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DSC00403[1]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要我解釋?我還要問你呢。講話講得好好的,你忽然面無表情一直往前走,叫你也不應,我們怕你出事就跟在你後面,誰曉得你居然闖進女子更衣室!周同學,我覺得你可能需要看醫生哦,這種行為是不正常的需要矯正……」
  
「亂講!」周峻華怒吼:「我明明被你們兩個帶到那個奇怪的森林裡,還有個小仙女亂揮魔杖攻擊我……」
  
虹翼瞪大了眼睛。
  
「周同學,你是不是還在睡啊?看清楚,這裡是森林嗎?哪裡有小仙女?是說,就算是作夢,你會夢到這種東西也實在太奇怪了。啊,該不會是你潛意識裡的天堂吧?」
  
「才不是夢!是你們……你們把我帶到另一個世界去了!」
  
虹翼噗哧一笑。
  
「會長,我知道你想像力很豐富,不過這種話還是不要到處亂講比較好哦。如果被別人聽到,以後就沒有人會相信你說的話了。」
  
她湊到他面前,抬頭仰視他。
  
「相信我,那種感覺很不好受哦。」
  
「……」
  
周峻華雖然呼吸還很紊亂,頭腦已經漸漸冷靜下來。
  
沒錯,他身為學生會長,全校公認的優等生,如果到處大聲嚷嚷什麼「彩色森林」、「小仙女」,絕對會變成別人的笑柄。
  
既然虹翼死不認帳,眼前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先忍下這口氣,以後再處理。
  
「這事還沒完,游同學。」
  
「嗯,你下次如果還想再找人講你做了什麼可愛的夢,歡迎來找我哦。我得回去上班了,掰掰。」
  
她牽著噹噹正要離開,周峻華叫住她。
  
「那個……關於我跑進女子更衣室的事……」
  
虹翼頭也沒回。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就算我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別忘了,我可是騙子的女兒啊。」
  
兩人踩著輕快的腳步,走出周峻華的視線。
  
虹翼本來以為周峻華一定不敢輕舉妄動,這件事可以暫時解決,沒想到第二天中午,在店裡正忙的時候,警察上門了。
  
「游虹翼小姐,麻煩妳來警局一趟,有些事情要請教妳。」
  
原本嘈雜的餐廳瞬間變得一片沈寂,虹翼冷靜地放下菜單,跟著警察離開。
  
到了警局,她才知道發生什麼事。
  
周峻華昨天傍晚被人發現倒在自家附近路邊,現在仍然昏迷不醒。非常不巧地,虹翼是最後見到他的人。
  

  
「他來餐廳找我,為了妹妹的事向我道謝,然後他就離開了,我沒再見過他。」
  
這是虹翼對警方的說詞。幸好警方還不知道周峻華闖進女子更衣室的事情,否則鐵定穿幫。
  
負責訊問的警官沒有質疑她的說法,只問了一件事。
  
「周峻華和他妹妹先後昏迷,兩次都跟妳有關,是不是太巧了點?」
  
「嗯,真的耶,可能是八字的問題吧。你也知道我這人骨骼清奇,命格不凡,什麼怪事都會給我碰上。啊啊,一切都是命啊……」
  
旁邊的湘玲白了虹翼一眼,「什麼時候了還鬼扯?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們被妳的美貌迷得昏倒了!」
  
「游小姐,麻煩妳不要添亂好嗎?」
  
警官實在很想把湘玲趕出去,但是法律規定未成年人一定要有監護人在場才能接受詢問,他也只好含淚忍受。
  
他當然知道虹翼的出身,雖然有些同情,卻也不由自主地防備,畢竟騙人的天分是有可能遺傳的。
  
「妳老實說,妳是不是給他們兄妹下了什麼藥?」
  
「警察先生你太過分了!我們虹翼這麼天真純潔的女孩子,你怎麼可以說她用春藥?」湘玲高聲反駁。
  
「我沒有說春藥啊!」警官快哭出來了。
  
虹翼說:「我用的不是藥,是從九華山上帶下來的蠱毒。他們兄妹中了這個蠱之後,會先昏迷三天,然後靈魂慢慢被吞噬,不出一個月就會變成我的奴隸,一生受我驅使,為我殺盡武當派的弟子,哈哈哈!」她把昨天剛玩過的遊戲劇情搬出來了。
  
