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怎麼回事?」午休時間,路夫人在圖書室裏陷入歇斯底里狀態。「現在是什麼情形?」

最簡單的答案是:一團亂的情形。

咚咚發現自己拿到的是影本後,火速通知小柔,於是小柔等第二天十點半診所一開門,立刻上門「探望慕容信」,卻赫然發現路振家正坐在候診室裏有說有笑,慶祝他心愛的棺材修補成功,並且不斷遊說趙文成把那支寶貴的手機賣他。趙文成則是面有菜色,精神不振而且心情非常惡劣。

至於慕容信,羊肉爐一大早就把他載下山去了。

小柔在診所坐了半天,完全沒看到任何跡象可以顯示趙文成已經把信拿給路振家。本以為是她太早到,趙文成沒機會拿出來,一問之下,路振家已經跟趙文成單獨聊了快一個鐘頭了。

聊到快中午,路振家才神清氣爽地起身告辭,小柔只得跟著離開。

於是現在有幾個問題:第一,為什麼咚咚拿到的信是影本?這個問題倒不難答,由於每封信都印了十幾份,顯然趙文成不僅準備向路振家掀路夫人的底,更打算鬧到全世界都知道,果然是好惡毒的心腸。

第二個問題,正本在哪裏?如果還在趙文成手上,他為什麼沒拿給路振家看?如果不在他那裏,在誰那裏?

路夫人快瘋了,「也就是說,要嘛就是正本還在趙文成手上,今天妳拿了他十份影本,他明天可以印一百份來整我。再不然就是又被別人拿走,而且我們根本不知道是誰!總之我就是不清不楚地等著被宰就是了!」

「夫人,妳冷靜點…」

「都是妳們兩個,都是妳們。」路夫人完全失去理智,「給我出一堆餿主意,叫我做這做那,結果還是白忙一場!不,搞不好還更糟,信落到別人手裏就表示又多一個人知道我的秘密,一個傳一個,沒多久我就得被浸豬籠了。這全是妳們的錯!」

現在早就不流行浸豬籠了,咚咚實在很想這麼說。

小柔冷靜地說:「您說的是,全是我們兩個的錯。是我們害您錯過浪漫的午後約會,是我們害您不能享受豪華的禮車旅遊,也是我們害全村不能欣賞您文筆優美的情書,我們真是太對不起您了。」

路夫人張大了嘴,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過了好久,她終於壓下脾氣。

「妳說的有理,妳們已經幫了我很多,我不該拿妳們出氣,對不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

「現在有幾種可能性,第一,趙文成改變主意,想等您態度軟化再找您談,這個就簡單了,等他出招我們再回應。第二,信被別人拿走,但是那個神祕的第三人大概不會像趙文成一樣精蟲衝腦,可能會向您提出其他要求。」

「對對,他八成是要錢。要錢的話,只要不要太過份我還應付得來。」路夫人努力地說服自己,「可是要是他把信給我拿去到處傳,或是交給媒體怎麼辦?」

「除非是跟妳有深仇大恨的人,否則應該是不會做這種事。」咚咚問:「除了趙醫生,妳還有跟誰結仇嗎?」

「我想不出來。」

「您應該有認識幾個記者吧?先跟他們聯絡一下感情,如果有什麼負面消息先通知一下,您才有心理準備。」

「好,好。」

看路夫人臉色慘白,彷彿快要虛脫,咚咚心中實在是不忍。她下定決心,這回要釜底抽薪,二十四小時監視趙文成,說什麼也要找回信件。

可惜她的好運真的用完了。

首先她發現零兒送她的小豬香包失蹤,有點擔心是掉在趙文成家裏。下午快要下班時,路浩嵐忽然宣布全區停工,所有的人過橋到活動中心大會堂集合。看他的表情,情況似乎不太妙。

等進了大會堂,看到裏面黑壓壓一片,咚咚才明白是非常不妙。

全村都到齊了,每個人臉上都像戴了張灰泥面具,表情冷硬毫無人氣,小柔在座位間穿梭著送茶水。零兒、阿蘇、哈將、羊肉爐像示眾的犯人,成一排站在台上,就連剛從醫院出來的慕容信也在列。講台左側坐著三位村幹事,站在台前的則是打扮成包青天,殺氣騰騰的村長。

村長指著咚咚,「妳也上來!」

咚咚乖乖走上台,站在啜泣的零兒旁邊。只見羊肉爐已經快要嚇昏過去,哈將也是一臉不安,只有阿蘇仍是一副屌樣。

「我們這個村子,向來是親切又有人情味,總是熱情招待外地的客人,只要求他們尊重村子的傳統,遵守一條簡單的規矩,就是不要踏進後山。沒想到有人居然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到,」村長的臉不用上顏料就夠黑了,「不但闖進後山亂跑,甚至還把土地公的墓地弄得亂七八糟!你們到底把這村子當什麼?」 

哈將還想狡辯,「不是我們做的!我們只有去園區抓螢火蟲。」

「你想騙誰?後山到處都是你們的腳印,慕容摔進去的洞裏面還有血跡。當我是白痴嗎?」

旁邊的趙文成一臉遺憾,「真抱歉,你們那套抓螢火蟲的謊話只能騙小孩而已。不是我愛告密,身為村幹事,這麼大的事怎麼能瞞著村長呢?」

「趙醫生做得一點也沒錯,不愧是村幹事。倒是你們兩個,」村長瞪著零兒和羊肉爐,「雯麗跟建洋,你們都是從小在村裏長大的小孩,居然帶頭犯規!你們不覺得丟人我都要替你們臉紅了!」

「村長你不要冤枉人,」許老闆說:「建洋跟他們不是一夥的,他是跟去阻止他們!」

哈將反駁,「裝肖維!他沒帶頭才有鬼!」

「輪不到你說話!」村長厲聲喝斥,回頭問零兒,「雯麗,妳說,妳有沒有做?」

零兒全身一震,看了台下祖父母擔憂的臉,眼圈又紅了。她顫聲說:「我承認,我們的確是去了後山。」

發財公和阿音婆聽到這話,險些癱倒在椅子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llers 的頭像
killers

第八格

kil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