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走後門從處分中脫身的羊肉爐,則徹底變身為超級特務。他領著自己弟弟和村裏幾個游手好閒的傢伙,整天在零兒家附近晃蕩,監視他們免得溜掉。眾人雖然都是暗幹在心,為了避免再惹事,只得隱忍。

讓咚咚非常驚訝的是,阿蘇居然是個言出必行的人──難怪他平常不愛說話。他金口一開,「北方老爺」的MV宣傳計劃立刻如火如荼地展開。平常只會窩在倉庫裏睡懶覺的阿蘇,開始拉著哈將到處找靈感做曲。

他們兩個像游魂一樣在村裏四處晃蕩,嘴裏哼著七零八落的曲調,不時停下來大聲爭辯,這個舉動給村民帶來更大的困擾。就連整天趴在大榕樹下打盹的老黑狗,聽到兩人的魔音穿腦後,也坐起身來哀鳴,吵了一個下午。

零兒的工作很重大,她除了練唱,還得負責設計樂團的服裝,所以她整天抱著大批舊衣破布在屋裏跑來跑去,嘴裏喃喃自語,身上不時掉下各色線頭和鈕扣。

咚咚雖然不看好樂團的功力,看他們忙得興致勃勃,一時心癢也想插花;阿蘇就讓她負責化妝造型兼MV導演,也就是要設計MV劇情,還要尋找可以當拍攝背景的地方。

村裏最好的地點當然是曉薔山莊,為了MV的效果,咚咚和零兒厚著臉皮,跟著小柔再次來到路家。羊肉爐一路跟在後面,她們也懶得理。他有種就一路跟進山莊吃路家的點心,看他老爸饒不饒他。他當然沒那個膽。

路振家正在忙,由路浩嵐接待她們。路浩嵐聽見她們的來意,原本就夠臭的臉更是寫滿了不爽。

「你們團長為什麼自己不來拜訪?一點教養都沒有!」

咚咚知道這傢伙向來最重視禮節,連忙解釋,「阿蘇團長昨天作曲作到半夜,今天太累爬不起來,所以由我們代表。他要是知道您這麼想念他,一定很高興。」

「誰在想念他?要借我家的場地,身為團長當然要親自來拜託,這點禮貌都不懂!」

「我們當然懂,只是要照古法來。阿蘇團長說,等北方老爺的專輯大賣以後,他一定會帶全套大禮登門拜訪,包括大餅六斤、冬瓜糖、麵線、全豬一隻還有金戒指…」

「又不是下聘!」

「您有所不知,這樣才能表現阿蘇團長對這件事的慎重,就像辦終身大事一樣。如果副所長您還是不滿意,團長也很樂意以身相許。」

「不行!」這是零兒。

「我才不要!」這當然是路浩嵐。

小柔插嘴:「那如果是丁小姐以身相許呢?」

「這…」路浩嵐全身血液頓時衝上頭頂,幸好他老爸及時出現,解除他的中風危機。

路振家親切地招呼她們,並且一口答應出借場地。

「正好,中秋節我要辦個園遊會招待全村,我看你們乾脆就在院子裏開演唱會唱給全村聽,一來炒熱氣氛,二來MV拍出來也比較有臨場感。」


咚咚口中連連道謝,心中卻想,只怕到時參加園遊會的人會跑光光。

路浩嵐一臉不屑,「哼,便宜他們了!」

他老爸訓他:「你這是什麼話,華笙可是為了救你才被罰的。照理說那十萬塊的罰金應該你出才對。」

「我出就我出,什麼大不了?」

咚咚搖手,「不用不用,村幹事會的決議是要我們自己籌錢,所以不能讓副所長破費,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這句平常的客套話,卻在路浩嵐的耳蝸到腦細胞間的傳輸過程出了點小差錯,被大少爺聽成完全不同的話。只見他頭頂冒煙,大喊:「我對妳才沒有什麼好感呢!」氣急敗壞地衝了出去。

咚咚和零兒都是一頭霧水,只見小柔一臉同情,用嘴型說:可憐啊…

路振家輕咳一聲,打破尷尬的沈默。「對了,我的鱷魚池已經弄好了,三位小姐來參觀一下吧?」

咚咚大喜。上次沒機會參觀院子,這次終於可以看到老媽拍照的地方了。

走到門廳時,正好碰到路夫人從樓梯下來。三人非常有禮地向她招呼,女主人卻冷冷地橫她們一眼就扭頭走開。

路振家照例是連氣都懶得生。「不好意思,妳們也知道她就是那樣。」

當主人洋洋自得地介紹他的西式庭園的各種設施時,三個女孩在他身後竊竊私語。

「路夫人那是什麼態度?對我就算了,妳們那麼努力在幫她!」零兒快氣炸了。

咚咚看得很開,「沒辦法呀,花了那麼大功夫卻還是沒拿到信,也難怪她生氣。」

小柔啼笑皆非,「兩位姑娘是不是想太多了?路夫人不理我們是天經地義的事。要是讓路董知道他老婆跟我們有來往,我們這輩子就再也別想踏進山莊了。」

咚咚和零兒這才省悟。

鱷魚池建在假山旁邊,池塘約十公尺見方,四周圍著堅固的鐵欄杆。鱷魚現在長到約一公尺長,正趴在假山的陰影下,假裝自己是浮木。

「很可愛吧?」路振家一臉的驕傲滿足。「當年我第一次來到山莊,真是嚇了一大跳:怎麼會有人養鱷魚?後來才明白這就是有錢人的派頭,不但吃的穿的住的樣樣比別人好,連寵物都得跟別人不一樣才行。那時候我就下定決心,總有一天一定也要養一隻鱷魚。」

咚咚見他沈浸在回憶裏,心知這是了解木家的大好時機。

「聽說路董您以前是木家小姐的家教,您覺得木家的人怎麼樣?」

「該怎麼說呢?木家並不是壞人,只是有錢人難免眼睛長在頭頂上。」路振家忘了自己也是有錢人,「對他們來說,只要領了他們的薪水就是他家的傭人,就算我是木健一的同學也一樣,木健一連在學校裏都當我是傭人。可是我能說什麼?誰叫我家裏窮。」

回想當年窮困潦倒的生活,他打了個寒顫。「說到阿健,他是我見過最愛投機取巧的人。永遠不走正路,凡事老想靠一張嘴過關。所以後來聽說他賭光家產,我是一點也不驚訝。」

咚咚早就知道自己舅舅風評不佳,聽到路振家這番評語,也只是有些感歎,並不介意。她看見不遠處立著一座涼亭,蓋成神殿式樣,正是老媽照片裏那座,心中大喜。她要求去涼亭坐坐,路振家欣然同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