扣!湘玲一拳朝她頭上敲下去。
  
「妳給我認真點!武當派是好人,怎麼可以殺他們?」
  
「游小姐,麻煩不要用暴力……」
  
虹翼摀著頭苦笑:「警察先生,你既然認為我給他們下藥,那麼請問是什麼藥呢?」
  
警官當然答不出來,所有的檢查報告都說周家兄妹沒有被下藥,其他的昏迷者也沒有。
  
警方從虹翼身上問不出什麼東西,只好放了她。
  
虹翼和湘玲走出訊問室,卻看到噹噹紅著眼睛站在警局接待櫃枱前,被一個陌生的太太牽著。
  
「這小孩迷路了,站在路邊一直哭說要到警察局,我就帶他來了。」
  
噹噹轉頭看見虹翼,立刻撲了過來。
  
「龍眼!嗚嗚……」
  
「你幹嘛跑來啊?不是叫你在家裡乖乖等?」
  
「本世子……怕妳迷路……所以親自來接妳……」
  
怕她迷路,結果自己先迷路了。虹翼無奈地苦笑,心中卻漲滿了暖意。
  
「虹翼有我陪,怎麼可能迷路?你為什麼不聽話?這樣到處亂跑,要是別人看你可愛,把你抱回家養怎麼辦?」湘玲抓狂了。
  
又不是小狗……
  
「噹噹看到沒有?亂跑是不對的,快跟姑姑道歉。」
  
噹噹看虹翼板起臉,只好乖乖認錯。
  
「姑姑對不起。」
  
湘玲還想再罵,卻經不起他的小狗眼攻勢。
  
「下次別再這樣了!要是你不見,姑姑會哭的!」
  
「好……」噹噹眼睛又紅了。
  
虹翼蹲下來,拿出面紙幫噹噹擦眼淚,「還有,謝謝你來接我。」
  
她知道接下來還要面對很多麻煩,而湘玲的生意只怕又會被影響。但是看到噹噹破涕為笑,她忽然覺得,一切都會沒事的。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叫妳放林北回去,妳是聽不懂人話嗎?耳聾了?哦,妳聽到我家是醫生,想綁架要贖金對吧?我本來還覺得妳很可憐,無辜被爸媽拖累,原來妳跟妳爸媽一樣,都不是好東西!」
  
聽到這話,噹噹使出全力推了他一把。
  
高大的周峻華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個小孩推得倒退一步,吃了一驚。
  
「不准欺負龍眼!是本世子帶你來的,跟龍眼無關!」
  
「什麼龍眼杮子?聽不懂啦!小孩子不要插嘴!」
  
他原本白晰的臉漲得通紅,高大的身體彷彿又膨脹了一倍,連噹噹也有些害怕,連舌頭都不靈光了。
  
「我我……我帶你來荼界,只是……想讓你看看最想要的東西……」
  
「什麼鬼……OUCH!」
  
周峻華的後腦勺忽然被某種東西擊中,回頭一看,看見一個和噹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紮成馬尾的捲髮是粉紅色的,穿著白色加粉綠色襯裙的蓬裙裝,手上拿著心形的短杖,背後還長著一對白色翅膀。
  
因為有翅膀,所以她浮在半空中。
  
她正是噹噹最新迷上的卡通主角——彩虹小仙女。
  
在節目裡,小仙女是善良與愛的化身,負責送禮物給好孩子,但是此時的小仙女卻用魔杖指著目瞪口呆的周峻華,一臉的殺氣。
  
「你的對手是我!要離開花花森林,就必須打倒我!」
  
說著魔杖一揮,一道彩虹色的光芒正中周峻華面門。
  
虹翼倒抽一口冷氣,生怕周峻華受傷,然而他只是微微晃了一下,根本不痛不癢。
  
「再接我一招!」
  
小仙女又揮出一道光芒,這回周峻華輕輕鬆鬆就閃開了。
  
「可惡!再來!再來!再來!」
  
不管她如何揮魔杖,對周峻華始終一點影響都沒有。
  
不對,有一個影響:激起了他的鬥志。
  
他大步走向小仙女。
  
「雖然不知道妳是哪來的鬼東西,只要打倒妳就可以出去,對吧?妳就給我把皮繃緊吧!」
  
「呀啊啊!」
  
小仙女嚇得尖叫,噗答噗答地揮動翅膀逃走。
  
接下來幾分鐘,虹翼和噹噹只能呆呆地看著周峻華發出可怕的怒吼,到處追殺小仙女,小仙女尖叫著到處逃竄,但是她飛不高也飛不快,再怎麼使盡全力,也只能跟周峻華保持一步的距離。
  
幸好周峻華手腳不太協調,跑幾步就會跌倒,否則小仙女早就被逮住了。
  
「噹噹。」虹翼開口,「你不是說人會在荼界裡看到他最想要的東西?難道周峻華最想要的就是跟小仙女打架?」
  
「我我,我也不知道……」噹噹的下巴也快闔不上了。
  
這時虹翼注意到一個和「花花森林」不搭調的東西:之前已經出現兩次的那棵植物。
  
它站在一堆粉紅色棉花糖樹中間,顯得非常突兀。而且它枯得非常厲害,所有枝葉都垂下來,顯然只剩一口氣了。
  
虹翼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拉住噹噹。
  
「我們快出去吧,再不然就要發生小仙女謀殺案了。」
  
噹噹朝周峻華叫:「喂,大塊頭!有辦法出去了,你過來!」
  
然而周峻華只顧追小仙女,完全沒聽到。
  
噹噹嘖了一聲,朝小仙女招手,她朝他飛過來,也把周峻華引來。
  
等學生會長靠近,噹噹立刻拉住他的手,荼界瞬間溶解。
  
然後……
  
「呀啊啊!變態啊!」
  
淒厲的尖叫聲讓三人耳聾,仔細一看,這裡是體育館的女子更衣室,一名半裸的女子正指著周峻華尖叫。
  
幸好只有一個人,虹翼心想。
  
「對不起,我們走錯了!」
  
虹翼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手拉一個,用力把一大一小兩位男士拖出更衣室,沒命地在巿立體育館裡奔逃。
  
