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因為以前我在幼稚園午睡的時候,忽然夢到觀世音菩薩顯靈,說我是降妖伏魔使者下凡,使命就是要抓出世界上的所有妖魔鬼怪,所以我醒來以後就決定以調查靈異事件為終身志向。」
  

看到詩堯的表情,他苦笑一下。
  

「好啦,我只是想說,如果拍到鬼怪的照片就可以賺大錢,搞不好還可以上電視,再把我的故事拍成電影。我最希望彭XX來演我,如果是西洋版就是那個雷神的弟弟連什麼的……」
  

詩堯知道他再扯下去一定沒完沒了,輕輕搖頭。「你不想說就算了。」
  

她馬上就要離開學校了,卻還是沒辦法和同學好好交談,實在很悲哀。
  

蘇天行看她這麼難過,只好停止鬼扯。
  

「妳玩過碟仙嗎?」
  

詩堯搖頭,他自己也知道這問題根本是廢話,天才少女怎麼會玩碟仙?
  

「我玩過,六年級的時候。結果發生了恐怖的事情:一個跟我很要好的女同學,她……」
  

他重重吐氣,沒辦法再說下去,詩堯也不敢追問。
  

「我老爸不相信我,說是我發燒產生幻覺,但明明就不是那樣。直到現在,她當時的表情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他低頭看著手上的毛巾。
  

「超自然現象絕對是存在的,至少在五芒巿一定存在,而且很多。但是大家都不相信,不對,他們是不承認。只會一直說是錯覺啦,巧合啦,叫我們不要談論怪力亂神。難道不談論怪事就不會發生嗎?真是笑死人了!」
  

「逃避現實的確不符合科學精神。」詩堯說。
  

「對嘛!」蘇天行受到鼓勵,精神大振。「我早就發下重誓,一定要證明妖怪的存在讓大家都承認。這樣才能讓所有人一起想辦法避免被鬼怪作崇。」
  

一轉頭,發現詩堯怔怔地看著他,他頓時滿臉通紅。
  

「呃,怎麼了?」
  

「我好嫉妒你。」
  

「咦?嫉妒?這可是很嚴重的字眼哦。」
  

「是啊。但是,你全心全意相信一件事情,並且努力去追尋它。而我……根本沒有這種東西……」
  

「妳沒有想做的事嗎?太可惜了吧?明明就……」
  

詩堯知道他沒出口的後半句:「明明就是天才。」
  

「從小,爸媽就一直叫我要好好運用我的智力,所以我人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不斷讀書做研究,追究更高的學歷,更多的榮譽。跟我同齡的人做的事情,爸媽都認為是浪費時間。所以我不能去兒童樂園、不能看卡通、不能跟朋友出去玩。」
  

她垂著頭苦笑。
  

「我可以寫程式讓電腦分析別人的心理狀況,但是我自己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別人相處,更不了解別人在想什麼。活了十八年,一個朋友都沒有。直到昨天才交到一個朋友,就是小芳。但是……」
  

「等等。」蘇天行打斷她,「陳芳維是妳唯一的朋友?那我是什麼?」
  

詩堯笑了出來。
  

「你是唯一跟我一起掉進水溝的朋友。」
  

「這還差不多。」
   

兩人相視微笑。
  

「總之,恭喜妳交到朋友。」
  

「謝謝。但是,我要休學回家了。」
  
詩堯的聲音細得像蚊子,蘇天行卻聽得清清楚楚。
 

 
  
 
  
粉專:
killer和親愛的厄運先生
  
部落格:
第八格
  
原創星球:
鏡文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