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鬼鏡狂想曲 (10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每個人都聽過「灰姑娘」吧?故事本身也許已經是老掉牙了,但是每當我發現自己不管到哪裏是狀況外,天天蠢事做不完,不斷擔心害怕的時候,我真的曾經祈求能有個類似神仙教母的角色來守護我。也許是某個特別有愛心的老師,或是精通人情世故的朋友,總之希望他們能隨時陪在我身邊支持我,指點我。這自然是太誇張的奢求。

得不到就自己造一個,這就是寫小說方便的地方。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不對,是千秋變成學長。

種種回憶開始在他腦中輪轉,雖然混亂,卻一點點地指出事實。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小翎帶著一束花來到隔離病房前面,登記了自己的姓名跟證件,還得接受護士滿懷怨恨的盤問。

雖說報紙上偶爾會出現有人被醫生宣告死亡後又恢復生命跡象的奇聞,但是原本是植物人狀態,急救無效推入太平間後居然又自己走出來的,安修平可算是史上第一人。他那句「沒人看到這條紅線嗎」,已經成了這間醫院的名言。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種說法對志恒無疑是火上加油。「說什麼屁話?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就是了?自己移情別戀就直說,不要講成是我的錯!你哭什麼?欺騙別人感情的人有什麼資格裝可憐?」

「是我不好,我一開始就不該答應跟你交往,可是我沒有欺騙你,我也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看了,這麼遠看不到的!」

小翎無奈地回頭看他:「你在生什麼氣?」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這裏,他的臉色又沈了下來:「現在問題來了,我老是覺得對志恒很愧疚,好像變成是我拿他當備胎了。剛說了他常吃我的醋,每天心情都不太好,可是我卻從來不吃醋。但是話又說回來,就算會吃醋,也不等於就是愛,頂多只是捍衛所有權而已。總之,真的得找機會跟他攤牌了。」

他揉揉額角,看著眼前無知無覺的人,疲倦地說:「說真的,我覺得我講話越來越老氣,好像真的變老了。可是,到了緊要關頭,為什麼我總是不夠成熟呢?為什麼我一直受你的照顧,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卻走掉呢?」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尾聲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了。」小翎輕歎一聲,對著他的聽眾苦笑。「千秋走了,留下我混吃等死。學生嘛,還不就是那回事,上學、放學、補習、考試,運氣好的時候還有時間約個小會。幸好我期末考成績還可以看,不然我現在就去跟千秋作伴了。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我第一次向你談到我的過去,你哭了,我真的很感動。我這樣一個大爛人,居然也會有人為我流淚,你的眼淚解救了我。照理我那時就可以走了,但是我又告訴自己,你正在跟志恒親親糾纏不清,我不能就這樣走掉,至少要確定你過得幸福。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你不幸福,我又能怎麼樣?講了半天全是藉口。」

「‧‧‧‧」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送走了趙佳沅,小翎站在政大校門口,心中一片茫然。解決了一件事情,照理應該很輕鬆才對,但更多的卻是惆悵。

一件事一旦成為過去,伴隨其中的所有喜怒哀樂,也都只能成為回憶,人生的一個階段,也就這麼過去了。他們曾經確確實實地生活在其中,現在卻只能回頭遠遠地望著它,再也摸不著。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仔細想想。千秋如果真的要害你,離家出走的時候就直接去找你算帳了,幹嘛還跑去七星山閒晃?」

「‧‧‧‧」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喂喂喂喂!」千秋大聲反駁:「我說的是,『異性戀裏也有這種壞女生,同性戀裏有很多是真心的好人,所以你不該一直認為同性戀噁心』,你是聽到哪裏去了啊?」

小翎冷靜地說:「這事有三個解釋:第一,你記錯,第二,他記錯,第三,兩邊都沒記錯,只是一開始就誤會了。算了吧。」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既然你不相信他,那就開除他嘛。如果是學校老師還比較麻煩,家教算什麼?一腳就踢開了。你有叫你媽開除他嗎?」

趙佳沅臉上一紅:「沒有。他有幾次想辭職,是‧‧是我留他下來的。」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在忠孝復興站下車,藉著滿坑滿谷的人潮做掩護,用最快的速度登上大扶手梯。

當趙佳沅終於爬上扶手梯頂端時,小翎已經不見人影。他暗暗咒了一聲,打算到月台上找找看,走沒幾步,忽然一個人擋在面前:「嗨,學弟。」正是他的跟蹤目標。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腦中只有一個聲音:報應,報應!當初他設計破壞志恒跟李詩云,現在就輪到他嚐嚐李詩云吃的苦頭了。

志恒開始放他鴿子了,這表示志恒已經把他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講得好聽是信任,講得難聽點就是失去新鮮感。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人生總是會在一轉眼間,迅雷不及掩耳地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讓人根本不知如何應付。而且往往在極短的時間內,變化一個接一個來,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

小翎跟千秋現在極少交談,偶爾開口也都是生疏而客氣,絕口不提那天的事。那面四分五裂的鏡子從那天起就深埋在小翎書包的最底下,小翎看都不看一眼,就算回家也不拿出來。因為他深怕一看到它,滿到喉頭的怨氣就會不受控制地爆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承認,我不該趁你睡著的時候,用你的身體把鏡子放進書包。但是我實在很擔心,不曉得蔡志恒會搞成什麼樣。本來只是想來看一下,要是你們狀況還好,我就趕快迴避。結果我的預感成真了,這個沒出息的老蔡根本就緊張得半死,還先喝酒壯膽,結果喝得醉醺醺地,差點吐了你一身耶!你說我該怎麼辦?」

小翎顧不得房間的差勁隔音,放聲大吼:「要吐就讓他吐啊!大不了衣服洗一洗自己回家,下次還有機會啊!憑什麼他喝醉了,你就可以做這種事?」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十二章

接下來一個禮拜,每當小翎想到自己答應了什麼事,就會魂不附體。好幾次甚至假裝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只是每次都被千秋毫不留情地戳破。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千秋提醒他:「喂,我記得這位老兄在學校裏也不是混得很爽耶,你把他帶回傷心地散心,這樣真的可以減壓嗎?」

「‧‧‧‧反正他也沒反對啊。等一下,你不會被他吸走吧?」他擔心地問。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到底怎麼樣才叫做「交往」?是在彼此脖子上掛個牌子寫「某某某專屬」,還是用條隱形繩子繫住兩方,有事沒事扯一扯,提醒一下「欸,我們現在是在一起哦」?

比起戲劇性十足的開場,之後的實際交往反而平淡多了。志恒又要為第二次模擬考焚膏繼晷,小翎也每天忙著準備校慶晚會節目,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在一起。頂多就是每天下課一起打十幾分鐘的球,然後一起吃便當,吃完又各忙各的。雖說晚上到家後,志恒會定時打電話給他,聊的也全都是學校裏的八卦瑣事。總之跟以前的生活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依我的猜想,安修平並不是真正的陰陽眼,他之所以看得見鬼,是因為被附身太久,硬磨出來的,但並不是每次都靈驗。像我有些同學,明明不適合念法律,為了出路硬是擠進法律系,拗了幾年,法條是會背了,考試就是考不過。」

「好辛苦。」小翎對自己學長和千秋的同學感到無限的同情。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