一路跑到停車場,三人都癱在地上動彈不得。
  
原來「被魔神仔牽走」是一種極限運動的名稱嗎?虹翼心想。
  
周峻華回過神來。
  
「游虹翼同學,麻煩妳解釋一下,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
  
虹翼早有心理準備,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找到繪師好happy
    
    
    
  
「小時候我家在妳家附近,妳曾經跟大人來我家玩過,還不小心摔進池塘裡。」看到虹翼一臉疑惑,他又補充,「我家就是那棟有白牆的房子。」
  
「哦,白宮啊。原來你是周氏診所的小孩呀?」
  
「白宮」指的是在虹翼老家附近的一棟大房子,是日式建築,四周是白色的圍牆配鐵灰的屋瓦,非常氣派。
  
虹翼隱約記得那裡有個大院子,還有個池塘,但是其他的記憶就沒了,更不記得曾經掉進池塘。
  
不過她知道「周氏診所」是鳶鳴鎮最古老的診所,周家代代都是醫生,而且風評一直很好。
  
幾百年來周氏診所是鎮上的居民看病的唯一選擇,有時連鄰鎮的人都會來求醫,可說是這一帶最受敬重的家族。
  
然而最近幾十年,鎮上不但增加了很多診所,新巿區那裡還開了一家大型綜合醫院,周家便逐漸沒落了。
  
「啊啊,我想起來了,你家很漂亮耶。有遛滑梯,還有金色的小馬車,還有天鵝船……」
  
「又不是遊樂園。」他歎了口氣,「好了,我知道妳不記得。只是想說好歹小時候一起玩過,想勸勸妳,別再逃學了,快點回來上課吧。妳姑姑一直幫妳請病假,但是妳根本沒生病,不是嗎?」
  
「咦咦,周同學怎麼知道我沒生病?就算你們家是醫生世家,但你還不是醫生吧?搞不好我生的病外表看不出來呢?」虹翼邪邪一笑,「也許我得了嚴重的精神分裂症,上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就開始砍人了呢。」
  
「如果是這樣,妳應該強制住院,不該在這裡打工。」周峻華說:「也許我太多事,但是我真的勸妳一句,別再逃避了。妳可以休學,可以永遠躲在家裡,但是妳永遠逃避不了妳自己的家人。如果再不振作,妳永遠都會是『騙子的女兒』。妳既然可以在這裡出賣色相打工,為什麼不能回去學校好好讀書,向大家證明妳跟妳父母不一樣呢?」
  
虹翼翻了個大白眼。呵,居然訓起人來了。這傢伙以為他是誰啊?
  
「同學,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我是應該去學校了——只要你借我十萬塊。」
  
「……游同學,這是很嚴肅的事。」
  
「是很嚴肅啊。既然你不肯借我錢,我只好辦休學專心打工了。謝謝你提醒我。」
  
她轉身要走,周峻華卻飛快閃過來擋住她。
  
「我身為學生會長,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學墮落下去。妳要是不答應我,我以後就會天天來找妳,直到妳答應為止。」
  
這明明就是威脅!
  
虹翼心頭火起,臉上笑咪咪地回答:「那就麻煩你每天都記得點餐哦。」
  
「我不會點餐的。這家店做菜難吃不好好改進,只會卻利用服務生的美色來拉客人,甚至還用童工,這種做法我絕對無法認同。」
  
「你很煩欸!」
  
爆炸的不是虹翼,而是噹噹。
  
噹噹跟虹翼講話被周峻華打斷,已經很不爽了;看到虹翼跟他越說越僵,周峻華甚至擋住虹翼的去路,更是火大。
  
「以後不准你再來找龍眼!馬上從本世子眼前消失!」
   
周峻華冷冷地看著他。
  
「這位底迪,你長這麼可愛,講話太沒禮貌了吧?」
  
虹翼正想說幾句話打圓場,噹噹雙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危險的光芒,他往前一跳,伸手拉住周峻華的手。
  
虹翼一驚,想也沒想立刻拉住周峻華另一隻手,周峻華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們已經被帶進了另一個空間。
  

  
粉紅、粉紫、粉藍、粉綠,所有的小樹、小花、天上的雲和星星,全都是粉色系的,綴著金色的亮粉。
  
這裡是噹噹為周峻華製造的荼界,場地佈置的靈感來自噹噹今天早上無意間轉到的一部新卡通:「彩虹小仙女」。
  
被魔神牽走的受害人眼鏡差點跌破。
  
「這……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
  
虹翼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試著催眠他。
  
「這是夢,你在一場夢裡,只要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就會醒來……」
  
「去妳媽的!誰會在夢裡睡覺啊?白痴!」周峻華怒吼:「妳居然綁架我?快放林北回去,否則就叫妳好看!」
  
「哇……」虹翼目瞪口呆。
  
這傢伙是怎樣?雙重人格覺醒了嗎?連講話口氣都完全不一樣了!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龍眼,我不喜歡這裡。妳都只跟別人講話,都不理我!」
  
