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三分之一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三分之一封面.jpg

再次謝謝大家支持本書,請先讓我唉一下:本來想把書名叫做「當機車碰上小人」的,結果親愛的小編說「好像無厘頭笑劇的名字」。我真的是沒有取名字的天分啊〈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三分之一封面.jpg

屋裏非常淒慘,活像十顆地雷一起爆炸。孬種男臉上沾滿奶油、巧克力醬和蛋糕屑,嘴角流著一些不明液體,不知道是血還是食用色素,剛才不知是誰打翻紅茶,茶水從他頭頂滴滴答答流下來。我知道我的臉八成也是一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分之一封面.jpg

從那以後,我一有空就往PETERSON跑。我總是點上一壺茶,扭開桌上的小燈看書。這家店生意確實不太好,有時候整晚沒別的客人,就只有我們兩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分之一封面.jpg

恢復單身之後,時間也多了,我開始學小穎的作法,沒事專走小巷子,尋找以前沒發現的店。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分之一封面.jpg

當學妹說出「我想分手」的時候,我正在指正她安排時間的方式。由於一時沒回過神來,我差點說出:「分手只要五分鐘就夠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我知道,我一輩子也追不上我哥。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有完沒完?這麼久以來總是有事第一個找你,什麼話都跟你說,早就習慣了,你現在問我是友情還是愛?我哪知道啊!要我把腦袋挖出來檢查嗎?你們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說變就變連個招呼都不打!阿婆內褲送得好好的,熊熊冒出一條金項鍊是要我怎樣?」

「抱歉,不是故意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開門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若妍帶著小穎走出來。小穎穿著我媽寬大的花上衣和運動褲,頭髮散亂臉色慘白,唯一的顏色是眼睛四週的紅圈。

看著這樣的她,我嘴裏只講出一句話。「我早叫妳不要來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年夜老哥訂的是飯店裏的餐廳,他再三保證這餐廳很有名,絕對不是就近隨便訂的,看裏面人滿為患就知道。

在我看來,這餐廳唯一有名的地方就只有可怕的價錢了。沙蟹豆腐羮裏一堆殼,菜肉蒸餃的肉不是肉末,是肉塵;所謂的醉雞,指的是廚房把隻活雞用酒淹死後,再拔個毛切一切就直接送上桌。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爸媽在除夕前一天北上,去車站前我先去接小穎。

她穿著昨天走到韌帶斷掉〈是我的韌帶不是她的〉才買到的新洋裝,打扮得無懈可擊,也許老爸老媽真的會稱讚我的眼光也不一定。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學長的吵鬧而引出小穎驚人的告白,我跟小穎在系上成了引人側目的一對,總覺得到哪裏都有人在等著看我們的好戲。不過也有不少人祝福我們,口口聲聲羨慕我每天有愛妻便當吃,誇我幸福。

我幸福嗎?既然大家都這麼說,應該就錯不了吧。做人要知足,一開始就是我自己一心想跟小穎在一起,現在如願了又怎麼能不幸福?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吃飯。」

交往第三個星期,小穎開始每天幫我做便當,理由是外面的東西不營養又不衛生。這樣也好,期末考到了,我懶得為中餐煩心。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下午,我找小穎到福利社喝飲料。我點熱奶茶,她喝燒仙草,在露天座位坐下後,我才想到這裏恰好就是我當初跟簡東洋吵架的地方。也就是在同一個地方,我向他拍胸脯保證,我跟小穎之間絕對只是朋友。

熱奶茶很燙,太甜又太膩,一點茶香都沒有,真不知道我點這個是要幹嘛。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一定要向小穎表明心意。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妳怎麼來了?」

「我身體好多啦,又聽說你還是要來淡水,我就追著來了。怎麼樣,這招夠賤吧?有沒有嚇到?」她笑著拍我,「對不起嘛,今天我會補償你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是個好天氣,而且不冷,風強了些,陽光卻是少見的明亮。我起了個大早,一看到出太陽,立刻感到雀躍不已,連血液都流得比平常順暢。這就是小穎所說的「心中有蝴蝶飛舞」嗎?

不,更像是外頭的世界有東西在呼喚我,告訴我今天有好事要發生,有好東西在等我。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為什麼不能跟朋友談戀愛?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穎同樣是一副眼珠快要滾出來的表情。「妳在說什麼呀?」

「不是嗎?不然他幹嘛三更半夜載妳去內湖,還買那麼好的項鍊送妳?」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跟小穎從此沒再提起那條項鍊,非常有默契地假裝沒這回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和小穎約在十二月十五日開班會那天交換禮物。

在班會上,阿雷宣布今年的耶誕晚會改成耶誕宿營,去滿月圓健行,主辦人正是他班代大人。一群耶誕節沒人陪的曠男怨女紛紛舉手報名,我也參加了,因為小穎硬是抓著我的手高高舉起。當完宅女後,她現在又靜極思動想親近大自然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實在沒什麼看畫展的慧根,尤其是現代畫,不管旁邊的解說寫得如何天花亂墜,我唯一的感覺就是:我畫得還比他好哩!每次學妹問我:「這副很棒吧?」我都只能支吾以對。

當我看到一幅據說是人像,卻更像踩扁的蕃茄的畫時,腦中忽然浮現小穎的聲音:「哎呀,這幅畫,畫得就是男人被老婆抓姦在床時的表情嘛,真是傳神啊!」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