,噹噹每天都跟她形影不離;至於奇冉,他在鎮上有好幾個藏身地,白天會去「湘湘簡餐咖啡」工作,店門一關就不見蹤影。他從來不透露自己行蹤,卻又不時忽然冒出來站在虹翼和噹噹身後。
  
雖然有時有點嚇人,不過虹翼和湘玲很快就習慣了。畢竟要跟魔神仔打交道,神經不夠粗是不行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會議室裡,五芒大學的吳教授正在接受新聞社的專訪。
  
「我印象最深的記憶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家裡是大家庭,小孩子很多。有一次我一個剛滿一歲的堂弟跑去我床上睡覺,居然還尿床,弄髒了我的棉被。偏偏那時候天天下雨,不能晒棉被,我只好拿吹風機把棉被吹乾,在大寒流的夜裡,蓋著發臭的棉被睡覺,實在是太慘了……」
  
「老師。」正在忙著做記錄的新聞社社員曾詩堯放下筆,一臉疑惑地問:「棉被弄髒了,為什麼不放到洗衣機裡洗呢?」
  
看到所有人的臉都僵住,詩堯心裡大叫不妙。
  
她從小到大唯一的任務,就是努力讀書,讀書以外的事完全不用管,所以對家務一點常識都沒有,只能憑直覺判斷,一個不小心就說出傻話。問題是,她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因為「天才少女」加入新聞社,讓校長決定破例讓新聞社繼續活動不用廢社,條件是他們必須做一系列的訪談,報導學校師長的童年往事和讀書方法;也就是蘇天行最受不了的「無聊報導」。
  
詩堯卻很重視這個工作,畢竟是她入社以來的第一次採訪,所以她非常投入,常常追根究底發問,結果問了很多讓人哭笑不得的問題。
  
吳教授呵呵兩聲。
  
「曾同學,妳真愛開玩笑。」
  
「我……」
  
「等等!」蘇天行插嘴,「老師,有件事我很在意:尿床的真的是你堂弟嗎?該不是你自己吧?如果是的話你直說沒關係,我們不會笑你的。雖然一年級尿床有點丟臉,但是人生難免有點小意外……」
  
「絕對不是我自己!好了,問下一題。」吳教授有點不耐煩了。
  
詩堯乖乖問出下一個問題。
  
「請問老師未來一年的計劃是?」
  
吳教授的臉色亮了。
  
「容我先宣傳一下,我下個月會出一本新書,分享準備國家考試的秘訣。」
  
「恭喜老師。」詩堯忽然想到,「所以書裡的秘訣,是老師平常沒有教的東西嗎?」
  
「這……當然不是!我上課從來不藏私的,一定會把我所知的東西全部分享給同學!」
  
「所以,只要學生有上老師的課,就可以不用買書嘍?」詩堯天真無邪地問。
  
吳教授臉色發青。
  
「不想買的人就不要買啊,我又沒強迫你們!」
  
「不,我不是……」詩堯不明白老師為什麼忽然生氣,有點慌張。
  
蘇天行連忙打圓場。
  
「老師你別生氣,曾同學會這樣說,是因為我剛才誇口說全校沒人比我更白目,她不服氣才決定跟我比,其實不是真心的。老師您評評理,她比我差多了對吧?白目之王的頭銜永遠是我的!」
  
這番鬼扯完全幫不上忙,老師的火氣都快噴出來了。更慘的是,原本坐在會議室另一頭忙著折飛機的易商禹,偏偏在這時跑來火上加油。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原創星球: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368.html

鏡文學: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190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親青蛙會變王子,親魔神仔會出亂子 
  