「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大姐姐稱讚你嗎?」
  
「對啦,可是我想跟妳玩啊!」
  
「我們現在就在玩啊,在玩招待客人的遊戲,誰被客人誇獎最多次誰就贏。」
  
「咦?可是我沒記次數啊。」
  
虹翼給他一疊小小的便條紙跟一枝鉛筆。
  
「下次有人稱讚你,你就做個記號吧。」
  
「這個……要怎麼用?」
  
虹翼這才想到,噹噹不會拿筆,更不會寫字。
  
「那就請客人幫你畫個記號。好啦,我知道你很辛苦,再加油一下,回家我教你拿筆。」
  
她心想,等拿到薪水,要買盒蠟筆給他畫畫。
  
「好!」
  
噹噹笑得很開心,身體卻忽然晃了一下,虹翼連忙扶住他。
  
「喂,你怎麼了?連怎麼站都忘了?」她發現他的臉色不是很好,「還是身體不舒服?太累了嗎?那我們先回家……」
  
「不用啦!我只是沒站好……」
  
這時有人走進店裡,虹翼直覺出聲。
  
「對不起,現在不是營業時間……」
  
回頭看到客人,她心裡震了一下。
  
那是個高大的少年,五官端正,表情嚴肅。他正是鳶鳴高中學生會長周峻華,之前被從荼界出來的虹翼和噹噹當成肉墊的受害者。
  
「游虹翼同學妳好,我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會長周峻華,跟妳同班。妳記得我嗎?」
  
——記得你被壓扁的樣子。
  
「記得啊,開學那天我還借給你一千塊,你今天是來還錢的吧?」
  
周峻華的撲克臉毫無動靜。
  
「開學那天妳根本沒來。今天有事想跟妳談一下,可以跟妳借幾分鐘嗎?」
  
虹翼露出燦爛的職業笑容。
  
「那你可以借我一萬塊嗎?我最近很缺錢耶。」
  
周峻華額頭上的青筋跳動了一下。
  
「抱歉,我是學生會長,不能跟同學有金錢往來。」
  
「那就沒辦法了,周同學,因為太窮所以我要上班,上班時間不能聊天。」
  
這傢伙搞不好是為上次的事來算帳的,還是避開為妙。
  
偏偏這時湘玲從廚房走出來。
  
「虹翼,噹噹,你們辛苦了,先去休息吧,晚上會更累哦。」
  
虹翼翻了個白眼。這位姑姑真的是不折不扣的豬隊友啊。
  
「既然老闆都這樣說了,妳應該沒理由拒絕吧?」
  
「……我們出去說。」
  
他們走出店外,周峻華深吸一口氣,說出讓虹翼大吃一驚的話。
  
「今天主要是想來謝謝妳。那天我妹妹在河邊昏倒,多虧妳照顧她又幫忙叫救護車。她現在還很虛弱,所以我代替她和全家人向妳道謝。」
  
虹翼強忍驚訝,一臉天真地說:「你認錯人了耶,那個人不是我。我從來沒見過你妹妹。」
  
「救護人員說,叫救護車的是一個帶著混血兒小男孩的女生,這個特徵非常顯眼。」
  
周峻華看了緊抓著虹翼的手的噹噹一眼,又說:「而且你們曾經來過學校,學校裡有人認識妳。更何況我是學生會長,可以查閱妳的資料。」
  
看來是賴不掉了。
  
也罷,的確應該跟家人交代一下詳細情況。
  
「原來那個是你妹妹啊?我們在河邊玩得正開心,她就忽然冒出來倒地了。我以為是來自異世界的勇者,在躲避魔王的追殺,所以才趕快幫她叫救護車。結果居然不是,超失望的說。反正她沒事就好,你就不用客氣了。如果要感謝我的話,就借我兩萬塊吧。你放心,我向來有借有還,二十年之後一定會不多不少地還你的。」
  
周峻華蹙起眉頭,他向來一本正經,不太會應付這種鬼話連篇的人。
  
「妳當時有沒有在那一帶看到什麼可疑的人?」
  
虹翼遺憾地搖頭。當時在場最可疑的人物,當然非她身邊這隻愛吵愛鬧的魔神仔莫屬了。
  
等等,噹噹說周家小妹是被魔神仔牽去荼界,搞不好當時那個攻擊她的魔神仔也在現場?
  
周峻華的臉色更凝重了。
  
「蓉華……我妹妹,她沒有被下藥,也沒有受傷,就是一直昏迷,醒來以後也迷迷糊糊,什麼都不記得,連醫生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因為她被牽……嗚!」
  
虹翼堵住噹噹的嘴,天真無邪(?)地說:「搞不好她去了異世界跟魔王談了一場小戀愛啊!反正既然她沒事,搞不好過幾天就想起來了。那我先走了……」
  
「妳真的不記得我嗎?」
  
周峻華的一句話讓她停下腳步。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26176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囉,有人在嗎?」
  
湘玲急忙從廚房跑出來,一個約二十七八歲的男子也跟著出來。
  
「妳怎麼來了?」
  
「噹噹就一直吵著要來看姑姑啊,結果還沒到就睡著了,真受不了。」
  
「哦……」湘玲想起剛才的對話,臉有些發紅,「對了,跟妳介紹一下,這是我同學許瑞光,他是巿立醫院的醫生。瑞光,這是我姪女虹翼,她背上那個是別人寄在我家的小孩,小名叫噹噹。」
  
