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你們兩個臭小子,居然敢跑進這裏!我非讓你們跑五百圈操場不可!」


一個人提著大燈,從對面的入口衝了進來,正是馬壁,臉上的怒容比盔甲面具更恐怖。

穆德拿手電筒朝頂上一照,立刻有一塊大石頭掉下來擋住馬壁去路。

「跑啊!」

綏堯跟著穆德,從原來的出口逃了出去。這回他們也顧不得認路,看到路就跑。但是馬壁居然搬開了石頭,再度怒吼著追上來。

「你們兩個真是無法無天,連神聖的墓園都敢闖進來!我們學校怎麼會有你們這種學生?你們不但違反了校規,還破壞了你們家庭的名譽,連祖宗都臉都丟光了!快點給我回來好好懺悔,否則你們會一輩子被人唾棄,出社會找不到工作,也娶不到老婆,連後代子孫都會沒臉見人的!快點停下來!」

「穆德,快用手電筒!」

然而手電筒又熄滅了。

「親愛的使用者您好,本手電筒單次使用時間已超過,若要繼續使用,請……」

「閉嘴!」

穆德一聲大喝,手電筒立刻安靜了下來。穆德掏出一個小小的打火機,勉強照出前面的路,兩人繼續狂奔。

很快地,馬壁被他們遠遠地拋在後頭,喝罵聲也聽不到了。

穆德吹了聲口哨,「你跑得還真快啊,平常不是跑兩圈操場就不行了?看來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物呢。」

「呃……」

因為從小倒楣到大,只要一遇到危險,逃命的潛力就會激發出來。這種悲哀的能力實在不值得稱讚啊!

兩人發現自己又回到那個放盔甲和雕像的地窖,看來這些地道全是相通的。

綏堯注意到之前沒發現的東西:入口的牆上有一個洞,裏面插著一個鑰匙形狀的木雕。

「嘿,這該不會就是打開封印的鑰匙吧?」

「等一下!」

還來不及阻止,綏堯已經把鑰匙木雕從洞裏拔出來了。

穆德的臉部肌肉又開始抽搐了。

「曾同學,在這種陰陽怪氣的地方,插在牆上的東西絕對不能亂動,因為它可能是某種機關的開關!」

「你太誇張了啦,哪會有什麼機關……」

就在這一刻,整座地底迷宮震動了起來,好像每面牆壁裏都有一台機器在轉動。然後那副盔甲慢慢站了起來,而壁洞裏的雕像也一個個從安身的地方走了出來,把兇狠的臉轉向兩人。盔甲舉起了武士刀。

綏堯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停了。然後她想到……

「對了,把鑰匙插回去!」

當木鑰匙插回洞裏的那刻,牆壁裏的聲音停止了,盔甲和雕像們也停止移動。綏堯鬆了口氣。
然後最前面的雕像朝他們撲了過來,卻在離他們兩步的地方裂成了兩半。接著其他的雕像也開始動了。

「快逃!」

穆德拖著綏堯,飛快地逃出地窖,盔甲跟雕像的大軍也鏗鏗鏘鏘地在後面追趕。

「小心!」穆德忽然將綏堯撲倒在地上。

居然有一排飛刀朝他們射過來,看來整個迷宮裏全都是機關。

兩人爬起來繼續跑,沒一會又聽到身後傳來轟隆轟隆的巨大聲響,一個少說有一千公斤的大石球正朝他們滾來。

「為什麼學校裏會有這種東西啊?」綏堯失聲大叫。

「因為第一任校長是變態。快逃!」

就在大石球快要壓到兩人頭上的時候,忽然前方傳來一聲叱喝:「無堅不摧!」

接下來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石球化成了滿天的煙塵。綏堯被嗆出滿臉的眼淚,忽然一道光照了過來。站在走道的另一頭,憑念力擊碎石球的人正是蘇謙達。他手上拿著手電筒,照亮了臉上的怒氣。

綏堯驚訝萬分,「你不是說那個蛋糕會讓他睡一天嗎?」

穆德也是難以置信,「看來我太小看他了。」

蘇謙達怒火沖天地走向兩人。他的藥效還沒全退,走路不太穩。穆德在蛋糕裏下的藥效很強,他憑著意志力硬是撐著爬起來通知袁一京。然後又接到馬壁報告說墓園有動靜,他就立刻殺了過來。

眼前他已是火氣衝頭頂,一心只想把這兩個傢伙碎屍萬段。

--------------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https://www.facebook.com/krskrs/

部落格:
第八格
http://killers.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