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假日,學校裏的人幾乎都跑光了,只有少數人留在寢室裏用功讀書或努力打電動,還有兩個傢伙躲在停車場裏。


這兩人正是身負重任的預言之子曾綏堯和隔壁鄰居穆德。

他們一大早就埋伏在停車場的圍牆陰影下,四隻眼睛緊盯著對面的建築物。停車場的旁邊是學校的東側門,而正對面是創校第一任校長吳盛經的墓園。

說是墓園,這地方卻更像軍事要塞,四面都建了高牆,牆上還通電。巨大的鐵門一年到頭都緊閉著,只有在吳校長忌日當天開放讓全校師生進來獻花。其他的時間,除了現任校長以外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校長常常獨自進入墓園,一待就是好幾個鐘頭。實在很難理解,墓園裏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一進去就走不開。

墓園門口立著吳校長的大雕像,雕像的眼睛是監視器,雕像的頭就整天轉來轉去監視四周的動靜,看起來非常詭異。

一個墓園搞得這麼神秘,當然會引來很多好奇學生,想跑進去一探究竟。但是他們總是還沒踏進墓園就被墓園安全主任馬壁逮到,然後被罰跑三十圈操場,跑到腿抽筋為止。

戒備得這麼嚴密,的確很可能是保管鑰匙的地方。問題是他們該怎麼進去?

綏堯不斷朝側門張望,「你確定會來嗎?」

穆德點頭,「以前就聽說過,假日的時候會有一台奇怪的黑色車子開進墓園,幾個鐘頭以後又開出來,沒人知道開車的人是誰。今天學校裏的人特別少,那台車一定會出現的。」

綏堯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緊張。

「如果裏面有鑰匙,你覺得看守的惡魔會是誰?」

「大概是馬壁吧。」

馬壁長得高頭大馬,全身肌肉,講話也很粗魯。他還兼任學生的武術教練,最大的樂趣就是發明一堆累死人的體能訓練來折磨學生,要是學生達不到要求就會被他狠狠嘲笑。

綏堯光是上他的課就腳軟了,現在卻得闖進他的地盤跟他搶鑰匙,這不是找死嗎?

忍不住又看了穆德一眼。他仍然沒有什麼表情,鏡片下的雙眼平靜無波,好像什麼事都應付得了。他還背著一個小背包,想必裏面放著冒險用的工具。

看他準備充足又信心滿滿,綏堯頓時覺得沒什麼好怕的。

反正不管遇到什麼難題,穆德一定有辦法的,連那個煩死人的蘇謙達都拿他沒輒呀。

說到蘇謙達……

「對了,蘇謙達怎麼沒跟來?」她東張西望,「難道他跟蹤技術進步了,躲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嗎?」

「他呀,你放心,」穆德露出莫測高深的笑容,「我已經解決了。」


時間倒回一個鐘頭之前──

「大哥,大哥,」蘇謙達的兩個跟班跑去敲他的門。「有好吃的蛋糕哦,一起來吃吧。」

蘇謙達猶豫了一下。

照理他今天應該要睜大眼睛,跟緊穆德和曾綏堯,實在不是吃蛋糕的時候。但是跟班拿來的蛋糕剛好是他最喜歡的牌子,而且,盛情難卻啊!

往門外看了一下,那兩個傢伙房門緊閉,毫無動靜,顯然還在睡。

既然這樣,他就先放心享用兄弟帶來的點心吧!

三人愉快地吃喝了半天,蘇謙達忽然覺得不太對勁。

兩個同伴一個不停地打呵欠,另一個則是頻頻點頭,眼睛都快睜不開了。而他自己的眼皮也越來越沈重。

奇怪,為什麼一大早就這麼累?

他忽然想到一件很不妙的事,「這個蛋糕,你們是去哪裏買的?」

跟班一號打著呵欠,說:「不是買的。不知道是誰放在我門口,早上一開門就看到了。」

「你啊……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居然也拿來給我吃……」

蘇謙達欲哭無淚:這一定是對面那兩個傢伙搞的鬼!

已經來不及了。他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