「妳好。」
  
許瑞光長得就像個標準的醫生,端正的臉,得體的服裝,一板一眼的氣質。他很自然地向虹翼打招呼,活像忘了自己幾分鐘前還在勸湘玲不要照顧她。
  
「嗯,龍眼……」虹翼背上的噹噹睡醒了,迷迷糊糊地低喃。「這是哪裡?」
  
「這裡是姑姑的餐廳,你自己說要來的啊。好了,醒了就下來吧,別賴在我背上,我們要來幫忙打掃嘍。」
  
湘玲有點受寵若驚。
  
「呃,不用了啦,今天可能清不完,明天我再找人幫忙就好。妳不用勉強,跟噹噹回去休息吧。」
  
虹翼拿起掃把。
  
「早點把餐廳恢復原狀,我跟噹噹才能來上班啊。我連制服都準備好了咧。」
  
「咦咦?」湘玲以為自己聽錯了,「妳說什麼?妳跟噹噹?可是妳不是說……」
  
「我想了一下,還是出來賺點錢比較好。這樣就可以買很多遊戲,還可以買可愛的衣服跟玩具給噹噹。我好想把他COSPLAY成小公主啊!」
  
她美麗的臉逼到湘玲面前。
  
「應該有薪水領吧,老闆?」
  
湘玲呆了幾秒,隨即點頭如搗蒜。
  
「當然有啊!」
  
「那就沒問題啦。噹噹,恭喜你,以後再也不用關在家裡,可以天天出門了。」
  
「真的?那太好……不是,」噹噹樂得嘴巴都合不上了,隨即又想起他身為青芒神首領的尊嚴,「以後本世子就賞臉來坐坐好了!」
  
虹翼對湘玲微笑。「那就決定嘍,以後請多指教了,姑姑。」
  
「虹翼……姑姑太感動了!」
  
「不要抱我!」
  
正當她們演出這感人(?)的親情倫理劇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旁邊的許瑞光正盯著噹噹,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您好,歡迎試吃鬆餅!」
  
這天,原本因為失火而停業的「湘湘簡餐咖啡」重新開業,店門口出現一位紮著雙馬尾,身穿黑色蕾絲女僕裝的少女,臉上帶著清新如微風的笑容,捧著盤子招呼路人試吃。
  
「湘湘簡餐咖啡」的鬆餅,向來是外層硬梆梆,裡面還沒熟,上面的鮮奶油太稀又沒味道。但是少女盤中的鬆餅是誘人的金黃色,散發出迷人的香味。
  
許多人試吃了一口,就立刻衝進店裡,當然也有不少人是被女僕的秀麗容貌,玲瓏的腰線和修長的美腿吸引進去的。
  
一走進店裡,就會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衫配領結和吊帶短褲,髮色很特別,臉蛋如天使的小男孩,睜著閃閃發光的眼睛向客人招呼:「你好!」
  
「呀啊啊,好可愛~~」
  
女客人們此時已經融化了一大半,而男客人也會不由自主給這家店加個七八分。
  
點餐和送餐都是由那位女僕服務生負責,她上菜時一定不忘提醒客人,「請一定要趁熱吃哦!」
  
而送來的餐點也全都色香味俱全,讓人懷疑「湘湘」是不是換了廚師。
  
廚師當然沒有換,只是她的黑暗料理在上桌前,會先讓「秘密武器」碰一下餐盤,再由女僕送出廚房。
  
就這樣,原本只有擠不進其他餐廳又餓到自暴自棄的客人才會上門的簡餐店,在短短一個小時內擠滿了客人。
  
偶爾有一兩個客人在虹翼背後竊竊私語,「那個服務生的爸媽好像是通緝犯耶?」
  
幸好那些人都還算收斂,並沒有鬧出太大麻煩。
  
在這副空前盛況中,廚房裡不時傳出「哈哈哈!大家終於接受我的感召,了解什麼是真正的美食了!」的恐怖笑聲,幸好客人們吃得太陶醉,也沒人在意。
  
用餐時間結束後,虹翼忙著收拾桌子,噹噹忙著給她添亂。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25598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會不會覺得,其實這兩個有八七成像呢?
   
實不相瞞,當年看到旅蛙這麼紅,我也考慮要玩玩看。
   
只是,旅蛙一直給我一種很孤獨的感覺,在家裡等的人很孤獨,在外面跑的傢伙也整天一張厭世臉,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還是喜歡更黏人更愛撒嬌的寵物啊。
   
最重要的是,旅蛙再怎麼養也不會變王子,實在沒有養的動力。
    
雖然最後沒入坑,我還是動了「想寫寵物養成故事」的念頭。
  
至於要養什麼呢?貓狗都太常見了,不如來養個魔神仔也不錯?(大誤)
   
所以就出現了這個美少女養魔神仔正太的故事。
  
不過,這個故事跟旅蛙還是有一點點相同:一個關於等待的故事。
  
等什麼呢?
   