魔神仔,又稱為芒神,是山林的守護者。祂們神出鬼沒,來無影去無蹤,總是輕易和大自然融為一體,也和大自然一樣,神聖無法捉摸。
  
眼前這個和床墊融為一體的傢伙除外。
  
號稱「青芒神世子」的噹噹睡得四仰八叉,原本蓋在腹部的薄被已經踢到一邊,露出圓圓的小肚子,還發出微微的鼾聲,和電視裡的遊戲配樂應和。
  
青芒神一族的第二把交椅奇冉靠坐在牆邊,冷眼看著床上熟睡的自家族長,和坐在床邊專心致志打電動的屋主游虹翼。
  
他修長的雙腿一腿曲膝一腿伸直放平,姿態非常優雅,但是隨著煩燥和不屑逐漸累積,他搭在膝頭的手指開始不耐煩地敲打,嘴角扭曲,優雅的氣質也消失了。
  
終於,他爆發了。
  
「丹秧,你給我振作一點!」
  
奇冉一把將噹噹從床上拖起來。
  
「堂堂的青芒世子,在卑賤的人類床上睡到打呼是什麼德性?」
  
被吵醒的噹噹睡眼惺忪。
  
「什麼……破壞貓來了嗎?小狗湯姆快召集汪汪探險隊……」
  
破壞貓是他愛看的卡通「汪汪探險隊」的反派。奇冉看到他居然連作夢都夢到人類的兒童節目,實在是痛心疾首。
  
「你……你簡直是芒神之恥!」
  
虹翼關掉遊戲,搖搖頭:「奇冉啊,這你就錯了。噹噹睡得正熟的時候莫名其妙被人吵醒,居然沒有嚇到哭鬧,還立刻準備迎戰,這正顯示他臨危不亂的大將之風啊。你應該感動才對。」
  
臨危不亂的噹噹瞇著可愛的眼睛,開始低聲唱:「越過高山渡過海洋,勇敢的汪汪探險隊……」
  
「他只是根本沒醒而已吧?」奇冉對這樣的「大將之風」非常不齒。「不行,我一定要好好訓練他,讓他成為合格的芒神。不然再這麼廢下去,他永遠也復原不了!」
  
虹翼很想吐槽他,噹噹是因為受傷才退化成幼兒,只要持續吸取人類的魂砂餵養達荼洛讓它結果,再吃下達荼洛果實就可以復原了,跟訓不訓練根本沒關係。
  
轉念一想,現在的噹噹不止身體和智力退化,魔神仔的能力也降低不少,幾乎沒有自保能力。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被惡犬追得爬上電線桿,相當危險。讓他跟著奇冉訓練一下也好。
  
而且她對魔神仔的能力也挺好奇的。
  
「要怎麼訓練?」
  

  
幾分鐘後,虹翼後悔了。
  
半睡半醒的噹噹站在舊公寓樓頂的矮牆上,頭髮被夜風吹得凌亂,迷迷糊糊地看著五公尺外的另一棟公寓。
  
「現在要幹嘛?」
  
「跳到對面去。」奇冉昂頭挺胸。「身為芒神,雖然不會飛,卻可以在樹木枝頭自由飛躍,風就是我們的翅膀,引導我們感受達荼落之神的恩寵……」
  
「恩寵個頭,這是猴子做的事吧!」
  
虹翼吐槽著,一把將噹噹抱下來。
  
「有沒有搞錯,這裡是四樓耶!萬一摔下去還得了?」
  
「摔下去頂多斷條腿,到時再吃點達荼洛葉就好了。」
  
虹翼忍著嘴角抽搐。
  
「說的也是,不過噹噹是第一次練習,最好用點保護措施。你等我一下。」
  
她衝回房間,又很快地提著一個大袋子回來。
  
「這堆是什麼?」奇冉皺眉。
  
「用鍋子當安全頭盔,然後用雨傘當降落傘,還有塑膠碗當護膝。來,你先幫我拿著。」
  
虹翼把鍋子,不是,頭盔往奇冉手上一塞,自己忙著把張開的傘綁在噹噹背上。
  
「小小的訓練哪用得著這麼多花樣?芒神才沒有這麼窩囊……咦?」奇冉發現自己的手被黏在不鏽鋼鍋上拔不下來。
  
「我們卑賤的人類會做一種東西,叫做快乾膠。」虹翼抱起噹噹,冷冷地說:「下次你要教噹噹跳樓自殺之前,最好先回想一下手黏在鍋子上的滋味。現在你就給我黏著鍋子好好反省吧!」
  
「喂,搞什麼……」看著虹翼抱著噹噹頭也不回地下樓,奇冉氣得眼前發黑。
  
「該死的女人!」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原創星球: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368.html

鏡文學: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190

紅袖添香:
https://www.hongxiu.com/book/11955011803539103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