當然是等小正太長成大帥哥啦!(握拳)  
   
   
《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回,荼界裡的假父母是節目裡的榴槤哥哥和火龍果姐姐。
  
「寶貝,妳回來了!馬麻好想妳哦!」
  
「把拔也好想妳,我們一起來跳舞吧!」
  
「呃,謝謝,改天吧。」虹翼婉拒了他們的熱烈歡迎,對噹噹說:「現在帶我出去。」
  
「可是才剛進來……」
  
「我又不是來跳舞的!快帶我出去,我們該回家了!」
  
「好啦,真囉嗦。」
  
當荼界開始扭曲的時候,虹翼又看到上次那棵奇妙植物,垂頭喪氣地站在角落裡。
  
這次好像枯萎得更嚴重,開始掉葉子了。
  
荼界消失了,虹翼和噹噹開始往下掉,在一片模糊中傳來一連串呻吟聲,乍聽之下有點痛苦,卻又充滿喜悅。
  
虹翼心中大叫不妙,該不會是……
  
他們落地了,降落點是一個旅館房間,裝潢很廉價,床倒是很大。那張床上有兩個人,正一臉錯愕地看著她和噹噹。
  
根據兩人靜止的姿勢判斷,他們原本正在做活塞運動。
  
虹翼使盡全力,擠出她生平最燦爛的笑容。
  
「哈囉,不好意思打擾了,請繼續,別管我們,掰掰!」然後就拖著噹噹落荒而逃。
  
衝出汽車旅館,虹翼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一手撐著路燈桿調整呼吸,噹噹卻站著動也不動,表情空洞,跟剛才昏倒的女生有幾分像。
  
「噹噹,你怎麼了?」
  
「我好累,走不動了……」
  
「看吧,一整天又跑又跳,難怪走不動。你等一下。」
  
虹翼把塞滿東西的大背包移到胸前,蹲下來讓噹噹趴在她背上。
  
「我先帶你回家,然後我去姑姑的餐廳看一下,你乖乖看家哦。」
  
「不要……我也要去姑姑那裡……」噹噹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雖說虹翼大可把他先帶回家睡覺,自己再溜出來,不過為了避免他事後吵翻天。她決定直接帶他去餐廳,反正他很輕。
  
走了兩步,忽然感到背後有股視線,讓她全身發涼。
  
轉頭尋找視線的來源,卻什麼都沒看到。
  
「是神經過敏嗎?」
  
她搖搖頭,動身前往餐廳,忍不住歎了口氣。
  
「其實我也很累啊……」
  

  
聽到「失火」,虹翼的直覺就是餐廳燒得只剩一片黑牆了。
  
幸好,店面是完整的,只是用餐區的桌椅很多被薰黑,上面沾滿滅火器的白粉。
  
至於廚房,從送餐口就看得出來,整間都變黑了。
  
虹翼背著噹噹靠近廚房,聽到裡面傳來湘玲的聲音。
  
「冷凍櫃電線走火,燒得一塌糊塗,裡面的食材也完了。」湘玲笑得很勉強,「早知道就不該買便宜的冷凍櫃。」
  
「妳就是負擔太重,才會一直買便宜貨。」一個男人的聲音說:「妳也真奇怪,自己的餐廳都快顧不了了,還要去養別人的小孩,簡直是自討苦吃。」
  
「少誇張了,養虹翼花不了多少錢啦,只要拿餐廳賣剩的菜給她吃就好了,小事小事。」
  
妳以為是在養小狗啊?虹翼心想。
  
「那住呢?妳不是還租房間給她?」
  
「那是鬼屋,很便宜。雖然她花在遊戲上的錢多了一點,不過遊戲機是我的二手機,常常故障,很多遊戲光碟也是店裡賣不出去的清倉貨,所以也不花錢。」
  
「……妳到底是在照顧她還是在整她?」
  
「總之你不要沒事扯到虹翼身上啦,她跟餐廳失火又沒有關係。」
  
「沒有嗎?因為妳收留那個小孩,妳餐廳的名聲又變得更壞了。」
  
「什麼叫『更』壞啊?」
  
男子不理湘玲的抗議,繼續說:「我還聽到有人說,妳八成是她父母的同夥,從他們手上拿了什麼好處,才這麼好心幫他們照顧女兒。再這樣下去,不要說餐廳沒生意,搞不好妳連在鎮上都待不下去了。」
  
「我才懶得管那些神經病說什麼呢!抓不到父母就拿女兒出氣?這算什麼?虹翼被父母拋棄,她也是受害者耶!明明是無辜的卻得被這樣對待,要是她決定乾脆學爸媽為非作歹怎麼辦,誰要負責?」
  
「幹嘛兇我啊,我又沒說他們是對的,只是告訴妳事實而已。而且,我覺得妳也幫不了她什麼。」
  
「也許吧。但是我就是要她知道,不管別人怎麼看她,這世上至少有一個人不會抛棄她,這樣就夠了!」
  
虹翼深吸了一口氣,轉身走出餐廳,站在門外望著人來人往的街道。
  
——不管別人怎麼看她,這世上至少有一個人不會抛棄她。
  
面對一個自己倒楣到極點,卻還說出這種話的人,虹翼還能說什麼呢?
  
不行了,沒辦法再嘴硬了。
  
她再深吸一口氣,走回餐廳。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25342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穆家的客廳裏,被催眠的主人穆老爺和僕人全部呆呆站著,對沙發上的黑暗生物視而不見。
 
除了冬丹之外,每個妖魔都傷痕累累。最嚴重的是穆德,身上至少有一百道傷口。跟神將正面交鋒可不是好玩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姑姑應該不會把妳送走哦。」噹噹唏里呼嚕地喝完最後一口果汁。
  
虹翼覺得好笑,「你怎麼知道?難道魔神仔也會讀心嗎?」
  
噹噹搖頭,「芒神只有在荼界才能看到人心。不過剛才妳試穿衣服的時候,姑姑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我想,她一定是因為喜歡妳才收留妳的,至少不會討厭妳。」
  
虹翼臉紅了一下。的確,湘玲對她的態度雖然浮誇,卻沒有惡意。而且剛才她試衣服的時候,湘玲臉上的讚賞並不像是裝出來的。
  
她隨即想到另一件事。
  
「你一直說『塗借塗借』,那到底是什麼?」
  
噹噹正要開口,視線卻被另一個東西吸走。
  
一個穿著制服的少女,從橋下的陰影搖搖晃晃地走向他們,臉上的表情一片茫然,雙眼也沒有焦點,彷彿魂被抽走一樣。
  
「呃,同學?妳還好吧?」
  
少女停住腳步,沒有回答,也沒有轉頭看虹翼。然後,就像木偶被剪斷了線一樣,她「咚」的一聲倒在地上。
  

  
「她被帶進荼界了。」
  
在等救護車的時候,噹噹告訴虹翼。
  
「荼界就是你上次帶我去的那個地方嗎?」
  
「對。人在荼界裡會不想出來,所以她會變得呆呆的。」
  
「呃,老實說,」虹翼小心地避免傷害他,「那個汪汪的家不太可能讓人不想出來耶。除非她是小狗轉世。」
  
噹噹瞪她。
  
「那個不是汪汪的家,是妳的家!荼界會變出每個人最想要的東西,所以每個人看到的荼界都不一樣!」
  
「哦,也就是說,因為你的荼界太遜,所以我不會變呆嘍?」
  
「……我不要跟妳說話了。」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所以每個被魔神仔牽走的人,都是被帶進荼界裡再放回來,對吧?」
  
「對。」
  
虹翼思索著,中午的時候聽到賴太太談論離奇的失蹤事件,加上眼前這個女孩也是被魔神仔牽走,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鎮上還有別的魔神仔。
  
另一個魔神仔躲在哪裡?他知道噹噹在她家嗎?如果知道了,他會怎麼做呢?
  
「下一個問題:魔神仔到底為什麼要把人牽走?」
  
這問題她困惑很久了,魔神仔又不吃人,只是把人帶走,騙他們吃下怪東西,過幾天再放回來,這到底有什麼意義?
  
「因為好玩啊!」噹噹回答得理所當然,「哦,還要養達荼洛。」
  
「達荼洛又是啥?」
  
「達荼洛就是芒神最重要的東西。」
  
「那到底是什麼?」
  
「反正就是很重要啊!」
  
什麼跟什麼呀!
  
虹翼正想再追問,耳邊聽到警笛聲,救護車來了。
  
為了避免被問一堆難以回答的問題,虹翼立刻拉著噹噹躲到樹叢後面。
  
但是某個東西吸住了噹噹的目光。
  
「龍眼,那個白色的是什麼?上面會發紅光,還會唱歌耶。」
  
「那是救護車。」
  
「好棒哦,我可以坐嗎?」
  
「別呆了,那個只有病人才能坐啦。」
  
救護人員很快地把昏迷的少女送進救護車,正要開車時,卻聽到不遠處傳來小孩的吵鬧聲。
  
「不管,我要坐,我要坐!」
  
「你安靜點啦!」還有少女的聲音。
  
其中一名救護人員走向樹叢。
  
「小姐,是妳打電話叫救護車嗎?」
  
「不是不是,」虹翼搖頭如鈴鼓,「因為小朋友喜歡救護車,我們就躲在這裡看。你們要不要趕快開車?救人要緊啊。」
  
噹噹插嘴,「她騙人,是她打電話的!我們有看到那個人昏倒哦!」
  
「喂!」虹翼真想掐死他。
  
「小姐,拜託妳跟我們一起去醫院,我們需要向妳詢問病人的狀況。」
  
「可是我根本不認識她,只是看到她昏倒而已 。」
  
「那麻煩妳留個聯絡電話,也許警察會找妳問問題。」
  
虹翼的父母剛跑路那陣子,她幾乎天天都在回答警察的問題,所以一聽到「警察」就頭痛,現在當然不打算乖乖聽話。
  
「哦,好,麻煩拿個單子給我填。」
  
趁護理員轉身走向救護車,虹翼抓住噹噹。
  
「你現在就帶我進去荼界!」
  
「咦?可是妳上次說……」
  
「上次是上次,現在快帶我去!」
  
「小姐,麻煩妳來填一下……咦?」
  
救護員拿了資料表,一回頭,虹翼和噹噹已經不見了。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25178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主任,我哥又跑了。」
 
「啥?」全部的人齊聲驚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河堤公園是新建好的,有步道和籃球場,相當舒適。
  
更方便的是,今天不是假日,公園裡沒有人。
  
虹翼坐在長凳上,看著噹噹在球場上快樂地跑來跑去,還翻了好幾個筋斗,然後再跑回來向她要布丁吃。
  
「吃慢點啦,看你吃得滿嘴都是。」虹翼拿紙巾幫他擦嘴,完全沒發現自己已經成了遛小孩的媽媽。
  
噹噹吃完布丁,又喝了一大口果汁,心滿意足地歎氣。
  
「好好玩啊!幸好今天有來。」
  
看來他真的是悶壞了,像這樣天天跟她一起關在套房裡的生活,他一定很快就受不了了吧?
  
虹翼知道人類和魔神仔本來就不可能一直一起生活,分離是早晚的事。但是,如果噹噹離開她,他真的有辦法自己生活嗎?
  
這樣小小一球又容易被騙的魔神仔,自己在外面流浪等於是找死……
  
噹噹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龍眼,妳為什麼那麼愛騙人?」
  
「啥?」
  
「妳剛剛騙了那個很兇的女人,吃飯的時候也騙了姑姑,早上還騙了我。不止今天,妳好像常常說假話?」
  
身為魔神仔,好意思說別人愛騙人嗎?虹翼心裡吐槽著。
  
「早上的事我沒話講,可是對姑姑和那個女人,我都自己告訴她們那是假的,所以那不叫騙人,叫做諷刺,ok?」
  
話說回來,像這樣她動不動滿嘴幹話,確實算不上個誠實的人。
  
虹翼自嘲地一笑。
  
「反正我是騙子的女兒,就算說實話也沒人會相信,所以就乾脆卯起來騙人啦。」
  
「可是姑姑就相信妳啊。」
  
「哪有,她不是要等到你後空翻才相信你是魔神仔嗎?」
  
「哦。」
  
噹噹不再追問,但虹翼的心情沈了下來。
  
不知道餐廳的情況怎麼樣?
  
如果餐廳倒了,湘玲的處境就更辛苦了。
  
「噹噹,你喜歡姑姑嗎?」
  
噹噹想了一下。
  
「有時候覺得她有點煩,可是她會帶好吃的東西給我們,還會帶我們出來玩。所以,我喜歡姑姑。」
  
還真現實啊。虹翼心中吐槽著。
  
話說回來,他至少知道姑姑待他不薄,心懷感謝。至於她自己嘛……
  
「你說,我是不是很忘恩負義?」
  
「忘恩負義是什麼?」
  
虹翼苦笑。也對,他的智力跟小孩差不多,聽不懂太難的詞。
  
「姑姑對我那麼好,我卻沒有回報她,這就是忘恩負義。」
  
噹噹比剛才更認真地思考。
  
「如果妳不喜歡她的話,那就沒辦法啦。」
  
虹翼搖頭。
  
「其實我不是不喜歡她,只是……不想跟她回家,不想住在鎮上。」
  
因為父母做出可恥的事情,讓虹翼只想待在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低調過日子。但湘玲卻主動表示要當她的監護人,還把她帶回鳶鳴鎮,天天被人指指點點,這對虹翼來說是更嚴厲的處罰。
  
別的不說,湘玲的父母和其他親戚,也都曾經被虹翼的父親詐騙,虹翼哪有臉接受她的撫養呢?
  
她也知道湘玲對她很好,正因如此,她才更難受。湘玲對她的付出,全都成了肩膀上的重擔。
  
說真的,湘玲以前跟她並不是很熟。她父親是湘玲的堂哥,年紀差很多。之前一起住在老家的時候似乎處得不錯,卻沒有特別親近。虹翼一家搬家之後,雙方更疏遠了,只是家族聚會時打個招呼而已,虹翼對這位堂姑也只有模糊的印象。
  
她回到鎮上之後,湘玲對她熱情得要命,讓虹翼很吃不消。
  
虹翼從來不記得,湘玲真的有那麼喜歡她。很顯然的,湘玲只是因為她的家庭狀況可憐她,才對她親切。但是這種親切只會讓她感覺更糟糕而已。況且湘玲自己也不寬裕,讓虹翼覺得自己是個累贅。
  
今天也是,照理只是為了說服噹噹去餐廳幫忙,幹嘛還特地買衣服給她?湘玲真的以為兩件衣服就可以收買她,讓她幫忙說服噹噹嗎?
  
「只要我一直給她添麻煩,不上學不打工不去店裡幫忙,對她講話不禮貌,等她受不了就會把我送走,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可是……」
  
不管她再怎麼不合作,湘玲一直都很容忍她。如果真的要激怒湘玲趕她走,她勢必要做得更過分,過分到連自己都受不了的程度。
  
而她現在已經快要受不了了。
  
她跟父母不同,沒辦法任意糟踏別人的善意。
  
餐廳失火了,她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呢?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2785/124987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醒來的時候,她正躺在橄欖樹的圍欄旁,女神將坐在她身邊看護她。其他人站在不遠的地方,聽著鄭四喜發牢騷。

「搞什麼鬼,為什麼會讓他跑掉?只不過是個小鬼頭而已!」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